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不能做自己(二):如果我還在乎別人,又怎麼能說我是在「做自己」呢?

我們為什麼不能做自己(二):如果我還在乎別人,又怎麼能說我是在「做自己」呢?
Photo Credit: 張飌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要記住,「做自己」之所以困難,就是因為「做自己」不完全都是為了你自己,同時也為著別人——不為什麼,只期盼他人也能「做自己」,期盼他人也能學會獨立自主而已!

文:厭世哲學家

我們為什麼不能做自己(一):「做自己」的人特別容易被討厭,但是,為什麼?

沒看過上篇,請勿看本篇。

從我下定決心「做自己」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往後的人生會過得蠻累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做自己」呢?因為不做自己的話,我會更累——就像上一篇文章所說的一樣,不做自己,就好像我硬逼自己穿了一雙不合腳的鞋,一邊走路一邊流血,幾年之後整隻腳都變形扭曲了,就好像纏足過的小腳。

聽說古代母親在為女兒纏足的時候,要先將女兒的腳骨壓碎,然後用裹腳布把她的腳給繃緊。女兒又哭又叫,死命掙扎求饒,她不知道為何母親要對自己這麼殘忍,而母親往往也只能流著眼淚說:

我這一切都是為妳好,如果我現在不這麼做,妳以後一定會恨我的!

其實我早就已經不在乎外人怎麼批評我、怎麼看待我了;當我決定「做自己」的時候,要付出的代價都是我所明白,並願意承擔的。而且別人通常都不是批評我做了什麼惡事,只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跟一般人不一樣,所以就拿來當作八卦,在茶餘飯後碎嘴幾句,難道我需要當真嗎?

雖然偶爾聽到難聽的話還是會傷心,但那就像過眼雲煙一樣,不會在我心中留下什麼痕跡。只有一個最沒有自己生活的人,才會那麼在意別人的意見,把別人的冷言冷語當成自己的真實感受。

真正困擾我的,其實是那些與我關係親密的人。關係愈是親密,他對我的影響力就愈大,綁架能力也愈強。

我有一個朋友,他特別了解我的處境,總是能感受到外人對我的惡意批評。正因為他把我當成自己人,所以當他聽到這些冷言冷語時,心裡其實比我還難受;他常常跟我說,我知道你想做自己,但是「為了你好」,你還是應該收斂一些,適時隱藏自己,不然你會被愈來愈多的人誤解跟傷害,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

我知道他的出發點是「為了我好」,對此,我特別感激;但我也必須說,我所做的事都是深思熟慮過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對種種後果也已心知肚明(這一點特別重要),而我寧可承擔這些後果也不願背叛我自己。而且說穿了,其實是他太在意別人的批評,所以他才會覺得我遭遇的情況特別嚴重,並希望我能避免傷害。

但對我而言,最困難的也就在這裡:

如果我還不能夠完全做自己,如果我在這條路上還有所顧忌,那都是因為我難以拒絕這些朋友、親人或長輩給我的「好意」。最嚴重的干涉往往是來自最親密的人,而他們綁架你的方式就是「善意」與「好意」。如果在他們善意的勸導過後,你依然堅持要做自己,勢必就會辜負他們的一番好意;而我們因為不想讓他們傷心,所以就一邊流淚一邊拿裹腳布把自己纏得死死的,硬逼自己回到社會主流的軌道上去了。

17342570_966485023482063_383152150076776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粉絲頁

如果「做自己」就必須讓親人朋友傷心的話,那也許遠離會更好;任何辯解也不必,遠離便是。離他們遠一些,我就能保有做自己的空間,又能不讓他們受到傷害;這不僅是為他們好,也是為我自己好。雖然聽起來有點消極,但這也許是唯一兩全其美的方式了,所以「做自己」的人往往也是最孤獨的人——這是古代道家要避世、要隱居的根本原因。

  • 做自己,是無言的。
  • 做自己,是孤寂的。

你以為「做自己」很簡單嗎?你以為「做自己」就是任性妄為嗎?不是的。任性的人不是「做自己」,他只是被過度膨脹的「自我」或「欲望」所奴役而已,他眼中沒有別人,也不曾深思熟慮,凡事只會想到他自己。

但是,如果我還在乎別人,那又怎麼能說我是在「做自己」呢?其實這是一個有點吊詭的問題:

「做自己」的人通常都經歷過「非常在意別人眼光」的階段,是在察覺這樣不對勁之後,才逐漸摸索出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但這不表示他就要完全漠視別人的感受。他仍然在乎別人,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他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所以他不涉入別人的人生課題,也盡量不讓自己的人生課題被干涉。就像我最常說的那句話:

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起責任來。

在我看來,「做自己」與「同理心」不只不衝突,反而還是互相成全的——「同理心」的極致,用儒家的語言來說就是「己立立人」,期盼每個人都能發展出獨立的人格,這才是真正的「做自己」。

如果你一直要用自己的經驗或想法去指導別人的人生,以為這是「為他好」的話,用一個略帶性別歧視的詞來說,那是「婦人之仁」;恰恰證明了是你自己的人格不夠獨立,你想透過控制別人來保護你自己脆弱的心志,這就是沒有安全感、沒有自信的表現,那不是真正的「同理心」。

一個人的人格若不能獨立,不能忍受孤獨的滋味,他就不能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無法給別人合理而誠懇的建議,總是會想要用自己的情緒或善意去綁架別人,尤其是與自己關係親密的人。

所以,下次不要再說「我這都是為你好」,而是說「請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設身處地去觀察別人的處境,了解他所面對的問題,用心聽他本人是怎麼想的;如果你發現他有思考上的盲點,就指出來,讓他重新思考,並尊重他最後的決定。在這樣反復思考的過程中,他才能找到自己的路。

你要記住,「做自己」之所以困難,就是因為「做自己」不完全都是為了你自己,同時也為著別人——不為什麼,只期盼他人也能「做自己」,期盼他人也能學會獨立自主而已!

下一篇要進入這個系列的結論:我就是不想「做自己」不行嗎?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