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法身寺貪污醜聞延燒,法勝法師依舊逍遙法外

泰國法身寺貪污醜聞延燒,法勝法師依舊逍遙法外
Photo Credit: Reuters Pictur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人在文化上視僧侶階層高人一等,在法律和社會管理機制上也將其區別對待,傳統上泰國政府多不願干預該國僧侶事務,但法身寺近年引起不少爭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葉蓬玲

去年5月,泰國最大寺廟法身寺(Phra Dhammakaya Temple)爆發貪污醜聞,72歲名譽住持法勝法師(Phra Dhammachayo)被爆從空贊合作社(Klongchan Credit Union Cooperative,KCUC)老闆手上,挪用多達12億泰銖(約新台幣11億) 。此外,法勝法師也被指控收受贓物,及在泰國數個省份利用寺廟分部侵占森林。

泰國最著名寺廟 特殊體系自成一格

法身寺位於曼谷北部,於上世紀70年代建成,是泰國最大、信徒最多的寺廟。泰國不少地位顯赫的政商人物均是該寺信徒,故而寺廟也因信徒慷慨捐贈而最為富裕。寺身佔地面積相當於550個足球場,擁有大量現代化設施。法身寺所舉辦的活動規模龐大,常動輒數万至數十萬人。與泰國其他傳統或非正式的寺廟不同,法身寺講究信仰膜拜,強調信徒的高忠誠度。在當地人眼中,法身寺與其信徒有屬於自己的世界和特有的體系。

據《曼谷郵報》報導,2013年,合作社主席蘇帕猜 · 西蘇帕阿松私自挪用合作社約110億泰銖,並將近9億泰銖捐贈法勝法師及法身寺。他於2015年被捕,次年3月承認盜用公款,被判刑16年。法勝法師則否認相關指控,稱未參與洗錢,從蘇帕猜處收到的捐助均用於寺廟日常開支,且此前該寺僧侶已集資把錢還給空盞信用合作社。特別案件調查廳(DSI)認為,即使如此,法勝法師也需接受傳喚,配合司法調查。

然而,寺方與法師多次因身體有恙及事務繁忙等因素要求延遲,迴避與官員見面,被當局認定其逃避傳喚。

第一波包圍行動

4月26日起,經多次申請,特別案件調查廳(DSI)終於取得泰國刑事法院的逮捕令,警方就此展開突擊,出動近600名警力包圍法身寺。惟副廳長蘇里亞強調,此行動「不會造成死傷」,因員警不會攜帶武器,也將避免與信眾起衝突,甚至在中午時分暫停行動讓僧侶用膳。

圍困行動進行時,法身寺主要入口一直緊閉,寺內弟子看守大門,嚴禁任何媒體入廟,並通過擴音器告訴媒體,「法勝法師是清白無罪的」。接著,DSI發出最後通牒,指若法勝法師5月26日未前往特案廳協助調查,則可能採取強硬手段逮捕。寺方遂於凌晨時分將兩台挖土機停擋在寺廟大門,並在官網號召信徒到寺廟保護住持。於是,數千名身穿白衣的信徒聚集法身寺主殿,阻礙警方入內。雙方僵持不下,警察與法身寺僧侶代表對話,後者宣稱法師身體不適,無法赴約,逮捕行動宣告失敗。

法身寺3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第二波圍剿失利

亞洲週刊》報導,2月16日,泰國首相帕拉育啟用「臨時憲法第44條」接管並下令搜查法身寺,動員近5000軍警和特案調查廳(DSI)人員包圍法身寺長達23天。期間,上千信徒再次聚集寺前阻止軍警入內。後來,有警員發現法身寺的圍牆遭人破壞,相信法勝在包圍初期便在他人協助下破牆逃去。此後,警方撤回人力,只留少量警員繼續駐守監視。目前,軍警已由5000人降至約450人,與執法人員對峙的群眾則維持在每天2000人左右。

