紀念一次大戰百年,倫敦市中心出現護城「血海」

紀念一次大戰百年,倫敦市中心出現護城「血海」
倫敦塔外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血色花海。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是一次世界大戰一百年紀念,英國倫敦塔外由民間發起了一場種植888,246朵血色罌粟花的紀念活動,活動靈感來源於一百年前一位無名軍人在戰壕裡的書信,這場肅穆的紀念活動給台灣帶來三個思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Wennan Chen(悠遊於科學與歷史之間,對所有文明與自然的奧妙都充滿好奇心)

從今年7月開始,整個歐陸各國,紛紛對百年前爆發的一次世界大戰,展開各種專題的紀念、省思。僅有海峽之隔的大英國協也沒缺席。畢竟這場當年被稱為結束一切的戰爭,放盡了大英國協整整一代青年的鮮血,為日不落帝國的謝幕揭開了序曲。

根據德國《明鏡周刊》與英國《衛報》的報導,一項極為特別的紀念活動在8月時於聯合王國的倫敦塔外展開。策展的藝術家Paul Cummins與一群志工,將一朵朵陶瓷製的紅色罌粟花種在倫敦塔外,形成一道血紅色的護城河。

大地被鮮血染成一片血海 連天使也不敢涉足

而在8月12日,威廉王子夫婦,也來到塔外,代表皇室植下了血色罌粟花。發起人表示,這個紀念活動是起源於一封百年前的年輕軍人遺書。這封連署名都沒有的遺書,用顫抖的文字,寫下了如幻境般的最後話語 : 「The blood-swept lands and seas of red,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大地被鮮血染成一片連天使也不敢涉足的血海。)

威廉王子(後排西裝)和夫人凱薩琳也來到現場種下代表皇室的罌粟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據考證,這封書信是來自於一次世界大戰最激烈的法蘭德斯地區,在這壕溝地獄中,協約與同盟國雙方青年一批批的被送上前線,像被送進了絞肉機,進行著絕望的戰爭。策展藝術家相信寫下這樣字句的當下,這位青年的戰友們想必都已離世,而所見都是漫溢的紅色,被血染紅的血海是他闔眼前最後的景色。

活動將在11月11號種下最後一朵血色罌粟花,到時數目將達到888,246朵。這些數字象徵的意義如下,1918年11月11日是一次世界大戰的終戰日,而888,246是大英國協在一戰時捐軀的人數。活動主辦單位預計到時每一朵陶瓷罌粟花將以25磅的價格拍賣,預估所得的1,500萬英鎊將統籌捐給慈善機構運用。

這樣一個由民間自發的紀念活動,有許多觀點可供討論。首先,儘管過了百年,但當初傷亡極眾的一次大戰,奪去了整整一個世代的歐洲青壯年,其殺戮之慘酷,讓當年的思想家們,如史賓格勒寫下了《西方的沒落》這樣帶著絕望感的名著,也種下了二戰英法畏懼避戰的遠因。

這樣一場改變歐洲面貌的戰爭,也因此時值開戰百年紀念,歐陸重量級媒體如英國衛報、德國南德日報皆開闢專欄,以一系列專論探討這場百年前戰爭的前因後果及其至今的影響。反觀台灣,時值改變台灣命運與東亞局勢的甲午戰爭120年,仍未有綜觀局勢的專題討論,倒是「每逢甲午、必有異變」這樣的話語在許多網路討論區不斷出現。這是台灣媒體仍可加強的地方。

紀念活動帶給台灣的三個思考

其次,藝術家用這樣的撼動視覺畫面的表現手法,除了提醒承平時期的人們戰爭的慘烈外,用血紅色圍繞倫敦塔,更象徵了那一代人們,用鮮血與生命守護著大英國協。

一次大戰對東亞來說,整體上參戰的人數與時間都極少,故常稱之為歐戰。但距今70年前,徹底改變東亞諸國歷史進程的二次世界大戰、稍遠一點,今年滿120週年的甲午戰爭、亦或時間較近的韓戰、越戰,東亞文化在紀念與省思戰爭的方式裡是否能夠接受如此直白呈現戰爭殘酷的藝術方式,是另一個可思考的地方。

第三個可思考的觀點,是這樣一個大規模紀念活動是由下而上的(民間發起,政府協助與參與),從無名軍人的百年遺書、藝術家策展組織義工與計劃,到日前皇室代表的參與,這樣一個民間自發,純然表示戰爭殘酷且不帶國籍差別的活動,在東亞社會是否可能出現?一次世界大戰參戰的歐陸各國,必有官方組織的紀念活動。但這種除去官方色彩以人道考量為出發點的紀念活動,或許是德國《明鏡周刊》與英國《衛報》更願意報導的原因。

在台灣,雖然為數不多,但一些戎馬半生的老兵仍健在。若能在他們凋零落盡之前,出現類似這種莊嚴肅穆、且從人道觀點深刻反思的紀念活動出現,不但能夠給予老兵們一些安慰,也或許是評量一個社會是否成熟與文明的指標之一。

Photo Credit: Ernest Brooks CC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