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娘的印度見習:姐想要的就是那件莎麗

台灣新娘的印度見習:姐想要的就是那件莎麗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場婚禮大約進行三天,期間每個人的衣飾都不會重複。越與新人親近的家屬,衣著首飾越是華麗,如果是新娘的親姐姐,還會被允許穿自己的婚紗來參加,可人說一山不容二虎,穿自己婚紗去參加妹妹婚禮,跟赤腳踩在人家臉上沒兩樣。

文:印度 NG人七

北印新娘結婚時會穿著一種叫做蘭咖的婚紗,最初,它被認為是印度王室的服裝,源於古代蒙兀兒王朝。這一套三件式的服裝由量身訂製的緊身短上衣(Choli),配上有著華麗且繁複刺繡的及地紗裙(Lehenga),以及點綴豐富的長圍巾(Dupatta)組成。

精美製作的蘭咖婚紗,雖然讓女孩在婚禮成為最美的焦點,卻也只能穿一次,在此之後,這套做工繁複的婚紗會永遠被放在櫃子裡,沒有其他場合可以再穿。然而現今很多雜誌建議新娘在結婚後,可以將婚紗的短上衣及長圍巾搭配其他衣服再穿,華麗紗裙則可以改製為安娜卡麗,也不失為另一種選擇。

新娘的婚紗是娘家自備的,也依各家族傳統不同而有異。常言道:「貨比三家不吃虧,大錢小錢都要省。」印度婚禮開銷極大,很多大型的豪華版婚禮,千萬花朵裝飾,大象撒花迎賓,賓客上千,嫁妝送直升機,一擲千金。可惜,我剛好是窮的那個。

我的婚紗是在舊德里月光集市(Chandni Chowk)買的,名字聽起來很唯美,但幻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忍的。舊德里,首先就是舊。破舊且無形無狀的房屋,狹窄的隔間,髒亂的環境,狹小的街道,抬頭一望全是層層纏繞的電線,把天空切割的支離破碎,裸露的鋼筋釘著廣告面板,鱗次櫛比卻搖搖欲墜。

舊德里是印度最大的批發市場,位於新德里中部偏南方,幾乎所有北印的東西都從這裡批發出去,在這裡的貨物物美價廉,一離開月光集市,價格跟著五倍跳。尤其是婚紗,在百貨公司買根本冤大頭,很多內行的德里人結婚都會來這裡挑選婚禮用品。行人摩肩擦踵,除了遊客,更多的是從印度各地前來批貨的商人,人力車與嘟嘟車,當然還有小貨車都會開進去。雖然髒亂,但印度哪裡不亂,看久了也就習慣了,如果太乾淨我還覺得奇怪。

在舊德里,光是一間只有廁所大小的狹小店面,不僅沒有冷氣,還零裝潢、偷接電,僅能容納老闆隻身一人坐在裡面,其餘位置全被貨品占滿,一天的營業額卻可以達到上百萬盧比。一間廁所大小的店面比一戶三房公寓還貴。

公公從年輕時就在舊德里走跳,進貨、批貨兼賣貨,一進舊德里,就熟門熟路地帶我們去莎麗婚紗街。

印度文裡,「Bhai」指的是哥哥,「Bhaiya」則是尊稱,發音好記,念做「被壓」或「白壓」。印度人通常用Bhaiya來稱呼工作的小弟,名副其實。

我們逛了很多間店,大多隱藏的小巷危樓之中,起初,我看不起這種小破店,心想怎麼可能會有適合的衣服。可是被壓哥拿出來的衣服一件比一件合心意,讓我很想全部買回家。尤其被壓哥拆莎麗完全不手軟,一匹七尺長的莎麗他一攤開,咦?不喜歡?沒關係,哥這裡還有很多!拆封不手軟。看完一堆莎麗後,婆婆問:「妳喜歡哪一件?」

這就像指著金城武、吳彥祖、梁朝偉、李光洙,Rain跟王陽明,問我今晚想睡哪一個嗎?我每一個都想要!一定要這樣刁難別人就是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無奈與悲傷強烈地包圍住我,我懷著滿腹心酸,含淚的指著其中一件莎麗說:「姊要它。」

