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相信成功秘訣——評日本著作《不輸的力量》:成功沒有公式,失敗才有

別再相信成功秘訣——評日本著作《不輸的力量》:成功沒有公式,失敗才有
Photo Credit: diamond.co.jp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歷史講師神野正史,近年整理了千古以來不同歷史人物的成敗得失,寫成《不輸的力量》一書,作者藉一系列文章剖析箇中智慧。

神野正史詮釋23位歷史人物觀點奇特

神野正史談論歷史人物不時穿插日本戰國史,到底他在撰寫《不輸的力量》之前,有沒有玩過《信長之野望》?實在不得而知,不過毫無疑問,這是一本奇書,神野以獨特的角度詮釋歷史人物的性格、態度作出決策時,對相關事件造成甚麼影響,能從中學懂甚麼智慧。

即使談論智慧,有些人也許仍會感覺他寫得太破格和條理不足,一時在說「只要不放棄,就仍有勝機!」,彷彿叫人在鬥爭中必須堅持到底;一時又說:「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常勝的秘訣在於不與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戰鬥。而是盡全力與比自己弱小的人戰鬥。」,好像叫人要常常思考如何迴避損耗。筆者打算留待下半部分,才評論神野正史歷史詮釋的優劣之處。

回到神野在書中談及23位歷史人物,他反反覆覆強調的概括有兩大點:

  • 審時度勢:「隨時因應狀況變化,臨機應變」、「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 情緒累事:「執著乃萬惡之根源」、「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的傲慢之心」

法國貝當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兩種命運

以橫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法國菲利普.貝當(Henri Philippe Pétain)將軍為例,他的人生非常諷刺,前一次大戰成了救國英雄,後一次大戰淪為「賣國賊」,究竟發生甚麼事?

在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貝當已年屆58歲,軍階只是上校沒甚麼重大決策權,看來一生將要這樣完結。可是,法國採取參謀總長霞飛(Joseph Joffre)的「積極攻擊策略」迎戰德國軍隊,他堅信拿破崙遺下的教條:堅守要塞必定迎來滅亡;所以他一開始便打算擊破德國野戰軍,結果換來節節敗退。

德軍勢如破竹佔領法國東北部,不久更包圍巴黎凡爾登要塞,要塞一破巴黎必淪陷,看來法國離亡國之期不遠了,這時候,參謀次長卡斯泰爾諾(Edouard de Castelnau)想起貝當一早反對所謂「積極攻擊策略」,他堅持認為築防線死守方為上策,便成功說服霞飛讓貝當擔任凡爾登總司令。

貝當採取「縱深防禦」戰略,誘敵軍深入,遇襲即故意退兵,到敵方自滿大舉進攻,便設法構成包圍之勢迎戰,予以殲滅。終於,法國一直挺到德國投降,大戰結束。剎那間,貝當便由上校躍升至「元帥」之位,被譽為「凡爾登的英雄」,不管他走到哪裡,都極受群眾歡迎,而在事業高峰時以64歲之齡娶了一位42歲的妻子。

一旦忽略評估現實,處處都是失敗因子

於是,法國一戰後許多軍事策略,也徵詢了貝當的做法,所以才有「馬奇諾防線」,法國一心以為可以透過貝當領導下的這條防線,抵住日後德軍再次入侵,為此花了160億法郎(當時法國全年國防預算是200億法郎),他們深信「只要有了要塞,哪怕將來德軍如海嘯般襲來,我們也可以利用縱深防禦戰術擊破敵人。」

顯然,到了第二次大戰爆發時,面對希特拉的攻勢,馬奇諾防線一敗塗地,不但受不了轟炸機的攻擊,德軍有許多方式不正面衝擊防線便可進侵法國,譬如在阿登高地進入,使防線頓時失效。二戰結束後,貝當被判以「叛國罪」時自述:「因為貝爾登的功勞,封鎖了我的軍事精神。新道具、新兵器、新戰術在戰後接連出現,並導入在新的戰爭之中,而我卻對此漠不關心。」

神野正史認為,貝當的事例說明了他年老僵化得不懂審時度勢,時代巨輪不停轉,相同的方法,無法保證各種情況之下成功,下次則可大敗,關鍵在於有沒有花時間仔細研究對象,「當前」的客觀環境和條件如何等,再因應形勢制訂應變做法,貝當成為典型被時代拋棄的悲劇英雄,也可能因為以前的榮譽感,而沒有交託給後起之秀處理新形勢。貝當被判以死刑後,由於戴高樂總統特赦變無期徒刑,貝當最後在95歲死在囚禁他的孤島上。

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實力強弱不同,但機智如一

相反,回到日本戰國時代,正當豐臣秀吉攻打毛利勢力的高松城,突然傳出織田信長在本能寺戰死的消息,豐臣隨即與毛利議和趕回京都,迎戰明智光秀軍隊,迫得明智軍退守勝龍寺城。這時豐臣秀吉審視形勢,沒有被勝利薰陶一舉進攻勝龍寺城,反而接納了黑田官兵衛的意見,刻意解除包圍明智軍,讓他們喪失意志逃跑。

豐臣秀吉這樣做並不是普通實踐了「不戰而勝」的妙法,他更重視完結戰役,盡快統合織田信長死後的權力,化解內部不穩危機。豐臣推舉信長嫡孫繼承家督後,再擊敗主動挑戰他的織田家老首座柴田勝家,柴田戰敗自刎而死,唯獨織田信長的次男(次子)聯合德川家康對抗豐臣。

