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人特別容易被討厭,但是,為什麼?

「做自己」的人特別容易被討厭,但是,為什麼?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粉絲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一個人會缺乏包容心?因為他從來沒有勇氣「做自己」,從來不曾為自己而活,所以他實在不能容忍其他「做自己」的人。

文:厭世哲學家

接下來,我們要連載一系列的「做自己」專題,好好來探討一下「做自己」這件事。以下內容都是由我的日記與筆記的內容整理而成,有很多事情我自己也想不明白,但相信各位誠懇的回應,能幫助讓我想通更多事情。

這個社會其實是不允許人「做自己」的

曾經,「做自己」這個詞被無限上綱,隨便一個路人都可以說他要做自己,每個明星都在鼓勵人們做自己;演變到後來,沒禮貌也是做自己,白目也是做自己,無恥也是做自己,愚蠢也是做自己——「做自己」變成一個最俗濫的口號,毫無價值可言。

「做自己」也時常變成「理直氣壯」忽略別人感受的偽裝,彷彿有勇氣得罪別人,本身就是個值得驕傲的事,讓別人覺得好棒棒。偏偏這樣子的人才是最在乎別人、最迷失自己的人——他只是在「表演」一個做自己的人而已,並不是真的在「做自己」。

說到底,「做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從某一個面相來說,讓自己過得自在、安適,不需要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逼自己做不喜歡做的事,就是「做自己」。

比如說,你不必去穿一雙鞋子,別人都覺得好看,但卻不合你的腳。

比如說,這個社會希望每個女孩都穿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行為舉止要表現得溫柔嫻雅;而「做自己」就是要你不必去迎合這些價值觀,你可以選擇穿你自己喜歡的衣服,用你覺得舒服、自在的方式去跟別人互動。在不侵犯別人的前提下,你可以選擇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沒有人能夠用他的價值觀去綁架你。

其實就這麼簡單,看起來這麼理所當然,但為什麼做起來卻這麼難?

「做自己」的人就是特別容易被討厭。但是,為什麼?

從前,我以為「討厭異己」是人的天性,「異己」使人感到陌生、沒有安全感,所以看到「異己」就會想排擠他;但現在,我體會到了更深層的原因。其實人們並不討厭「差異」,人們討厭的是自己的價值觀被挑戰,怕自己的信仰被推翻,因為這會讓他們看起來特別蠢。

我們長期生活在這個社會中,被這個社會逼著去做許多事情,比如男生就是要陽剛,女生就是要溫柔,年紀到了就要結婚生子⋯⋯很多時候我們並不想這麼做,只是身邊的人都這樣做,而且父母師長也逼你這樣做,所以才不得不做。承認吧!每個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都犧牲了很多,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不斷地壓抑自己,只是為了滿足社會的期待,成為一個「正常人」。

舉個例子來說:就我所知,每個男孩在成長的過程中,都必須殘忍地揉碎自己敏感、多情、纖細的靈魂,成為一個被世俗認為「堅毅」、「剛強」的形象。為了成為真正的男人,男孩必須付出犧牲靈魂的代價,成長的過程充滿了痛苦與辛酸。(參考《該隱的封印:揭開男孩世界的殘忍文化》一書之分析)

假如今天有一個娘砲出現在他們面前,過得非常自在、快樂,肯定會讓男人們非常不舒服——媽的,我犧牲了這麼多,付出了這麼多努力,但為什麼你卻不用?你什麼都沒做就算了,而且還過得這麼快樂,那為什麼我要犧牲這麼多啊?付出這麼多努力的我,豈不是像個白癡一樣?

在一個快樂的娘砲面前,男人們覺得自己就像個白癡一樣,過去的犧牲變得毫無意義。

在一個快樂的胖子面前,女人們也會覺得,努力減肥瘦身的自己就像個白癡一樣;所以她們會說這個胖子怎麼這麼胖了還一直吃,簡直不知羞恥。

在一個快樂的單身貴族面前,男男女女們會覺得,被婚姻觀念綁架的自己就像個白癡一樣;所以整個社會都要脅迫單身的人結婚,說單身的人是可憐的魯蛇,不結婚就會孤獨終老,一個人的生命是殘缺不全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然後社會就孕育出了護家萌這樣的一群人:他們這麼辛苦逼迫自己符合社會的期待,逼迫自己成為「真正的」男人與女人,還逼迫自己一定要結婚生子——為了符合社會的期待,他們犧牲了這麼多!但同志們竟然可以完全不照這個規則走?——那就算了,竟然還想享有結婚的權利,跟我們都一樣,那我們的犧牲到底還有什麼意義?這麼遵守社會規則的我們,豈不都成了白癡?

  • 當個快樂的娘砲錯了嗎QQ
  • 當個快樂的胖子錯了嗎QQ
  • 當個快樂的單身貴族錯了嗎QQ
  • 同志們想要結婚錯了嗎QQ

確實錯了。因為「做自己」的人光是存在,過得自信又快樂,就足以戳破社會價值觀的幻象,讓別人覺得不舒服。

所以才會有人說,你們只要低調一點,跑去暗處躲起來,想做什麼事沒人會管你;但如果你太高調,走上街頭爭取自己的權益,那我們就要拚死來反對你了。因為你們侵犯了我們的權益。

還記得嗎?我們前面說過,「做自己」應該以「不侵犯別人」為前提;但現在我們發現,其實「做自己」的人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在眾人面前晃來晃去,爭取自主的權利,別人就會覺得被侵犯了。

但這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其實別人沒有侵犯你,而是你自己沒有包容心。

17309370_964299677033931_334102921508249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粉絲頁

為什麼一個人會缺乏包容心?因為他從來沒有勇氣「做自己」,從來不曾為自己而活,所以他實在不能容忍其他「做自己」的人。

社會可以允許「差異」。你可以跟別人不一樣,但你不能過得太自在、太快樂;你必須時時為自己不能融入主流社會而懺悔,最好過得痛苦又煎熬,這樣才能顯得一般人的努力與犧牲是多麼有價值。

這個社會不能允許太多「做自己」的人。如果每個人都能夠「做自己」,既有的社會秩序確實會崩解,價值觀也失去約束力。那些吶喊著同志婚姻一旦通過就會天下大亂的人,他們的擔心有其道理;假如同志真的能和異性戀享有同樣的權利地位,那異性戀霸權確實就難以再立於不敗之地了。

既有的社會秩序確實會崩解,但不要害怕,我們可以迎來一個更自由、更多元、更包容、更健全的社會。

不需要再有人犧牲,不需要再有人壓抑靈魂,不需要再有人逼迫自己穿不合腳的鞋。每個人都可以如其所是的,成為他自己。

也許這個理想很遙遠,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根本無法企及,但仍然值得為此努力。

我們下一篇來探討「做自己」的兩難困境。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