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錢還是學技術?德國對「勞工福利」與「義務實習生」的討論與取捨

賺錢還是學技術?德國對「勞工福利」與「義務實習生」的討論與取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研究單位提出,這些人不應該拿到最低工資的全部,應該拿一半比較合理,因為他們主要是來學技術的,不是來做工作的。但是德國的法律並沒有將他們排除在外的規定,於是實習生的薪水變高,位置變少。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德國針對實習生採取最低工資的作法,雖然2015年企業這方面的支出是三十億歐元,比以往增加了快一倍,但是卻消失了五萬三千個實習生的位置,「更多錢,但是更少位置」。

最近德國的社民黨的舒爾茨(Martin Schulz)聲勢大好,有機會和默克爾(Angela Merkel)一拼,社民黨造成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下台的自殺政策《AGENDA 2010》,大幅下調社會福利,尤其是失業救濟金的部分,也一併拿來檢討。

許多人認為默克爾的江山是因為施羅德大砍社會福利而打下的基礎,失業的人數變少,企業的成本下降。但是也有許多人認為施羅德的政策對於長期專業工作失業者,亂七八糟的亂砍失業救濟金,強迫他去找工作,只是讓專業工作者隨便找一個糊口的工作,專長並不符合。窮人永遠不得翻身,舒爾茨覺得要檢討,並且表示不會全面採用施羅德的政策。

德國本來沒有最低工資的規定,因為許多其他國家採取這樣的措施,於是也就跟著採用。有了最低工資之後,德國的薪資成長率是變差的,工會與企業家的談判籌碼,反而變得更不利,社會科學和政治真的不是直線思考的方式。

在2010年左右,大約三年的時間德國的實習生成長了約四成。在規定實習生至少要有三個月最低工資薪水的合約,而且也必須符合最低工資每小時8.84歐元之後,2015年實習生的位置數目下降了超過六分之一。

德國所謂的義務實習生課程,就是嚴格產學合作之下教學課程的一部分,這些學生也能夠得到同樣的待遇。有研究單位提出,這些人不應該拿到最低工資的全部,應該拿一半比較合理,因為他們主要是來學技術的,不是來做工作的。但是德國的法律並沒有將他們排除在外的規定,於是實習生的薪水變高,位置變少。

德國企業不像台灣的企業聲音這麼大,政府有政策,企業就會有對策。通常提出這些建議言論的都是學術研究單位,企業介入這些表面上對企業有利的政策言論,可能對德國企業是一種形象的傷害吧。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