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偵組存廢引論戰 立院一個月後再處理

特偵組存廢引論戰 立院一個月後再處理
Photo Credit:hickory hardscrabbleCC BY 2.0

Photo Credit: hickory hardscrabble CC BY 2.0

特偵組監聽立法院長王金平事件,不僅震撼了台灣政壇,要求廢除特偵組的聲音也不斷出現。而攸關特偵組存廢的「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昨天於立法院完成初審,並且送交法院會朝野協商,但由於朝野之間歧見太深,最後決定於一個月冷凍期後再做處理。

特偵組濫權監聽疑雲

整起事件起於9月6日,特偵組召開記者會表示,因懷疑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立委涉及陳榮和收賄案,而向臺北地方法院取得監聽票開始進行監聽,並從監聽對話中發現柯建銘曾請立法院院長王金平代為處理全民電通背信案。檢察總長黃建銘因此認為王金平院長、法務部長曾勇夫、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等人涉嫌關說,行為涉及行政不法。

然而,隨著王金平事件而曝光的特偵組監聽行為,卻被質疑違反三權分立。根據法律規定,政府對人民監聽的條件,必須有「危害國家安全,影響社會秩序情節重大事實」,且難以其它方式搜證,才能由法院核發監聽票進行,特偵組因此被懷疑濫權。

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也表示,特偵組只可偵辦《法院組織法§63-1所規定的部會首長以上貪汙案、重大選舉舞弊案,以及應檢察總長指定之重大案件等三項,因此對法務部長曾勇夫等人進行行政調查的特偵組恐已涉及不當。

法務部成立調查小組,查證特偵組不法監聽

為調查特偵組是否不法監聽,法務部成立「特偵組監聽事件調查小組」進行調查,並且在約詢檢察總長黃世銘等人後,初步認定特偵組監聽立委柯建銘時至少犯了「事前查證不周延、執行追蹤未落實、事後發言不謹慎」等3大缺失

其中,當初承辦監聽案的檢察官鄭深元遭約詢時坦承,因誤認立法院總機是立委柯建銘給助理使用的手機而進行監聽,事後才發覺是立法院專線,表明一切是「誤會一場」。特偵組事前查證不周的情況,不僅造成此次「烏龍監聽」,也引起人民對於特偵組監聽國會合法性的質疑。

立法院長王金平更針對特偵組監聽一事,表示民主國家的國會遭監聽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期待真相能夠早日釐清。

特偵組存廢問題,正反兩種聲浪

特偵組於2006年成立,是由檢察總長指揮的監察組織,前身為查緝黑金行動中心。其功能包括調查涉及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長級官員及上將級軍人的貪瀆案件,以及選舉舞弊等重大問題,並於2007年成為法制化組織。

在此次監聽案中,因特偵組有濫權疑慮,各界開始出現是否需將其廢除的討論聲浪。

包括民間司改會等在內的五十個公民團體進行連署,要求廢除特偵組,批評經歷九月政爭後,特偵組已失去了原先設立時希望達到的獨立性及專業性。公民團體更舉出國外案例說明特偵組應被廢除,例如德國因納粹時期的教訓二戰後不再成立這類組織,美國的「獨立檢察官」則因被質疑涉入政爭而在1999年被廢除,韓國也在今年修法將中央搜查部廢除,認為臺灣應該跟進。

另外也有多數民進黨立委質疑特偵組利用無關案件,找名目監聽政治對手,恐已淪為政爭工具。因此認為檢察總長黃世銘應即刻停職接受調查,同時朝野也應儘速推動修法,廢除特偵組。

除了支持廢除特偵組的聲浪,馬英九總統昨在黨政會報上表示,因此首先應釐清是人或制度的因素,再決議是否廢除特偵組。然而特偵組有其維持的必要性,因此傾向不以廢除。

對此法務部長羅瑩雪表示,制度的改革必須慎重,若經整體評估,特偵組的運作效益是弊大於利,當然應該廢,否則就不該廢除。

檢改會也針對此案發表聲明,認為黃世銘是否違法監聽,是否違反偵查不公開與介入政爭等質疑,都應受監察院與司法徹底調查,以挽回政府與司法的公信力,避免國家體制失靈。

根據TVBS民調中心最新調查發現,九月政爭事件迄今,民眾對於廢除特偵組的態度,由不贊成居多轉為贊成居多,目前已有近五成民眾贊成廢除特偵組。

支持與反對聲浪此起彼落,而真正攸關特偵組未來的「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預計將由立法院長王金平主持朝野協商,並由朝野政黨的立法院代表參與,其中也包括被特偵組監聽的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此次沸沸揚揚的特偵組的廢留問題,將於一個月後見分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