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尼工作生活,你要習慣「慢慢來,慢慢來,安全就好」

在印尼工作生活,你要習慣「慢慢來,慢慢來,安全就好」
Photo Credit:*saip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細想,印尼整體工作環境不時興熬夜或週末加班,也不似在某些國家需要勸酒狂飲的交際應酬,到底在累什麼?我想「Alon Alon Asal Klakon」可以解釋一切。

在印尼有句Google翻譯無法直譯的話語:「Alon Alon Asal Klakon」。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時,我乖乖的把印尼語字典拿出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查,卻查不出所以然,後來才知道那是爪哇話(註),但現在已成全國通用慣語,意思是「慢慢來,慢慢來,只要安全就好了」。

常聽許多在印尼工作的台灣同胞或是東北亞國家的人(如日本、韓國、中國等)抱怨,在印尼工作「好累」。其實細想,印尼整體工作環境不時興熬夜或週末加班,也不似在某些國家需要勸酒狂飲的交際應酬,到底在累什麼?我想「Alon Alon Asal Klakon」可以解釋一切。

像我們這樣從小成長在步伐快速、競爭激烈的東北亞國家,習以為常的效率在印尼可說是可望不可及的夢想。急性子如我,也是費了好大力,花了好多年,才慢慢接受這樣的「印尼風」。但從接受到習慣,其實尚有一段距離,所以這幾年也是以修煉的心在職場上好好面對現實。

比如我們公司新建的辦公大樓內有五座電梯,在短短一個月內,每一部都故障過了,而且每部都不只一次,問題有大有小,幸運的是都沒有同時發生,所以辦公大樓的運作一切正常。但這號稱是世界知名「瑞士原裝」的高級電梯,在建造大樓時,我們付了高額的價錢購買,每月更付出比其他電梯品牌(如日本三菱、韓國現代、LG等品牌)高出整整兩倍的維修服務費,品質卻如此不堪,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我們提出需與電梯公司的高階主管與維修團隊開檢討善後會議。只是這需三組人馬參與的會議,光是敲定日期的溝通往返就相當費時,會議日期時間訂定後又發生兩次當日早上臨時要求改期再重新敲日期,等到真正開會那日,已是原預定開會日期的兩週後。

會議決議善後的處理,又因電梯公司內部部門間協調問題一延再延,最讓我氣急的是,有些該更換的電梯零件,電梯公司管理階層的回答竟是「不知何時才有貨」。

這家公司是瑞士電梯品牌在印尼的獨家代理,所有原裝的零件,都須透過該公司訂購並換裝,根據合約規定,若是透過其他公司購買非原裝的零件,萬一之後電梯產生任何問題,該電梯公司有權不負責。但是,在這樣獨佔市場的情況下,他們卻也無法確認某些零件何時才有貨?這樣的回覆,我感覺自己要不是有天會發生卡在電梯的狀況,就是我的大腦在試圖理解他們營運邏輯時會卡住。

但是我發現,這整件事只有我一人急得跳腳。對電梯故障提出抱怨的辦公大樓租賃客戶、電梯公司、甚或我們公司自己的員工,在得知一次次的會議與處理延宕後總只淡淡說:「噢,這樣也沒辦法。」然後就各自做其他事了,只剩我一人頭冒青煙、感受全身血壓爆衝的暈眩感,在工作中,一次又一次。我想,這就是在印尼所謂「工作的累」—-那真是心理影響身體的累,想跑腳跟卻被綁住的累。

42-54489872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但有趣的是,在這裡的大家卻是一片祥和,彼此間沒有嘶吼爭執,沒有面紅耳赤,每個人就是平靜地、理解地、接受相互間提出的所有理由,然後再重新訂立新約定。印尼人傳統上普遍相信:慢慢來,慢慢做,結果一定比急就章好。

當然,我們也有句成語「欲速則不達」也是類似的概念。只是,這兩者間對於「速度」的定義還是有相當大的差異。許多時候,我也只好在心中默念,「Alon Alon Asal Klakon」(慢慢來,慢慢來,安全就好),然後腦中想著看過的一張海報,是一隻平靜安詳的蝸牛特寫,並標上這句話。蝸牛實在太可愛,想著想著我的氣也慢慢消了。其實蝸牛慢慢爬,總有到達的一天,小時候唱過的兒歌「蝸牛與黃儷鳥」早已教導我們這個道理啊!氣壞身體沒人替,在印尼工作與生活,還是多多默念這句印尼箴言吧。

註:爪哇話為爪哇島方言。爪哇島為印尼最大島嶼,也為世界人口最多的島嶼,島上有一億四千萬人口,佔印尼總人口的57%,首都雅加達也位於爪哇島上。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