半年以來,警方數次圍剿行動不僅毫無所獲,更因泰國各地的信徒及僧侶在寺旁紮營抗爭,面臨公權力無法伸張的困境,近來幾次的行動裡,更屢屢發生警民間的肢體衝突。

擴大追捕

圍困失利後,特別調查廳(DSI)開始將拘捕及搜查擴大至泰國邊境,聯合移民局密切追查法勝下落。

移民局局長Gen Nathathorn Prousoontorn說,工作人員正在監控所有檢查站。他強調,現有的檢驗制度足以阻止僧人離境,除非法勝透過非正式通行證穿越邊境。移民官員也要求其他機構注意,因為他可能以自然邊境通行證出境。

最近一次搜查時,DSI官員尋獲兩件疑似法勝所穿的長袖Tshirt。持有搜查的DSI團隊搜索了Pathum Thani的Khlong Luang地區的一棟建築,以及法身寺附近的「Aram Parisutho」,這些地點都是法勝法師可能藏身之處。

後來,團隊在「Aram Parisutho」沒收了二樓臥室的一些文件和兩個長袖黃色Tshirt。該建築距離法身寺約2公里,猜測是會議場所。消息人士告訴DSI,最近大樓裡常有僧人往來,似有不尋常活動。

法身寺2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取消僧級頭銜

泰皇哇集拉隆功應政府要求,於3月5日發布皇家公告,取消法勝法師「帕貼」級僧銜(第5級高僧),降為普通僧侶。惟泰皇此舉只有象徵意義,並不影響法勝法師的僧職。在泰國,只有佛教界自律性的管理機構——僧伽最高委員會(SSC)有權剝奪僧職。泰國國家佛教辦公室(NOB)已要求SSC評估法勝法師的僧職是否該被解除。

DSI領導人Pakorn Sucheewakul已向NOB提供法勝法師收受被盜資產的相關訊息,並要求NOB將此事提交SSC以採取行動。他認為,此罪行已構成解除聖職的理由。反洗黑錢辦公室(AMLO)官員也向NOB局報告調查結果——AMLO已凍結四個銀行帳戶,其中超過5000萬泰銖屬於法勝法師及法身寺的基金。NOB新科主任Pongporn Pramsaneh亦表示,他將在SSC會議上提呈洗錢案件的調查報告。

NOB主任也承認,解除僧侶聖職的過程是非常耗時的。儀式必須在一個稱為「Nikhahakam」的程序下進行,該程序授權神職人員決定如何懲罰違反神職人員行為守則的僧侶。Pongporn解釋道,「寺廟的程序將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至少,法勝法師現階段必須被公平對待,並能為自己辯駁」

法身寺前最高僧侶Mano Laohavanich對此表達失望,他擔心SSC不會解除法勝法師的聖職。另外,泰國另一廣受敬重的住持Phra Phayom Kalayano也要求SSC保護佛教,停止支持叱吒風雲幾十年的法勝法師。「我想讓你為佛教而行動,而不是持特定的人,因為他們已經被污染了。如果你仍然保留他們僧侶的職位,他們也會玷污你的名字」,Phra Phayom說。

政治動機

法勝法師的信徒認為,法師貪污事件背後有政治動機。據《法新社》,有指法身寺親前總理塔辛(Thaksin Shinawatra)的紅衫軍關係密切。「紅衫軍」中堅領袖及為泰黨前議員温醫師(Weng Tojirakarn)曾在在臉書貼文表示,法身寺是紅衫軍及塔辛的重要根基力量。因此,外界認為,政府的搜查行動其實是針對親塔辛派的攻擊。寺方則否認法身寺捲入政治,聲稱寺廟吸引了全國各界人士的支持。

法身寺4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相關人員陸續被捕

泰國文化素來視僧侶階層高人一等,在法律和社會管理機制上也將區別對待。傳統上泰國政府多不願干預該國僧侶事務,但法身寺近年引起不少爭議,事件發展至今,不少涉案僧侶接連被捕,僧銜也遭降級。

法身寺通訊辦公室主任Phra Sanitwong Wuthiwangso被控誹謗DSI,違反刑法第116條「煽動公眾情緒」而被拘留及限制出境,惟他目前在律師的爭取下,以40萬銖交保。

法身寺現任看守住持帕塔達棲沃(Phra Thattacheevo)高僧,則因提供通緝犯(法勝)住所,和將聖殿公款投資於股市,違反了泰國刑法第157條,於3月8日晚被撤銷僧銜,降級為普通僧侶。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