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談擁槍權:問題不是出在槍身上,重點是那些精神不穩定的危險罪犯

川普總統談擁槍權:問題不是出在槍身上,重點是那些精神不穩定的危險罪犯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暴力案件被充分報導的時候,媒體輿論往往很快地把暴力和槍——而不是犯案的那個人——連結在一起。這不僅愚蠢,而且也不必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對我來說,憲法第二條修正案非常明確:「紀律優良的民兵部隊乃確保自由國家之安全所必須,因此人民持有並攜帶武器之權力,不可侵犯。」

就這樣,句點。

我們的制憲元勳把這個訂為第二條憲法修正案,僅次於第一條——言論、宗教、新聞、集會遊行和向政府請願的自由——由此可見他們明白持有武器的權利對所有美國人來說有多重要。

詹姆士.麥迪遜(James Madison;譯註:美國第四任總統,被視為「美國憲法之父」)曾指出,這個權利是史上獨一無二的護盾,他說憲法讓人們保留「持有武器的優勢,勝過幾乎所有其他國家的人民……〔在那些國家〕政府不信任持有武器的人民。」

我們都享有這個基本的權利,也都以此來保護自己還有我們的家人。我們的開國元老們知道這個權利對一個自由社會而言不可或缺,他們通過這條憲法修正案就是為了確保政府永遠不能奪走我們的權利或武器。只要回顧歷史我們就可以看見,那些專制的政府是用什麼方法來鞏固自己的權力、控制被統治的人民呢?答案就是奪走人民保護自己所必需的武器。

我擁有幾把槍。我很好運,從來沒有使用這些武器的必要,但相信我,有它們在我感覺安心多了。

我也擁有隱密持武許可證(concealed-carr ypermit),允許我用別人看不到的方式攜帶武器。

我之所以花時間精力去拿到這個許可證,是因為憲法保障的自我防衛權利不只是在你家裡才適用,而且也不是只對我適用。每個人的身家安全都在憲法的保障之下。

所以我非常贊同讓每一州都認可隱密持武許可證。

每一州的居民在拿到駕照前都要通過駕駛考試,很多州的考試都不一樣,可是一旦你在一個州拿到駕照,不管是哪一州都一定要認可你的駕照。

如果這樣的駕照系統都可以全面執行-這不是權利,而是優待-那為什麼隱密持武許可證就不行?那可是憲法保障的權利,不是國家的優待,應該全面通行才合理嘛。

有人批評憲法第二條修正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多年來很多州政府都用各種管制規定削弱它;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中,就屬憲法第二條修正案最常被攻擊。當然,有些管制有其道理,像是重罪犯跟精神病患就不應該拿到槍枝。

槍的用途之一就是保護人,可以用它來警告那些想傷害我們的人,讓他們知道我手上有武器,有必要的話我會使用它。

我們要保護憲法第二條修正案的話,就必須完成幾個意義重大的步驟——最重要的就是認真起訴暴力犯罪者。我有時候看一看就會覺得,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逮捕暴力罪犯根本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情況本來就夠慘了,再加上社區組織對警方施加的壓力,警察就只能綁手綁腳地辦案了。

我們各城市的市中心暴力犯罪情形越來越失控了,謀殺罪的比率也一直上升,還有太多兇殘的毒販和幫派一再犯下盜竊搶劫、駕車行兇之類的罪行。我們一定要把這些人抓起來,不要讓他們繼續造成附近民眾的恐慌,也不要讓他們毀掉更多人的生活。

我在這裡提出一個成功的案例:1997年,維吉尼亞州里契蒙市開始實施「流放計畫」(Project Exile),規定持槍犯案被逮到的罪犯會直接被送到聯邦法院審理,而不是市立法院或州立法院。一旦定罪,犯人最少在聯邦監獄關五年,沒有假釋或提早出獄的機會。

這個計畫非常合理,合理到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NRA)和之前提出布拉迪法案(Brady Bill)要限制槍枝所有權的布拉迪運動(Brady Campaign)都支持它。

