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青鳥(上):獲得幸福其實挺容易的,只要你知道避開不幸的陷阱

找尋青鳥(上):獲得幸福其實挺容易的,只要你知道避開不幸的陷阱
Photo Credit: Camdiluv ♥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會認為「只要發生了XX事」,我就能過上好日子並幸福的活著,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事實是,這世上不會有任何單一的事情,可以讓一個人「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追求一次性改變命運並獲得幸福,是沒有用處的。反之亦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的朋友找你訴苦,說最近過得非常痛苦、壓力大、覺得自己過得不幸福。你嘗試幫助她,絞盡腦汁的給了她許多明確的建議,希望能幫助她解決問題,幫助她從低潮中熬過來。

一個星期後,她再次找到你,重述之前同樣的問題。你發現她的問題非但沒有被解決,而且她還比上次更難被安慰了,你知道你其實多說什麼都沒用,她或許根本不想聽你的意見,她或許完全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她只想找人傾述,你了解這一點,所以安靜的聽她說完。

三個月後,她的問題終於被解決了,在一次閒聊中,你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問題是沒了,但也談不上過得幸福。」你沒多說什麼,繼續閒聊。

在兩年後,她獲得了讓人羨慕的事業成就,而且還嫁給了一位優秀,善良的丈夫。於是你又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別看我外表風光,其實你不知道,我的事業帶給我的壓力比以前大,我的丈夫其實沒像外人看的那麼好。」

你發現某人,不,似乎是大部分的人,無論其身處的狀況是好是壞,好像都過得不幸福。你不禁好奇,問題出在了那裡呢?

寫了兩個星期的「理性知識」,想讀點稍微輕鬆的書,於是選了兩本正向心理學的書來看。一本是馬汀.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的《持續的幸福》,和塔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的《幸福的方法》。(我看的是簡體版,台版為《邁向圓滿》《更快樂》)他們兩位都是正向心理學。

這兩本書都嘗試告訴你,科學研究證明了要獲得幸福其實挺容易的,至少不像想像中難,只要你知道如何避免掉入不幸的陷阱,及習得抓住幸福的方法。

我們先來看看陷阱。

金錢與物質很好用,但有多好用?

社會中的每個人都默默的埋頭苦幹,為前程而奔波,為追求成功與金錢而努力,為金錢而甘願忍受著痛苦,這一切最後都是為了獲得幸福。無論你贊成與否,金錢的確是讓我們更能獲得幸福的工具之一,雖然金錢不是萬能的,但金錢能帶來許多效用,例如,能讓你騰出更多的時間去做你想做的事情。金錢很好用,很實用,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金錢能買來幸福嗎?

我相信你的答案並不是簡單的能和不能,你心裡或許是這麼想的:「別人能不能我不清楚,許多人擁有了金錢卻過得不幸福。但如果是我有一大筆錢,那我有信心我一定可以過得很幸福。」

這才是人們的普遍想法,我們一方面意識到金錢的重要性,卻又認為金錢並不代表全部,也未必能為人帶來幸福,但一轉念之後,我們又矛盾的認為金錢能為自己帶來幸福。

而事實的答案,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金錢能帶來幸福,但不等於幸福,可是沒有金錢就一定不幸福,而很多的金錢又不等於很多的幸福。

關於這一點,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解釋:

戴維.邁爾斯(David Myers)和他的同事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比較貧窮的國家如孟加拉,相對有錢能帶來較高的幸福,我們需要一切維持我們的生活所需之物,水、食物、衣服、房子、社交,在貧窮的國家裡,能獲得這一些已經是一種滿足。

而在比較富裕的國家裡,也就是一般生活需求得到滿足的國家,金錢所能帶來的幸福感就會大大的遞減,朗奴.英高赫(Ronald Inglehart)對16個國家170,000人的樣本做出這樣的總結:「當人們生活過得舒適,金錢能帶來的快樂就會大大的減低。」

更讓人驚訝的是,更多的金錢似乎還讓人民的幸福感小退步,邁爾斯發現,與1957年相比,美國人民的收入至少翻了一倍(計算了通貨膨脹後),人們有更多的汽車,更大的房子,更多的物質便利。

但奇怪的是,幸福並沒有因此而相應增加,匯報自己「非常幸福」的美國人民從35%跌到32%。與此同時,離婚率翻了一倍,青少年自殺率翻了兩倍,而犯罪率則翻了三倍。

金錢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必須的,金錢能確保我們衣食無憂,這是可以肯定的。但更多的金錢不能帶來更多幸福也就算了,為什麼反而讓幸福感退步了呢?對此,我認為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因為人們會透過攀比來衡量自己幸福,會因為比較而影響了自己感受幸福的能力。

