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談移民政策:墨西哥一定得為牆付錢、廢除「定錨嬰兒」公民權

川普總統談移民政策:墨西哥一定得為牆付錢、廢除「定錨嬰兒」公民權
Photo Credit: Jonathan Drake /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猜猜看,有誰支持我的看法?就是墨西哥、中國還有其他想合法來美國的人,他們拿不到簽證或擠不進人數限額,卻一直看著幾百幾千萬人非法居留美國。他們不了解我們為什麼要這樣損害我們自己的利益。

文: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我們為非法移民付出的代價太大、太大了。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們必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固南邊國界——必須現在立刻開始。我們必須阻止非法移民湧入,最好的方法就是蓋一座牆。很多人都說不可能——你要怎麼蓋一座擋住整條邊界的牆?

相信我,做得到的。

沒有人比我更會蓋牆了。我會在我們的南邊國界蓋一座高牆。這座高牆不見得要從頭到尾封住邊境,因為有些地方已有天然屏障防守,有些區域的地勢太險峻人們難以跨越,我們的新牆只需要封守一千英哩的國界。

有人說我們做不到,不可能蓋一座長達一千英哩的高牆。但兩千多年前,中國人就蓋了將近一萬三千英哩的長城,誰也攻不破它。高大的城牆、無法跨越的戰壕和溝渠、高低不平的自然地勢,還有大約兩萬五千座瞭望塔,這些加總起來形成堅固的防護牆。相信我,這兩千年來我們築牆的科技進步了很多,我們跟中國人不一樣的地方就只是沒毅力而已。他們明白放著邊境不管的危險,他們為了處理問題動手築牆。再看看我們自己,我們整天討論這事討論個沒完,然後什麼都不幹。

蓋牆是有用的。以色列人花了每公里兩百萬美元蓋高牆——然後成功阻止恐怖分子進入他們的國家。很諷刺的是,整天嚷嚷不該築牆的人當中,有一些人還拿以色列成功的案例支持他們的論點。我們面對的恐怖攻擊程度當然沒有以色列嚴重,不過看看我們中東最親密的盟友這個案例,我們就可以清楚看到高牆對打擊恐怖分子多麼有用。

很多人都不曉得,就連墨西哥也在自己的南面國境蓋了牆——為什麼蓋牆?就是為了阻擋非法移民。

而且工程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我們已經有一個模型了:例如亞利桑那州的尤馬縣(Yuma)就蓋了三座牆,中間隔了七十五碼無人區域供邊境巡邏隊開車巡視,然後他們架了監視攝影機、無線電通信、雷達,還有很好的照明系統。完工以後,這條一百二十英哩的「尤馬轄區」使得非法入境被捕的人數下降了七二%。這個結果已經很驚人了——而我的牆壁還會比尤馬的好太多太多。

築牆工程一定要盡早開工。然後墨西哥必須負擔築牆費用。

我再說一遍:無論如何,墨西哥一定得出錢。

怎麼讓墨西哥付錢?我們可以提高各種跨境交易費,我們可以提高臨時簽證的申辦費,我們甚至可以扣押非法勞工匯回本國的薪資。外國政府可以叫他們的大使館跟我們合作,不然他們跟我們美國的關係就會走下坡。

有必要的話,我們可以用關稅支付築牆的花費,或是減少給墨西哥的外援,或是直接對墨西哥政府表明:他們得出錢才能維持跟美國的關係——對他們來說這是非常有利的關係。

反正無論如何,墨西哥一定得出錢。

我不介意在牆上開一扇漂亮的大門讓人進出……合法進出。

築牆會是很好的開始,但光有牆還不夠。不過換個角度想,沒有那座牆的話,一切就跟那群老掉牙政客整天吵來吵去的東西差不多了。

我們想控制這個問題已經嘗試了超過七十五年,也試了各種解決方案,結果現在非法移民狀況空前慘烈。其中最有希望的一個,是前總統艾森豪(Eisenhower)處理南境非法移民的方案,後來被人取了很糟糕的名字:「溼背人行動」(Operation Wetback)。儘管名字很難聽,這個計畫實際上卻成功了。

這是移民及歸化局(INS)與墨西哥政府合作執行的計畫,他們組建特別的移民小組,很快地處理資料並遣返非法移民。計畫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抓到的移民都交給墨西哥政府工作人員處置,然後工作人員安排他們遷居到墨西哥中部,讓他們更有機會找到工作。實施計畫的第一年,有將近一百萬人被送回墨西哥。

我們需要的是我擬出來的綜合性計畫,我的計畫才能讓我們真正掌控移民系統。第一步是加強執行現有的法令;一個國家要嘛有法律、要嘛就沒法律,明明有法律卻不去執行是怎麼回事?然後除了防止壞人進來以外,我們還要把已經在國內的罪犯趕出去。只要他違反我們的法律就把他丟出去,就這麼簡單。我們幹嘛自己吸收把犯人供養在監獄裡的開銷?他們的國家本來就應該處理這些移民罪犯帶給我們的麻煩。如果這些國家拒絕領回罪犯,那就不要再發簽證給那些國家的人,讓他們的國民沒辦法合法進入美國。

在圍牆建成前,我也會把移民官的人數增加到目前的三倍:這些人的工作本來就很難了,更何況現在他們得不到足夠的支持。這樣說吧:現在的情況是大約五千個移民官努力想執行現有移民法條,可是他們得對抗超過一千一百萬名非法移民。要比較的話,洛杉磯警局有一萬人,紐約警局有三萬五千人。九一一事件過後我們的邊境巡邏隊人數增加到三倍,可是我們卻沒有實質增加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的人手——我們需要這些人來執行移民相關的法令。

職業政客最愛說什麼全國「E-verify員工身分電子查證系統」,說雇主可以用這個來檢查誰是合法入境、有工作資格的人,而誰不是。這個系統當然有保護美國失業勞工的效果,不讓他們的工作被搶走,可是我們別再自欺欺人了。我們的「領導者」該做的事就是領導,他們應該跟外國政府合作杜絕非法移民,而不是直接往我們自己的企業身上加一堆規範,以為光靠什麼網路驗證系統就可以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