流放計畫開始實施之後效果很好。全市的廣告看板都出現了這一則訊息:「非法持槍就等著在聯邦監獄待五年」,計畫實行第一年殺人和持械搶劫案下降大約三分之一,然後350名罪犯被逮捕入獄。

十年後,除了計畫最基本的元素以外,州政府補了比較不嚴格的州法,不過里契蒙市的殺人案件還是減少超過一半。

這種規定為什麼對守法的槍械持有人很重要呢?第一,它是減少犯罪的明智手段,我們所有人都喜歡。第二,它明確證明問題本身不是出在槍身上——重點是那些精神不穩定的危險罪犯。

槍枝管制陳情團體似乎還是分不清楚這兩者的差別。

我們不用禁止守法的公民持槍,我們應該更嚴格取締非法販賣槍枝的職業犯罪者。像流放計畫之類的運動才能讓我們的社會更安全。

RTX24Q4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抗犯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式,就是創造出一個好環境——我們不該因為幾顆老鼠屎就一直批評警方,應該感謝這些努力工作的警察才對。在幾個案例中,警察可能因為當時壓力太大而做出不好的反應、用了不必要的暴力,我知道這些情況,也感到非常遺憾。

這些案件總是比警察每天出色的表現還引人關注。

我們把話說清楚:在每天面對很可能失控的各種案件時,我們的警察都做得非常好。例如,我們都知道大部分的犯罪是在小範圍內發生,可能是在一個社區甚至是住家裡,人們吵架就可能會演變成憤怒、暴力和暴行。

這時候誰會被叫去處理事情?當然是警察了。衝進去讓事態冷靜下來就是他們的工作之一;他們每天保護社區居民不被他們之中的罪犯攻擊。發生竊盜或謀殺案的時候,警探就要去蒐集線索,把犯罪者繩之以法。我們的執法人員都受過良好的訓練,非常專業。

從根本上來說,保護自己和家人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我知道。我們必須保持警戒心,看到可疑的陌生人或包裹就要通知相關單位;我們必須組成能聯合作業的社區委員會,而不是用「哈!逮到你了!」的態度面對地方管理機構;當身邊的親友突然表現出憂鬱或古怪行為、在社群網站上貼出威脅性言論的時候,我們也必須提高警覺。

我們同時也有用槍保護自己的權利,這就跟自由信仰和允許媒體批評政府一樣,是最基本的權利。

暴力案件被充分報導的時候,媒體輿論往往很快地把暴力和槍-而不是犯案的那個人-連結在一起。這不僅愚蠢,而且也不必要。

進行我說的一系列措施,對所有美國人都有好處——無論是那幾百萬個守法的槍械持有者,或是那些誤以為槍枝是犯罪本源的人。

我們不能讓精神有疾病的人持有槍枝。這些精神有問題的人現在竟然有辦法弄到槍,實在太不合理了;我們大家都同意這點,也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可是我們會遇上一些障礙。

來面對現實吧:我們的心理醫療系統壞了,得先修好才行。一直以來政客都不管這個問題,因為它實在是太複雜了,而且可能要投入很多錢。

但事實就是,我們現在就得處理這個問題。

過去幾年這個國家發生了很多屠殺事件,它們大部分都有一個明顯共通點:人們忽視了本來該看到的警訊,忽視了「未來殺人犯」的徵兆;家長、朋友,甚至是臉書好友,都選擇沉默或移開視線。否定現實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大部分有心理問題的人都不暴力,他們只是需要別人幫忙而已;我們必須投入金錢和資源來擴大發展治療方案,提供他們需要的幫助。可是也有一些人會出現暴力行為,他們對社會、對自己都造成了威脅。

有些人就應該送去治療機構,而不是在街頭流浪。有的法官說那些人也有他們的權利,這當然沒有錯——他們的確有各種權利,但那是在他們對別人和自己造成危害之前的事。到了那個地步情況就不一樣了,我們得保護大眾的權利,保護那些去上學的無辜小孩,保護那些一起去電影院悠閒度過一晚的家庭。