當你衣食無憂時,你的確對此也沒什麼不滿。但當你的朋友買了一輛名車,你的心或許就會有點酸溜溜了;當你的朋友邀請你到他的豪宅共進晚餐之後,你就會覺得自己的生活應該更進步,要過上類似那樣的生活才對,這時你回到自己的房子,雖然這房子也沒什麼不好,但你卻無法像以前那樣珍惜它了。

這裡值得留意的是,你並非有意識的要去和別人攀比,你或許從來沒有打算與別人比較。但由於「錨定效應」的存在,別人的成就與資源會在無形中給你設了一個「錨點」,你會在不自覺中以他人的條件作參考點。(要理解何為「錨定效應」,可以參考這篇文章

你因此覺得自己並不是很幸福,儘管別人擁有什麼與你無關,你應該只參考自己擁有什麼來衡量幸福,但因為人的心理極其容易受到暗示,你就是被影響了。

你在不知不覺之中踏進了這一物質陷阱,或者說,全社會的人都一同踏入了這一物質陷阱,不留餘力的追求物質,不留餘力的以幸福之名在戰鬥著。但幸福卻沒有因此而到來。為什麼?

人類強大的心理適應能力

如果一個人中了樂透,他會多麼的開心?多麼的幸福?

答案當然是會非常非常開心,非常非常的幸福。但這樣的狀況之會維持一小段時間。

中了樂透的幸運兒在一段時間後接受訪問時,他們報告的幸福水平並不高於沒有中獎的同一社區中的其他人,大部分中獎的人甚至覺得自己比以前更不快樂了。他們剛中獎的時候當然是很開心很幸福的,但他們不會因此而開心一輩子。

關於這一現象,心理學家的解釋是,人類有一種適應新環境的能力,無論這一環境是好還是壞,我們都能將自己的心理調劑到適應這一新環境,這種能力能讓我們不會因為負面事件而一直悶悶不樂,同時,這種心理機制也讓我們不會因正面事件而持續心花怒放。心理學家稱這一心理機制為「享樂適應」(Hedonic Adaptation)。

中樂透的人畢竟是少數,我們比較常見的情況是,我們會因為加薪而開心一到兩個星期,但不會因此而開心一年,我們明年還是會要求更多的加薪;我們會因為獲得他人的認同而開心一陣子,但也不會太久。

好消息是,這一心理機制遇上負面情況也一樣,我們不會為了沒加薪而不開心一年,不會因為別人不認同而不開心太久,事實上,人類的心理適應能力之強,還能讓人從那些最具傷害力的事件康復,在《持續的幸福》一書中,作者塞利格曼提到:

很多人在經歷極端的逆境之後,表現出強烈的抑鬱和焦慮,但隨後,他們成長了。從長遠來看,他們比以前達到了一個更高層次的心理功能。正如尼采所說的「那些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

幾年前,克里斯多夫.彼得森、朴蘭淑和我給「真實的幸福」網站加了一個連結。這份新的調查問卷列出了人生中可能發生的15件最糟糕的事情:受折磨、患重病、孩子夭折、被強姦、入獄等。

一個月內,1,700個人報告說,他們曾經歷過至少其中一件可怕的事件。他們參加了我們的幸福感測試,令我們感到驚訝的是,那些經歷過可怕事件的人們,比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擁有更強的優勢(因此有更多的幸福感)。那些經歷過兩件可怕事件的人比只經歷過一件的人更堅強,而經歷過三件的人又比那些經歷過兩件的人更堅強。

在經歷了糟糕的事件之後變得堅強,甚至更加幸福,塞利格曼成之為「創傷後成長」。

這當然不是說如果你想獲得幸福,就得經歷一些糟糕的事情,而是說,人類的心理適應能力之強,能讓人們的幸福感維持在一個水平上下游離,你可能會遇到重大的喜事或嚴重的壞事,這一些事件會讓你感到幸福或不幸福一陣子,但不會持續一輩子。

另外,我們還可以從上面兩個極端的例子(中樂透和經歷了糟糕事件的人)看出,忽然而來的重大事件,似乎會引起反作用,中樂透的人在狂喜之後變得更不快樂了;經歷了糟糕事件的人在復原之後,更堅強也更能感知幸福了。

而這正是第二個陷阱所指之處——許多人會認為「只要發生了XX事」,我就能過上好日子並幸福的活著,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事實是,這世上不會有任何單一的事情,可以讓一個人「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追求一次性改變命運並獲得幸福,是沒有用處的。

