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日代表謝長廷專訪:沖之鳥有抗議但不張揚,福島食品要講科學根據

駐日代表謝長廷專訪:沖之鳥有抗議但不張揚,福島食品要講科學根據
Photo Credit:謝長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長廷表示,台日關係本來基礎就很好,但如果沒有大戰略的話,未來就會起起伏伏,某些個案會因為小衝突而馬上毀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駐日代表謝長廷今天接受專訪,被問到如何看待兩岸目前陷入僵局的情況時,他表示,兩岸陷僵局不能單一方面苛責台灣,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

謝長廷被問到如何看待兩岸陷入僵局、民眾對蔡英文政府的施政滿意度下降等提問時說,自從就任駐日代表之後,與國內政治有點隔閡。但他前陣子看民調,蔡政府的施政滿意度有點降,但後來又恢復了。恢復的主要原因與經濟基本面以及兩岸關係有關。

兩岸關係如果處理得不好,有一定的比例者不會支持。但不會過半數。因為兩岸關係還是以支持維持現狀者最多,主張統一或獨立的,都較極端。

謝長廷強調,兩岸陷僵局不能單一方面苛責台灣。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多數人民的選擇,像美國總統川普,美國人選他,接受他當總統,雖然有人反對他當總統。

謝長廷認為,蔡英文總統現在做的,並沒違背她在選舉時的承諾。

他說:「兩岸問題當時就是要與國民黨做區隔,認為國民黨無法守住台灣的現狀。所以,兩岸陷僵局不應歸咎於台灣,如果台灣的輿論也這樣講,那是沒有台灣命運共同體的感覺在。因為台灣並沒去挑釁、破壞什麼東西。基本上現在台灣的很多邦交、國際組織,原本可以參加、旁聽的、有邦交的,現在都被破壞掉,那才是破壞現狀。」

「應該讓中國大陸知道,如果中國大陸一直強迫台灣,很多國際組織說一定要是國家才能加入,不然就趕出去,那你就是逼台灣的人民更有急迫感要成為一個國家。是因為你說我沒有國家,我們活不下去。這是一個辯證,我認為應知道這個辯證,我想大陸的人應該很了解這種辯證的關係,你太極端了,反而逼著他這樣子。」

謝長廷認為,現在當然中國大陸會想制訂或修訂一些法律,譬如「反分裂法」、「國家統一法」,符合中國大陸國內的需要。歷史上看,類似的例子很多,自訂法律,聲稱哪些是他的。但能得到台灣民心是最重要的,不要一直在做讓台灣反感的事。

他分析,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如果美國偏向採取保護主義(以美國利益為優先),那台灣會受到的影響比較大。以國際局勢來看,英國脫離歐盟、法國、德國要選舉,有很多不安定的因素,像是亞洲韓國,總統正在選舉。此外,美國川普政策有些不定性。這些變數之中,台灣應更團結,和日本應更團結,台日過去有很好的基礎,有信賴關係。

此時,台日應該更安定、合作。如果說區域間的經濟組織,像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有困難、需個別交涉的話,那台日應優先啟動,這才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未來。

謝長廷認為,兩岸最終是要走向和平的,應該從整體看,都會往比較正面,加上如果經濟面繼續保持,蔡英文總統的民意支持度不會再降。

台日關係已回復大方向

謝長廷表示,台日關係本來基礎就很好,但如果沒有大戰略的話,未來就會起起伏伏,某些個案會因為小衝突而馬上毀了。

他說,去年6月就任駐日代表以來,至少台日關係回復到大的方向。有什麼衝突發生,第一時間就能溝通無礙,馬上可處理。只要判斷這事是短期不能處理的,就低調,保護台灣權利。

例如釣魚台主權,不能讓對方造成事實,那樣將來對子孫沒交代,該有主張就主張。但不會去開記者會、不會去張揚、去誇耀說:「我昨天抗議了,我昨天跟他講話時,突然拿出個抗議牌給他之類的」,因為這樣只能做一次,未來對方也不會再見面,那樣沒意義的。

至於日本、台灣有何特點或經驗值得對方學習的?他答說,台灣比日本好的地方是台灣比較開放,人或文化都比較自由、人比較「阿莎力」,很多東西轉變得快,這也是有競爭力的地方。

