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政為什麼需要改革?先想想台灣的監獄回籠率高達84%的原因

獄政為什麼需要改革?先想想台灣的監獄回籠率高達84%的原因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獄政改革不單單是人權考量而已,更不是為了讓收容人過好日子,不!只是讓收容人能在監獄裡擁有最基本的生活條件,而有了相對人道的處遇,收容人才能放下對大環境的敵意,為教化工作的開展創造機會。

文:劉北元

人類社會的發展,對於犯罪的處罰,早已由應報刑罰,進入到教育刑罰的時代,對於犯錯被監禁的人,期盼能針對其人格特性施以教化,令其在接受處罰後能回歸社會正常生活。因此,監禁的目的不再只是監禁,不再只是為了讓受刑人感到痛苦,因為痛苦而心生畏懼,不敢再觸犯刑罰規範。因為如果只是這樣,就違背了人的基本價值與尊嚴,而是把受刑人當成動物來管教了。

當然,也許有人會認為,罪犯應該通通關到死,但姑且先把人權與專業刑事政策理論擺一邊,光談國家預算就支持不下去這種想法,一定會有進到監獄裡面的人,國家必須將他釋放,讓他從監獄裡面走出來,出沒在眾人的身邊。

既然這是無可避免的事,那我們希望從監獄裡面回歸社會的人,是什麼樣貌呢?是一個承受被監禁的痛苦而自卑自怨的人,還是一個願意悔改向上的更生人?如果是前者,這樣的人將會是社會安全的極大負擔,他極有可能再犯罪,傷害更多人,對社會的危害更深,社會也將會為他的再次犯罪付出極大的代價,到最後仍然要納稅人來承擔。白曉燕命案社會所付出的成本與傷痛,相信那個年代的人都還記憶猶新。

但是,相反的,如果經過監禁的教化洗禮後,走出監獄的是一個願意悔改向上的更生人,這樣的改變不只是他自己的人生可以重來,他的家人也都因此而蒙福,國家多了一個安定的家庭單元,社會安全也更加有保障。從節省國家資源的角度來說,這樣的結果相信亦是最為經濟的。

然而,很可惜的是,根據我所取得的資料,宜蘭監獄到今年二月為止,所有的收容人中,有高達百分之八十四是有前科紀錄的,也就是說,每一百個人從監獄走出來,就有八十四個人會再走回去,這個比例實在讓人震撼;這樣的數字其實是在告訴我們,台灣現行的獄政制度正陷入困境中,教化的功能難以發揮,監獄幾乎只剩下監禁的功能了。面臨這樣的嚴峻的形勢,我們該怎麼辦?

禁止受刑人假釋,被判有期徒刑的收容人刑期全部改為無期徒刑,通通監禁至死嗎?因為放出來的人正在威脅著社會安全的比例如此之高。但我相信,用非常簡單的邏輯就可以推知,這樣的思維會將台灣變成監獄之島,監獄林立,用不了多久,政府的財政將會被這些監獄拖垮。

其次,我也十分好奇,如果在第一線工作的法官知道目前台灣監獄的回籠率如此之高,高到百分之八十幾時,反映在量刑上會出現什麼現象?法官們會覺得自己的判決還有多少意義呢?判決徒刑不就是期待被告在監獄接受教化嗎?如果這種期待幾乎完全落空,國家刑罰制度就產生了嚴重的缺陷,法官在面對被告,考慮是否讓他接受懲罰入監服刑時,難道不會猶豫了嗎?也許更多的是無奈,因為依法判決是法官的職責所在。

所以,台灣面對獄政的困境,必須要有所變革,讓監獄的教化功能可以真正發揮作用。而要邁出這一步,改進監獄的人道處遇就是首要工作了,只有讓收容人過著基本生活條件合理的生活,教化工作才有機會開始。如今台灣因為監獄人犯嚴重超收,影響所及已經不只是睡覺的問題而已,因為預算的不足,連帶用水用電都受到相當的限制,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未能完全成就。

大家試想,當一個人被監禁在基本生活條件欠缺的環境下,對整個大環境是充滿著對抗的心態,而在如此心態下要談教化收容人,太苛求教誨師了,就別說一個教誨師要負責超過三百個受刑人的教化,教化工作實在難以有效推動啊。

獄政改革不單單是人權考量而已,更不是為了讓收容人過好日子,不!只是讓收容人能在監獄裡像是一個人的樣子過活,可以擁有最基本的生活條件,而有了相對人道的處遇,收容人才能放下對大環境的敵意,為教化工作的開展創造機會。

國家為了社會安全,投注了相當龐大的預算及人力,但除了將預算投入在犯罪的查緝、審判以及監獄的擴建外,監獄內的人道處遇及教化工作若能得到政府的關注,也許,十年後,台灣有機會如荷蘭一般,開始停用部分監獄,將多餘的監獄出租給鄰近國家使用,社會安全網將會得到更佳的密度。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