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東南部,白化病患者一出生就活在死亡威脅中

在非洲東南部,白化病患者一出生就活在死亡威脅中
Photo Credit: Tsvangirayi Mukwazhi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迷信,非洲的白化病患者往往被當成珍禽異獸般遭到獵殺,不少人均不惜一切擄走患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有一些朋友都偶爾都會在社交媒體上寫一句「偽文青廢話」,例如:「在非洲,每60秒就有一分鐘過去」或者「比起一個人,兩個人的時候人數比較多喔!」之類。

這些「偽文青廢話」帶點玩味,對一些(社交)媒體上經常用到的文句繞個圈來譏諷;誠然,有些宣傳文案的確將一些問題誇張誇大令人反感,然而,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包括非洲,除了每60秒就有一分鐘過去之外,還有不少人,真的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位於非洲東南部的馬拉維(Malawi),那裏還有7千至1萬名白化病患者,他們甫出生,就在沒有選擇餘地之下,活於死亡威脅中。

威脅著他們性命的,並非病症本身——誠然,白化病就是一種防止皮膚細胞產生足夠色素的遺傳性疾病,由於缺乏色素,而且亦極容易被日光中的紫外線晒傷,視力亦會受到影響。但除此以外,因為患者的毛髮和皮膚均會呈現白色,他們更要面對來自迷信者的威脅。

在馬拉維,不少有迷信的人認為,只要將白化病患者的身體貢獻予神明,祈求者就能得到財富;於是,白化病患者的身體「有價有市」,往往被當成珍禽異獸般遭到獵殺,不少人均不惜一切擄走患者,甚至出賣家人或朋友。

David是一位熱愛足球的青年,也喜歡看球賽,和同齡的朋友沒有兩樣——就除了他的身體是白色的,與其他人黝黑的膚色相比,自是與眾不同。這本無損他對足球的熱情,2016年4月24日,他如常出發去看球賽,不過一去不返。大約一週後 (5月2日),當地警方證實於馬拉維鄰國莫桑比克發現他的遺體,而遺體的手腳均被斬去。

Whitney只有2歲,2016年4月3日的一個晚上,忽然在家中失蹤,其母親與鄰居亦遍尋不獲。12天後,Whitney的頭骨、牙齒以及失蹤時所穿著的衣服於鄰近的村落被發現,當地警方將Whitney父親帶走協助調查,懷疑他與她的失蹤有關。

國際特赦組織於去年年中發表有關報告,促請馬拉維政府盡力保護當地白化病患者的人身安全,然而針對白化病患者的攻擊未有改善跡象。近日,當地白化病患者協會(Association of the People with Albinism)前主席Gilbert Daire的家遭到4位可疑男子鑽牆,企圖將睡夢中的Gilbert 擄走,幸好鄰居及時發現將疑人趕走,才避免悲劇發生。2017年才開始兩個半月,當地就接獲5宗白化病患者被襲擊的報告,其中2人身亡。

當我們正在很高興地在玩偽文青的廢話之餘,亦不要忘記在非洲真的有一班白化病患者的生命正面臨險境,一個簡單的舉動,多一把聲音表達,促請馬拉維政府正視問題,就讓他們更可能得到安全的生活。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