至於日本的特點,他認為是敬業、守法、不必提醒的自律。他認為日本人工作很敬業、很守法。當然監獄也有違法的人,但他是說以比例來講。如果像東京的人口去比較同樣人口城市的犯罪率,日本應該是最低的。

日本人民自己自律,排隊、講話小聲,在車上的禮貌等,不必隨時用法律來執行才會去遵守,「不必提醒的自律」已成為日本民眾人格的一部分。

謝長廷並注意到,日本整個社會會把平常很小的事情或動作,一直認真地提升,與文化結合,提升到較高的一個精神層次。不管是舞蹈、茶道、花道、劍道,講話,每個人一直把它提升精神層次。

他認為,其實台灣有很多創意、很多好東西,但就停在那裡。日本也向台灣學習,例如武術、氣功,日本人到台灣學習,之後會變成他們自己的一套東西。

謝長廷說,3月10日,他在駐日代表處代表官邸舉辦日本贈櫻10週年紀念活動,他請台灣年輕人來辦茶會,那些年輕人之前已來訪過一次,他對那些年輕人講了提升精神層次的道理,3月10日這次來,他就覺得那些年輕人就把茶道的「型」做出來了。

他認為,日本都是先有個型,有個型就有規矩,慢慢提升文明,當然台灣要強調自己的優點。

台灣在大戰略上是友日

謝長廷表示,台灣主張釣魚台主權。但主權問題比較敏感,這也是國民的感情,捍衛主權是政府的責任。主權問題,現狀如果是我們自己沒在管轄,為防止既成事實過久,對台灣有影響,所以有時要表達立場或抗議。

謝長廷說,有關釣魚台,國內常常有人指責政府沒抗議。像是日美安保條約把釣魚台納入範圍,政府都沒抗議,容忍它變成事實。但其實很多事情,國內並不知道,他就任駐日代表至今,表達立場或抗議,已超過10次。

他並指出,日方也常常向台灣方面主張。像是台灣有海研船、學術機構研究船、漁船進到日方所主張的領域(日方認為是日本的),日方也會馬上跟駐日代表處抗議,就連晚上、半夜也會抗議,那駐日代表處接受抗議,轉達給政府,同時也會向日方表達台灣的立場,主張釣魚台是台灣的,台灣有自由航行權。這些抗議都會留紀錄,這才是有效的。

謝長廷說,有人指責「為何不在外面講、沒開記者會?」這是因為在大戰略上,台灣是「友日」。

日本對台灣在戰略上,不管是經濟跟國安是重要的,台灣目前是這樣定位的。不會為了不能解決的問題,像是主權問題是老問題,導致什麼問題都不能做。

不能為了一時無法解決的問題,把可以解決的、可以友好的解決問題也一起破壞,政府沒這樣做。

謝長廷指出,台日之間有幾個老問題,都沒辦法解決的,但台灣都有立場。他駐日之後,外交部的立場跟以前一樣。

至於沖之鳥,日本主張是日本的臨接海域,但台灣認為是公海,主張公海有捕魚、航行的自由。

謝長廷說,依他個人想法,要保護漁民,但漁民的權利有很多種,最重要的是漁民安全,因為靠近日本,請日本救援,日本要出動直升機、船隻來救,依規定,日本也沒跟台灣收費,這種狀況一年有10多次。

所以不能為了一點、少數漁民的捕魚問題,起了爭奪、衝突,造成很多其他漁民的權利受損。此外,很多漁民捕魚賣給日本,類似鮪魚、秋刀魚,這個事實也要考慮。

謝長廷說,應怎樣保障漁民權利,要透過交涉。台灣沒挑戰日方的主權,只是臨接海域範圍的問題,台灣有所主張,大家要自制,這樣漁民就可獲得保障。有些人採取不負責任、衝突、講狠話、乾脆中斷往來的方式,最後吃虧的還是漁民。

