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會把工作當成「自己的敵人」?

Photo Credit: Guido van Nispen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為什麼會把工作當成敵人呢?原因在於我們不覺得工作在我們內心的生活世界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覺得工作剝奪了什麼,或許是心力、或許是時間、或許是體力、也或許是人與人相處的和諧。除了實質以外,我們會在內心對工作這件事情,形成某種契約的概念。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總是有人會對你說:「我好像每天都做一樣的事情」,接著他會問自己:「這就是我想要的嗎?」。想想看每當你碰到這樣的對話時,你會回應什麼?你是會跟對方說「那就換工作啊」,還是你會說「我也是這樣」?我們把生活中能夠透過做某些事情,換取回實質收穫的任務,稱作工作,工作有可能是需要大量勞力的,也可能是需要大量心力的。

勞力與心力的差異在於,有些工作是重複一直在做的事情,你在這種工作型態下,可能常常會不需要花什麼心智資源,但一整天下來你的手腳可能很疲累。而需要心力的工作,你可能不會動手動腳,但你需要花時間想,在腦海組織,在腦海中安排,只為了解決某個問題,或是持續完成某件一直需要被完成的事情。

但不論什麼類型的工作,你依然可能仇恨你的工作,你依然會問自己,這是我想要的嗎?這是我人生該做的事情嗎?而我們也往往忽略這些問題在我們內心帶給我們的殺傷力。因為持續地問自己「這就是我想要的嗎?」,事實上就是預設了自己當下的狀態並不是自己期望的,當然活在非自己期望的生活中,你很難擁有安適穩定的心境,更別說依靠著這些生活中的穩定基礎,尋找更多生活的可能性了。

多數人會以為自己在內心問出這個問題,是因為工作的樣貌與自己想要的並不相稱,但大多時候,這個問題背後的動機可能是一個習以為常的自我懷疑。我們習慣性地不信任自己的能力,習慣性地不信任自己的決定,對於自身狀態與渴求缺乏覺察。至於為什麼不信任,或許是過往的經驗如此,也或許因為工作中大多數事務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所以無法判斷自己是否貢獻了什麼,也無法判斷自己的存在是否具有重要性、不可取代性。因為自己是否重要、有價值,都是我們之所以活著,滿足自己內心世界的重要依據。

我們為什麼會把工作當成敵人呢?原因在於我們不覺得工作在我們內心的生活世界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覺得工作剝奪了什麼,或許是心力、或許是時間、或許是體力、也或許是人與人相處的和諧。除了實質以外,我們會在內心對工作這件事情,形成某種契約的概念。

心理契約(Psychological Contract)是心理學家施恩(E.H.Schein)提出的,廣泛意義為:「個人將有所奉獻與組織欲望有所獲取之間,以及組織將針對個人期望收穫而提供的一種相互的配合。」

也就是說,當你去工作時,你會對於自己所奉獻的形成某種對價關係,你可能認為自己做這些事情,就該獲得多少收穫。而反觀你工作的單位,也會有聘請你時需要你做的事情,他們也會對於這些需要做的事情有一種基本對價關係的想像。如此一來,個人與組織之間會形成一種不成文的默契,也就是一種內心的承諾。所以心理契約不僅僅牽涉到錢,也牽涉到你覺得應該獲得的信任、成長空間、被重視的程度,以及當下工作所想要的環境條件等等。

如果將員工的工作分為封閉的和開放的,將組織提供的報酬分為短期和長期,我們也可以發現4種類型的心理契約:

  • 交易型:有詳細的任務,雇主提供短期報酬。
  • 過渡型:沒有詳細的任務,雇主提供短期報酬。
  • 平衡型:任務非常詳細明確,而且雇主提供長期報酬。
  • 關係型:任務不明確,但雇主提供長期報酬。

一般而言,心理契約包含7個方面的期望:良好的工作環境、任務與職業取向的吻合、安全與歸屬感、報酬、價值認同、培訓與發展的機會,與晉升。如果你從旁觀者的角度出發,你或許會以為很多事情是工作時很自然就開門見山談好的,但事實上並不是。你可能進入工作後,花了許多時間瞭解到組織想要你的狀態、程度,而你也可以評量你所付出的勞力或心力,是否獲得應有的對價。這邊的對價是心理性的,端看你覺得什麼樣的心理互動是有價值的,是信任、歸屬?還是歡樂、成長?。

所以工作的狀態很難習以為常的去理解,你需要花時間評量,前去定位與探索,也別忘記這種內心的契約是雙向的。把工作當成敵人的人已經忽略工作中的諸多意涵,將工作簡化成單純的價格契約。

衡量工作的方式很難只有實質報酬,有太多心理因素會影響你的工作了,但報酬很具體。所以當你恨你的工作時,便可能會用報酬來當理由,而忽略自己心態所產生的心理契約毀損,因為這種毀損不僅是你單方面的要求,也有可能是組織對你的要求,你無法提供。 

當我們忽略這些工作中其他勝過於錢更重要的事情時(信任、歸屬、認同與成長),工作在生活中的重要性會萎縮,如果工作只代表錢,卻又佔據了「我」生活的這麼多時間,那種被剝奪的感覺,與厭惡的感覺很自然就會產生了。這就是我們如此恨自己工作的諸多理由之一。

當你開始把工作當成敵人時,你或許需要瞭解到工作為你生活所能帶來的延伸性,而非只有剝奪與控制。許多時候我們恨自己工作,只是因為我們無法看見工作帶給自己的機會、信任、歸屬、與成長。當然反過來,如果你覺得你的工作真得無法滿足這一切,換軌道也不為過。

本文獲Pinsoul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麥志綱』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