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狀況下,你會立刻決定犧牲自己的生命去幫助他人?

什麼狀況下,你會立刻決定犧牲自己的生命去幫助他人?
Photo Credit: 新銳數位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真有一車幼稚園小朋友急需你出手相救,你會因為怕死而先落跑嗎?還是想都沒想就衝進去?為什麼?

文:人渣文本(周偉航)

像是在充滿幼稚園小朋友的公車上發生會爆炸的車禍意外嗎?

倫理學裡有個概念叫做「超義務行為」。大多數的道德行為也會是「道德義務」,人人都應該去做,像是「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有些行為明顯超過一般道德要求,像是「衝入火場找人」、「跳入洶湧的大海裡面去救溺水的小朋友」,這些就是超義務行為。

看到這類行為,社會大眾多半會稱許,但不會要求所有人都照做,因為這樣做的風險真的太大了。我們現在也不會要求你跳入海裡面去救溺水者,會告訴你要先將救生圈或竹竿之類的東西拋擲過去,再尋找專業的救助者來救人。

這是考慮到我們能力有所不足。不過對於真正敢犧牲自己生命去幫助他人的人,就算大家覺得那有點蠢,卻還是會給予稱讚。「又蠢又偉大」,感覺有點矛盾,那超義務行為在道德上有辦法找到穩定的地位嗎?

較嚴格的倫理學家認為不存在超義務行為,這些行為仍是一般的道德義務,只是多數人的意志力比較薄弱,所以做不到,就稱這些是超義務行為,好像自己就沒了責任。實際上有錯的是我們這些軟弱的人。

算得比較精的大師們,有些也認為不存在超義務行為,但他們持負面看法,認為這些行為是愚蠢又衝動,根本就是錯的,不應去鼓勵,我們給予這類行為正面評價,其實是一種錯誤的作法,會教壞小孩。

但上述兩種說法都太過偏頗,因為他們採列的超義務行為通常都是一些非常極端的例子。若回歸超義務行為的簡單定義:「不做不會被罵,做了會被稱讚的重大義舉」,就會發現超義務行為還頗為常見,而且並非所有的超義務行為都會犧牲生命。

像是許多神父、修女在落後地區奉獻一生拯救困苦的人,這也是超義務行為。我們會稱讚他們,但也認為沒必要所有人都這樣做,因為他們這樣做有其價值選擇,而人生還有其他層面的選擇。若所有人都耗盡一生去做慈善工作,這社會將會變得怪怪的。沒人生產了,大家都在做慈善。

但我們至少可以確定超義務行為存在,它是可以選擇的重大良善行為,不是必然的道德義務。超義務行為也可能從小小的可選擇行為發展起來,像「捐款」是種可選擇的道德行為,但如果一捐數十年,就變成超義務行為了。

當然,你可能一生都不會做出有重大價值的超義務行為,但你可以思考超義務行為對你個人的意義。若真有一車幼稚園小朋友急需你出手相救,你會因為怕死而先落跑嗎?還是想都沒想就衝進去?為什麼?

你認為酒醉駕車,然後平安回家,沒有發生車禍,這樣有錯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渣誌:七十八個不正常的哲學問題》,新銳數位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人渣文本(周偉航)

我有一門課開了整整十年,非常受到各校學生的歡迎,他們想不歡迎也沒辦法,因為通常是必修。在這門課裡,我透過大量的隨堂作業問題來建立學生們對哲學的初步認知。這些隨堂作業全是申論,而且通常沒有標準答案。多數人都寫得很開心,因為有來有寫就有分,雖然不一定會及格,但每次都來都寫卻不及格,也是很困難的事。不過,還是有人寫到一半會抱怨:「老師,可不可以來點正常的問題!」

我覺得這些問題還蠻正常的,但有學生認為不正常,我就拿來當作本期的大標。至於你覺得正不正常,那要你看過之後才能判斷。我實際的授課內容並沒有系統規劃的架構,是隨機丟出問題讓同學思考,因為我的目標是刺激他們的思維能力。只要你試著答題,就算是亂答,你也往前了一小步。

getImage
Photo Credit: 新銳數位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