豐臣站在強勢,希望以快打慢,派十萬軍進攻德川的一萬六千軍,決戰在犬山城與小牧城,便是著名的「小牧、長久手之戰」。德川同樣是懂得審視度勢之人,遠勝柴田,他決定不與豐臣硬碰,不斷以進退之法拉扯令戰事陷入膠著狀態。這段時期豐臣有四名將領戰死,遭遇小敗仍保持優勢,然而,豐臣再次評估形勢,認為大軍受糧草補給限制,但短期猛攻即使取勝也會元氣大傷,再拖挺亦非良策,他計算用硬的方式不利,改用軟的方式應對——外交。

豐臣隨即跟德川的盟友織田信雄講和,說可「割讓伊賀、伊勢一半的領地」作為談和條件,這並不是平常的做法,因為他另一邊跟織田信雄決戰時,打下一座座城池,勢如破竹;信雄在這情況之下,自然答應和談。如此一來,德川那邊立即形勢孤立軍心動搖,亦感到被信雄背叛,明明再拖下去形勢很可能逆轉,唯有無奈撤軍。

雖然,最後豐臣秀吉逝世後,德川家康盡滅豐臣勢力,但顯然二人均是機智又靈活變通的人,沒有受情緒影響,不管自己站在優勢抑或劣勢,更在意客觀盤算形勢如何,然後制訂最有利自己一方的戰略。

島津義弘、韓信,審視形勢不按常規出牌

相似的事例,又如島津義弘在關原之戰中,一時被德川家康東軍圍困,在軍隊慌亂之際,表面看只能「向西撤退」或「向東突擊」,可是島津反其道而行,大聲高呼:「我軍周圍的敵軍當中,最強的軍隊是誰啊?」士兵高呼自然是中央的德川家康本陣,他便大叫:「好!那我軍就朝著東側的德川家康本陣撤退!」

當時島津若只是向西撤退,便極大可能遭剿滅,如果簡單說向東突擊,敵強我弱,也難以解圍,正常條件不變固然是強併弱;島津在這臨危之下判斷形勢,破格找對手最強的「一點」打過去,稱要找路撤退,整件事便成絕地反擊。

正如韓信以三萬兵力對抗三十萬趙兵,採取「背水一戰」,其他將領在劣勢之下信心不足,也質疑他的決定,怎料危急之下奇招成功。事後韓信說,假如只是全盤照搬兵法,作用根本不大,重點在於根據現實情況,臨機應變,如果在正常情況之下,我方在數量、士氣和訓練度也不及敵軍,還按常理出牌,肯定會兵敗收場。

神野正史觀點奇特,但多有爭議

上述從歷史而來的智慧,神野正史都有不俗的詮釋,不過,由於他刻意從歷史人物處事的性格、態度和識見看問題,容易流於片面,若宏觀看不同歷史事件,例如還要顧及地理、人事甚至運氣等因素,斷不能過份訴諸一個人的智慧,保證能大大影響一件事的結果,充其量只能說個人態度和智慧也是重要一環而已。

此外,神野談到19世紀赫爾姆特.毛奇 / 小毛奇(Helmuth Johannes Ludwig von Moltke)如何破壞了「施里芬計劃」,分散兵量使戰力不足而敗。先別論是否貫徹施里芬計劃便可取勝,這一點已非常值得懷疑,他也過於片面地強調「戰力不是兵力」的道理,然後舉出一些計算兵力與戰力的公式:

「假設A國與B國對峙。怒目相對的兩國兵力如下:A國有五個師團,B國則有三個師團。⋯⋯獲勝的A軍剩下來的兵力還有多少呢?⋯⋯正確答案為『A軍剩下四個師團,並且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我們必須考慮兩國的『戰力』而非兵力。戰力為『兵力平方』後的數字,所以兩軍戰力分別為A軍二十五(五的平方),B軍九(三的平方)。於是二十五的戰力與九的戰力互減之後,A軍剩下來的戰力為『十六』。將它換算為原來的兵力為『四』(十六的平方根)就與實際的『四個師團』一致。」

筆者認為,這種空泛的說法甚是多餘,而且跟他全書強調的審時度勢有別,正是因應優勢、劣勢、主動、被動來判斷,援引片面的戰力公式似乎有所矛盾。兩軍對決的勝敗因素太多,撇除國力、將領、地理、軍備、陣勢諸多因素來談,意義不大,鮮有兩軍對決之時,單純各方面條件一致,如在平原比併兵力與戰力之差,實難有套得上如此公式的機會。

而且,神野正史著作書名是《最強の成功哲学書世界史》,倒是中譯本《不輸的力量》「不輸」二字合理多了,根本在眾多時代和人物之中,時移勢易,變化萬千,歷史智慧無法提出「成功」的具體公式,反而真正知道是「失敗的公式」,這些歷史智慧意義在於總結失敗經驗,盡量避免明顯導致失敗的因素,減輕禍患的因素,免除毀滅的因素等。簡單來說,不外乎「排除失敗因子,無從保證成功」。加上,他也提及腓特烈二世的「布蘭登堡王室的奇蹟」,就是說他當時持續陷於劣勢,走到最後一切方法均無作用,只好等待敗亡,卻因為俄羅斯女皇帝伊莉莎白.彼得羅芙娜逝世,瓦解了圍攻他的聯盟,才「幸運地」得以扭轉解困。

所以,若說「成功戰略」可謂言過其實。只是總體而言,神野整理的歷史人物故事非常生動,詮釋的角度偶有獨到精采之處,還是值得好好細讀,也留意他書中最後幾頁的勸言,所謂智慧還是要自己思考、自己實踐,否則,不過跟書本擺在書架中封塵一般無異。

  • 神野正史(じんの まさふみ)著:《不輸的力量:世界史的成功戰略,23位歷史指標人物引領你攻克名為「人生」的戰鬥》(最強の成功哲学書世界史),新北市,大牌出版,2017年2月。

相關文章:

日本歷史講師:為何史上「好打得」的戰神往往會失敗告終?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