反之亦然,許多人也會認為,「如果XX發生了,我的一生就毀了」,例如離婚了,或者得了癌症。但事實是,你不會從此過著不幸福的生活,我的母親就是一位經歷過癌症的倖存者,我親眼看著她從脆弱無比的病人,成長為更堅強開朗的母親,我很慶幸她能平安的度過那段時期,她現在過得很幸福,但願她以後繼續幸福,健康。

但極端的例子畢竟是罕見的,大部分人更想要知道的是,如何在平凡的生活中獲得幸福。我們也該談談獲得幸福的知識和方法了。首先,你得檢視一下你的「人生模式」。

四種人生模式

正向心理學家塔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在《幸福的方法》中提出,人們的人生模式可以分成四種,他將這四種人生模型比喻成四種不同的漢堡:

第一種漢堡是我最先拿起來的漢堡,它雖然口味誘人,卻是標準的垃圾食品。吃它等於享受現在的快樂,卻為未來埋下了痛苦。為及時享樂而出賣未來的幸福人生,這樣的人可以被稱為「享樂主義型」。「享樂主義型」的格言就是「及時行樂,逃避痛苦」,他們注重的是眼前的快樂,卻忽視了自己的行為可能帶來的任何負面後果。

「享樂主義型」的人總是在尋找快樂並且逃避痛苦。他們只是盲目地滿足欲望,卻從不認真地考慮後果。他們認為,充實的生活就是不斷地滿足自己各種各樣的欲望。眼前的事只要能讓自己開心,就值得去做,等找到下一個更刺激的樂子再說。他們在愛情和友情方面精力旺盛,但新鮮勁兒一過,他們就開始物色下一段感情。由於享樂主義者只看重眼前,短暫的快樂有時會讓他們失去理智。如果吸毒能帶來快感,他就會去吸毒;如果工作辛苦,他就會逃避。

享樂主義者注定走上持續追逐快樂的戲碼,他們會要求越來越多的刺激,越來越多的娛樂,猶如狂歡派對後的宿醉,這一切之後剩下的必然只有空虛,然後他們再次以更多刺激來刺激空虛,他們漸漸的變成了「慾望的奴隸」。

第二種漢堡雖然口味很差,可裡面全是蔬菜和有機食物,食用這類漢堡可以確保日後的健康,但卻讓食用者吃得很痛苦。這類人與「享樂主義型」相反,他們只追求未來的快樂,承受著現在的痛苦。我稱這類人為「忙碌奔波型」。這種人認為此刻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實現未來的目標,痛苦的過程是獲得未來幸福的必由之路。

忙碌奔波型是許多人的人生寫照,每個人都為了追求更好的未來而拼命努力著,以為成功和成就必然能帶來更好的幸福生活。

但由於「享樂適應」的心理機制存在,人們在升職加薪之後,收入變得更高之後,最多只能感到幸福一陣子,之後就會回歸平淡。忙碌奔波者或許會將這現象看作是自己的努力還不夠的結果,也會以為自己擁有的還不夠,於是越發的犧牲現在的幸福快樂,以換取更好更持久的幸福未來,殊不知只有同樣的事情會再次發生,短暫的喜悅之後回歸平淡。

因此,心理學家把這類人比喻成「在享樂跑步機上奔跑」,無論他們多麼努力的追逐幸福,都只能原地踏步。

第三種漢堡最糟糕,既不好吃也不健康,如果吃了它,不但現在無法享受美味,日後還會影響健康。與此類似,有一種人對生命已經喪失了希望和欲望,他們既不享受眼前的所有,對未來也沒有任何期望。我稱其為「虛無主義型」。上述三種類型並不是我們全部的選擇。

嗯,別做虛無主義者。

會不會還有一種漢堡,與第一種一樣好吃,並且與第二種一樣健康呢?會不會有一種能平衡當下及未來益處的漢堡呢?

有,那就是第四種漢堡——「感悟幸福型」漢堡。生活幸福的人,不但能夠享受當下所做的事情,而且通過目前的行為,他們也可以擁有更加滿意的未來。

簡而言之,感悟幸福型的人是能夠感知現在的幸福,同時追求未來的幸福的人。如果將這四種模型看成四種行為策略,那想讓人生更幸福的人,應該選擇第四種漢堡。

那具體來說,怎樣才能成為感悟幸福型的人呢?要解答這一個問題,我們需要一個更具體詳細的正向心理學模型。

延伸閱讀:找尋青鳥(下):其實不幸的你,需要的是一點「看見幸福的練習」

  • 透過本文提供之書籍介紹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本文經4THINK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Roxas 楊大輝』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