「嗯……這件沒有那麼好看,走,下一家!」婆婆轉身拿包包。

未來媳婦哭倒在莎麗堆中。

婚禮準備:婚紗&小禮物

如此重複了五次後,我放棄了。在婆婆、嫂嫂選我的婚紗選的很歡快的同時,為了店裡的衛生環境以及全球暖化,我貢獻了一己之力。短短半個小時內我消滅了六隻飛到我身旁的蒼蠅,並把它們擺在胖爺大腿上,企圖以死狀淒慘的蒼蠅屍體嚇跑其他蒼蠅,起到殺雞儆猴之意。然而並沒有,蒼蠅前仆後繼,以生命教會我什麼叫做: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請容我向你們的勇氣致敬。

而我的婚禮回禮是在舊德里挑的。按傳統,婚禮結束後新郎家族的女眷都可以拿到莎麗當做回禮,親近者如婆婆,小姑及嫂嫂,拿到的莎麗更是貴重不凡。我既沒有娘家操辦婚禮,也沒有娘家人幫忙挑選禮物,一切都是婆家幫忙出錢出力。我感動得眼淚都快噴出來了。

婚禮前兩天,各地的賓客親戚陸續抵達,公公在社區裡另租了一套房子,專供親戚暫住,不管來多少都擠在同一套房住。這也是一種印度習慣,而且沒有人對此有過抱怨,但吃的問題就大了。畢竟婆嫂無法同時餵飽這麼多張嘴。公公便從舊德里請來三位廚子,兩位負責煮三餐,一位負責做點心。廚師非常隨遇而安,用餐時間三個人在廚房合作無間,餵飽所有親戚朋友,閒暇時就三個擠在房子小角落邊聊天邊做給客人的點心,如Kachori(一種香料小酥球)或咖喱角(Samosa)之類的,日子倒也過得順遂。

傳統上,婚禮的第一份喜帖是要給廟裡或自家神明,第二份才給親家,這個儀式叫做象神祭(Genash puja),祈求象神賜予新人好運與幸福,喜帖上也印有象神的圖像。

送喜帖時,會附上一份小禮物給親近的親朋好友,跟臺灣送喜餅很像,小禮物五花八門。之前一位弟弟結婚時,就是送了一盒手工巧克力加請帖。巧克力好吃到我偷了幾顆放在抽屜,結果太熱融化在抽屜裡,清了好久,果然人不能做壞事。

公婆參加齋浦爾侄子的婚禮,那是場特別盛大的婚禮,婚禮包下整座城堡,大象載著新郎入場,光是新娘家族贈送的金子就換了好幾個盛放的銀盤,婚禮歷時五天,新娘家族是連鎖飯店行業,安排賓客住在自家經營的Villa裡,送來的小禮物居然是純金戒指!咳!岔開話題了。那個……然後我們送的小禮物是一袋乾杏仁果,放在金戒的例子後整個虛掉,哈哈哈哈哈。

胖爺家的種姓是Rajput,從前在拉賈斯坦是貴族,喜帖上的稱謂也不一樣,在公婆的名字後面,加上Kunwar跟Tunwer,意指王子跟公主,家族首領也就是胖爺的爺爺,叫Raja,奶奶是Rani,就是國王皇后(老師,請下音樂!)

我記得我聽到這個之後還跟胖爺說:「欸,你爸那麼老了,還好意思自稱王子喔!(彈鼻屎)」

「妳都能裝清純美少女了,我爸這樣有什麼好稀奇的(遞上衛生紙)。」

別人的婚禮

在新郎進場前,會有一堆人圍著新郎馬車跳舞,鼓隊在旁熱烈演奏的情況,這個隊伍被稱為「Baraat」。印度婚禮因是女方主辦,男方當客場,是以新郎到場之前,新郎的家族不會進入婚禮會場。他們會先在婚禮會場外某處等待,等新郎到了,就會邊跳舞邊放鞭炮,興高采烈地進入婚禮會場結婚。

新郎入場的交通工具也相當多變,有的騎馬,有的坐馬車,婚禮用的馬一定要是白色的母馬。齋浦爾的表弟還騎大象入場,但基於放大象在路邊也算是並排停車,可能會被開罰單。為了交通規則與市民生命財產安全,胖爺決定走路進場就好。

婚禮規模也是依照男方要求決定。印度婚禮動輒幾百人以上,親戚朋友家人,連新娘三叔公的五嬸婆的侄子的爸爸的四爺爺他兒子同學都會來。婚禮會場以千朵鮮花裝飾,配以燈光裝潢及地毯,好似國王的宮殿一樣,張燈結彩。根據印度時報的統計,每場印度婚禮的鮮花,花費約在二十到八十萬盧比,在一些特別好的結婚日子裡,鮮花的需求量更是飆破上億盧比,一花難求。我們的婚禮是跟婚宴會場簽約,所以會場會做好所有餐飲準備與現場裝飾,讓我們省去不少時間。

