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有錢的國家,為何也是捐款最多的國家?自私的人性,不需與助人互斥

世上最有錢的國家,為何也是捐款最多的國家?自私的人性,不需與助人互斥
Photo Credit: pixel2013,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本主義精神的背後,有一個了不起的「利」與「義」結合的結果。讓人願意與人為善的動力,不是道德教育、宗教教誨,而是富裕人生。當人生活無虞後,人性不用被考驗的時候,才會認真思考與人為善的問題。

三年前波士頓大雪,有位年輕女性叫Laura,在聖誕節前被論及婚嫁的男友拋棄,人生頓時失去重心。看著窗外成呎的大雪,完全提不起勁出門鏟雪。勉強出門上班,她隨手在臉書上說,「誰能幫我鏟雪,還是教我怎麼找人來鏟?」

一個在眼鏡行認識,但不熟的女性朋友,看著臉書上這條訊息,隔了很久都沒人回應。忍不住,終於找了她老公一起,載上鏟雪機,開了40分鐘到這年輕女性家幫忙。Laura下班回家看到的,不是只有鏟得乾乾淨淨的車道,還有原本堆積如山的碗盤都洗好,家裡還整理的一塵不染。

故事的最後,是Laura人生重新振作起來,因為這朋友的善舉而振作。

多好的故事?但這也是我覺得國家廣播電台NPR,令人討厭的原因。NPR和波士頓的wbur,一起作了這個節目——《善心的世界(Kind Worl)》,他們到處找人生因為他人善意而改變的故事,類似大愛電視台這樣。原本也沒什麼不好,但一個資源這麼有限的公共廣播電台,花時間和資源在這節目上,就不得不讓人思考,到底這背後要傳達的意義是什麼?

「只要這世界多一點愛,世界就會更美好。」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但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愛與和平不是呼籲出來的,不是宣導出來的,更不是聽聽別人的小故事就有的。

諾貝爾獎得主Myron Scholes有一年主持美國財務學年會,一個年輕經濟學家Andrei Shleifer趾高氣昂的宣稱找到效率市場失敗的證據,就在他發表的論文裡。Scholes聽他講完後評論說,這研究發現,讓他聯想到周六聽猶太教士講經,教士都是從日常小故事講起,故事最後都會變成人生的大道理。Shleifer的論文,就是這樣子的經濟學,叫作rabbi economics,小故事大道理,但是沒有紮實穩固的理論。說故事,不是科學研究。

同樣的,當我們「找到證據」,聲稱人心是善的、只要人人存善心,世界就會更美好時,我們一樣在做rabbi economics,說故事而已。我們的世界,當然有許多溫馨小故事,無意間,總是有些人做出一些無法了解的舉動,這是複雜人性的一部份,但在這集合許多「人」的世界,驅動人類間互動的,是自私的人性,不是無我的善意。演化也好,上帝造人也好,這「為己」的理性思維是人類基因的一部份,沒有這自私的人性,人類早滅亡了。任何的國家政策、國際秩序,如果沒有考慮自私的人性,都是注定失敗的。

也許有人認為99人自私,對抗一人善心,這人當然會失敗,所以要「教育」人性、改變人性,讓99人善心即可。但問題是,就算有99人善心,只要一人私心,最後的均衡就是百人都自私。

所以政策的重點不能在於期待人人為善,反而應該預期人人為惡,只要界線劃好,讓自私人性發揮,反而可以把自利人性轉為人類發展的動力。這也是資本主義的精神。

但人性固然自私,我們卻不用對人類的未來憂心悲觀。因為這自私的人性,不需要與助人為善互斥。資本主義精神的背後,有一個了不起的「利」與「義」結合的結果。讓人願意與人為善的動力,不是道德教育、宗教教誨,而是富裕人生。當人生活無虞後,人性不用被考驗的時候,才會認真思考與人為善的問題;在極大化個人效用的時候,才會把慈善的滿足感,看得比金錢來得重要。

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最有錢的美國,也是全世界最有慈善心的國家,有最多慈善捐款的國家。

本文獲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