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團隊是如何煉成的? 「意念先行,不要迫員工達成無謂的短線目標」

AlphaGo團隊是如何煉成的? 「意念先行,不要迫員工達成無謂的短線目標」
DeepMind執行長Demis Hassabis與韓國九段棋手李世乭。photo credit: REUTERS/Kim Hong-Ji/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煉就AlphaGo的幕後科學團隊有點像藝術家,擁有無限創意空間,不用為短時間內製出大賣產品或獲得什麼專利而發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6年的人機世紀大戰令人工智能AlphaGo聲名大噪,幕後團隊DeepMind接受《金融時報》訪問,執行長Demis Hassabis表示,公司文化有別於一般初創科技企業,不是以產品(product)先行,反而著重意念(idea),而且不會讓員工面對完成短線目標的無謂壓力。

DeepMind在2010年成立,總部在倫敦,專研人工智能,後來被Google看中,於2014年以4億英鎊收購,成為Alphabet集團(Google母公司)旗下一員。

「我們嘗試建構一個獨特文化,一方面要有初創企業的熱誠投入,一方面要有在校園的開放創意天地。我們有250位頂尖科學家,得營造一個完美的工作氛圍,讓他們盡情揮創意和想像力。」創辦人Demis Hassabis說。

「回看五、六年前的Google團隊,他們的研究主要都是產品導向,且大多走短線,這模式當時被視為很有效力。但如果你要把研究提升到最尖端、走得最前,你得讓科學家有足夠空間發揮,讓他們真的能夠基於認為『這是正確方向』去做決定,而不是要將就什麼時候要弄個產品出來。」

今天的DeepMind團隊,無論是內部或面對Google,都完全免受任何短線目標壓力影響。「想為世界帶來改變,研究團隊必須有空間,我們展現了這種公司文化其實可以令團隊走得更前。我想,Google也漸漸注意到這點,他們開始採用這種放長線的研究氛圍。」

芝加哥西北大學研究員Jane Wang加入了DeepMind認知神經科學團隊:「我曾經到訪過其他科研公司,但這兒的氣氛就是不同,大家不用為趕製什麼產品、獲得什麼專利而發愁,在這裡的任務就是要保持好奇心。」

DeepMind大致分4個大組,包括神經科學和一個主要集合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名為「前線」的組別,專門為最先進的人工智能理論做測試。每8個星期,科學家會匯報工作進度,研究總監Shane Legg和Demis Hassabis視乎不同項目的發展步伐,決定怎樣調配資源。「基本上是大家一起去探索和拋出一些想法,嘗試找出哪條路行得通,哪條路行不通。」Shane Legg說。

「進展快的會獲分配更多人手和資源,知道不行的就終止研究,全部可以在數星期內落實,這跟學院研究不同,在學術圈,你可能要等好幾年才獲批撥款,但這裡調撥資源很有效率。」Hassabis說。

除了固定的小組,DeepMind又會按不同目標,臨時選出合適的科研人才組成特別小隊,「這正正是發展AlphaGo的做法,當我們發現它很大機會會成功,就在6個月內調撥了15人專案小組推進計劃。這做法可以免除傳統的匯報管理限制。小隊的人都是借調的,計劃完成後就回歸原來的隊伍。」Hassabis說。

在DeepMind是跨界別合作,由心理學到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物理學到程式設計。各界別一起討論,達到相輔相成,這有別於一些傳統科研公司,不同的團隊各自為政,要不是老死不相往還,就是互相踐踏。

今年41歲的Demis Hassabis本身是個天才,17歲寫下虛擬遊戲Theme Park(主題公園),提早兩年完成高級程度考核課程。自少喜歡象棋,13歲成為專業國際象棋大師,排名為同一年齡組的世界第二。「8歲時因為贏了象棋比賽,獲得第一部電腦。小時候捉棋已讓我思考,究竟大腦是怎樣想出一步一步的策略和整個布局?」

在劍橋大學計算機科學畢業後,他創立視頻遊戲公司Elixir工作室,十年後又回到校園,先後在倫敦大學修得認知神經科學博士,以及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博士後研究員,之後就創辦DeepMind,部分舊日在Elixir工作室的遊戲設計師目前是DeepMind員工。

今天DeepMind的願景當然不會停留於製造在遊戲上能打敗人類的人工智能,而是要利用人工智能為人類社會帶來重大改變。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