日本食品進口問題影響自貿協商

謝長廷也指出,台灣目前禁止進口日本福島等5縣「核災區」食品,這問題若不解決,會影響台灣與日本談自由貿易以及台灣的公信力。

2011年311東日大地震,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輻射外洩核災,台灣後來宣布福島以及以南4縣(櫪木、茨城、千葉、群馬)食品全面停止進口,311大地震經過6年,這問題遲未解決,形成台日之間的敏感問題。

他表示,他就任駐日代表前,有聽說過,但台日溝通管道很頻繁,日方希望透過協商就能解決,所以沒像提告南韓那樣。

但謝長廷認為,此事一定會帶來影響。譬如說,會影響到台日自由貿易協定的協商。日本即使不談,現在台灣馬上就會面臨到與美國方面貿易協商的問題,大家就會看看各界將怎麼反映。

被問到處理進口日本東北食品問題是否有時間表?謝長廷說:「政策是台灣相關單位去制訂的,政府的原則就是以科學為根據,這也是國際的原則。因為每個國家都希望自己的東西賣給別人,但希望別人的東西不能進來,都如此的話,國際自由貿易無法存在。」

謝長廷說,日本曾禁止進口台灣的椪柑、棗子,但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就開放了。因為台灣這些水果有果蠅,日本認為進口的話,會影響日本的生態。但是這有科學根據,日本有些要求,台灣的果農根據日方的要求去做,做了以後,日方也根據科學根據,查不出問題就開放。

科學根據、理性討論是世界規格,如果不遵循,可能對方也會報復。那樣的話,其他農民或業者也會受害。

謝長廷先前言及日本東北的食物問題,遭到台灣部分民眾認為是在替日本講話。他認為,就因為是講給台灣民眾、各界聽,他就得講他所了解的事實。

他說:「現在檢查出來之後,說空氣有輻射背景值,但輻射背景值台灣比日本高。東京跟台北 、東京跟高雄、東京跟台中的輻射背景值,台灣比較高,但離容忍範圍還差很遠,不能用背景值來反對。」

他強調,如果食品是無問題,合於標準的,日本會期待台灣開放,但此事如果一直拖,因為台灣的政治原因或不實報導,這樣對台灣的公信力跟形象影響很大。

他說:當然,對食品安全的要求是沒止盡的,科學根據就是世界規格,但即使檢查沒問題,有人也會說不安、不吃。像在台灣,有些人非有機食品不吃,也有人說絕不喝哪一種的油,這都無妨,但政府不能說「不能賣」。

謝長廷說:「我們也會講反對進口的理由為何?但不能講沒有事實的話,譬如說『你們日本不能賣,賣給台灣,是歧視』,這不是事實。在日本,民眾認為政府准賣的,就沒問題。」

駐日處名稱奇怪 常被消遣

謝長廷接受採訪時,被記者問到,今年初日本將對台灣的窗口由「交流協會」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目前「亞東關係協會」的正名運作是否正在進行?此外,駐日代表處的名稱何時正名?是否應該爭取更多實質的內容?譬如說,有外交使館的車牌等。

謝長廷表示,這分兩個層次。一是亞東關係協會的對口是日本的交流協會,現在交流協會已改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如果只講交流協會,也不知在講什麼(何者與何者交流)。

他說,上次亞東關係協會的理事會無異議通過建議改成「台灣日本關係協會」,這麼一來,兩者門當戶對。他也認為這樣是最好的,聽說目前還在向中央請示中,但已是決策了。

謝長廷指出,另一個就是位於東京白金台的駐日代表處「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是全世界台灣的駐外機構常用的名稱,但位於東京的這個機構比較特殊,是寫著「台北駐日」的字眼。

謝長廷說:「我變成台北駐日,所以我常常被消遣,上次有台中、宜蘭的人來說也要設駐日代表處。還有人告訴我『跟你們市長柯文哲講一下』。」

謝長廷認為,全世界只有這裡是這樣的名稱(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這比較奇怪。但因這牽涉到駐在人家的國家,還需商量。他認為,政府應該將台灣在全世界的外館名稱統合一下。

至於駐日代表處名稱何時能正名?是否今年上半年就能儘速完成?謝長廷表示,他是在第一線,將情形反映上去,但這決策權是在中央,應該是國安單位,駐日代表處目前就是盡力而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