印度婚宴採取自助式,從沙拉,冷盤,飲料到主菜,甜點,湯飲皆備,考慮到賓客的飲食習慣,餐點大多是素的,我曾參加過一位西孟加拉邦友人婚禮,主菜是滿滿的魚咖喱,雞肉羊肉咖喱,差點沒得失心瘋,只恨自己沒帶保鮮盒(雖說也不能帶回家吃)。

印度電影《三個傻瓜》裡,蘭丘跟兩個朋友被趕出門後肚子餓,一頭栽進路邊婚禮便開始大吃大喝,其實這樣的事情不止發生在電影裡。胖爺說過,學生時代時,他與朋友出去玩到晚上,肚子餓可是口袋空空,怎麼辦?他們鑽進路邊的婚禮裡吃到飽。因為普通印度婚禮賓客人數眾多,很容易混進去,也不會有人管你吃多少。但是這福利用不到外國人身上。畢竟外國人就像自帶七彩霓虹燈外加喇叭宣傳的Walking TV,一出現在滿是印度人的婚禮,根本比印度總理莫迪出來發鈔票還受歡迎。

一場婚禮大約進行三天,期間每個人的衣飾都不會重複。這場婚禮穿過的衣服,下一場如果有類似的賓客圈,就不會再穿,每次參加婚禮都會再買一套新莎麗,直接為國民GDP提升盡了力。越與新人親近的家屬,衣著首飾越是華麗,如果是新娘的親姐姐,還會被允許穿自己的婚紗來參加,可人說一山不容二虎,穿自己婚紗去參加妹妹婚禮,跟赤腳踩在人家臉上沒兩樣。

說實話,參加印度婚禮我只有兩個目的:大吃,穿漂亮衣服。

雖然餐飲都是素食的,但你不能不佩服印度廚師的廚藝。他們可以把素食煮的比葷食還好吃,訣竅就是放很多很多很多(以下省略五百個很多)油。比如說炒香料秋葵,他們會放跟秋葵一樣多的油炸它,炸到連秋葵它娘都不認識它,接著加洋蔥翻炒,繼續加大勺油,再炒,等到秋葵表皮都浮現跟中東油田一樣厚厚一層油脂,鍋子油到要洗三天三夜才能去除油味為止。油油爛爛又一股子香料味,這就是印度菜的特色。

重點是,沒人在意新郎新娘今天穿的怎麼樣,因為他們都穿的一樣。站在高臺身穿這輩子大概只穿一次,完全不值這個錢的貴重紅婚紗,一臉甜蜜,覺得全世界都在看我。「喵的,姐今天為何如此美」的是新娘。坐在白馬車上,頭戴高帽,鈔票為簾,一臉欣喜,向全世界宣示「哥今晚要開葷」的是新郎。在舞池裡盡情跳食指肩膀舞,扭屁股舞,陶醉在自己帥氣舞姿無法自拔,恨不能全球直播給大家看的,那是剛吃飽沒事做的賓客。

不要問我怎麼是怎麼知道的。我不會告訴你,我參加過一堆婚禮都是相同的SOP。

書籍介紹

嫁到印度當人妻:為愛忍下去!臺灣太太的印度觀察好吃驚&異國戀真心話》,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印度 NG人七

在印度這麼久,我對其他印度人完全無感,假如不是因為你,我不會願意到那個要有熱情才待得下去的國家,我既不是印度文化愛好者,也不喜歡瑜伽,更討厭髒兮兮污染嚴重的地方。那裡的一切種種,我都討厭,但是我很喜歡你。所以我要嫁給你──印度NG人七

臺灣女孩遇上印度男友,為了愛而毅然決然搬往印度生活,面對陌生的環境、截然不同的文化、印度大家庭的緊迫包圍、讓人頭昏眼花的印度婚禮、令媳婦抓狂的慶典季、與印度公婆的相處磨合、在印度工作的酸甜苦辣……他從她的視野看臺灣,她透過他的眼看印度。看似美麗夢幻的異國戀情,實際上卻有著許多差異。超越想像的文化擦撞,絕對讓人捧腹大笑。

Yes,It’s India.沒錯,這就是印度。

未命名
Photo Credit:高寶書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