這為什麼對守法的槍枝持有者很重要呢?因為當一個精神不正常的瘋子拿槍犯下可怕的案件時,媒體和槍枝管制運動就會怪在你們這些公民頭上。發生這種槍擊悲劇的時候,肯定會有兩件事情接著發生:第一,反對持槍權的人會立刻利用機會推動它們的槍枝管制運動;第二,那些人提出的管制實際上沒有一條能防範槍擊事件。

我們需要真正的解決方案來處理真正的問題,不需要那些人整天提倡毫無作用的槍枝管制,還利用大家內心的傷痛來推動他們自己的運動。

那我們要怎麼保護並擴展守法持有槍枝者的權利呢?要做到這點,我們就得教育所有美國人,讓大家了解事實。舉個例,有一個花了不少錢而且持續很久的運動,想盡各種辦法要禁制槍械和它的硬件。提倡槍枝管制的這些人提出了一個答案,簡單說就是把槍都扔了。

這條路走到最後,我們哪都到不了。

反對持槍權的人提出管制各種武器的法案時,常常用一些駭人聽聞的詞句,像是要禁止「攻擊性武器」、「軍制武器」或是「高容量彈匣」。

聽起來是不是都很可怕?但他們說的其實就是幾千萬個美國人都擁有的半自動式步槍和標準款彈匣,這種槍械不但普遍而且還很受歡迎。

當制定我們社會政策的人想找一個努力目標,所以盯上槍械的時候,我就會很擔心。最高法院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政府就是不可以-也沒資格-規定美國守法的槍枝擁有者能擁有哪幾種槍;不管是為了自我防衛、射擊運動或任何其他目的,人們應該去買最符合他們需求的武器。

有很多人在討論背景審查這件事,說得好像調查一下每個想合法買槍的人的背景,罪犯就拿不到槍械一樣。全國背景審查系統在1998年就建立起來了,每次有人從擁有聯邦許可證照的槍販那裡買槍-絕大多數的槍枝交易都是這樣進行的-就得接受聯邦政府背景審查。

很不幸地,加入更多政府管制的結果跟我們預期的一樣,沒什麼成效;主要的「優點」就是讓守法的美國人更難買到槍械。一篇接著一篇的研究都證明了一件事:很少有罪犯會笨到想去通過背景審查,或是在任何系統裡留下他們的紀錄。

所以他們取得槍械的方式就跟壞人從以前到現在取得槍械的方式一樣——要嘛用偷的,要嘛去跟沒有證照的槍販買,要不然就是拿家人朋友的。

這個系統又是一個聯邦管制完全失敗的例子。啟用這個系統的時候,政府向槍枝擁有者保證審查會又快、又準、又公平,結果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

然後,還有最後一則警告:我們必須准許軍方在基地和招募中心攜帶槍枝。我們都看到了,在現在的制度下我們的軍方人員-還有他們的家人-在軍事基地裡完全不能自衛,只要有一個瘋子拿機關槍衝進去他們就完了。

最後,我們必須了解持武權利對守法公民的重要性,並保有正確的觀念;我們還必須明白,某些人提出了侵犯這項權利的繁瑣規定,但那些都是在浪費時間和力氣,而且還可能對我們所有人造成危險。我的兒子小唐納和艾瑞克都是全國步槍協會的會員-我也是-我們引以為傲!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譯者:朱崇旻

川普將帶領美國與世界走向何方?
這次,由川普本人說清楚!

移民問題|外交政策|軍事|教育|能源|醫療|經濟|基礎建設|媒體|稅制

川普唯一親筆撰寫
最完整的治國藍圖

我在這本書裡寫了很多自己的想法⋯⋯這本書的設計就是要讓讀者更了解我,然後更了解我對國家未來的主張⋯⋯美國不需要那種光說不做的政客,我們需要的是有經商頭腦、會管理事業的聰明人。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政客的漂亮話——我們需要的是基本常識。——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 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