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山已經無法滿足我」,情侶赴喜馬拉雅山區卻失聯23日

「台灣的山已經無法滿足我」,情侶赴喜馬拉雅山區卻失聯23日
Photo Credit:::Lenz@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梁聖岳和劉宸君於1月17日出發前往印度和尼泊爾,最後一次是2月27號用臉書聯繫。兩人原定3月10日進入有網路的通訊範圍會再次聯繫,但至今都沒有消息。

(中央社)

台灣情侶梁聖岳和劉宸君,1月前往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區步道健行,卻在2月底與家人失去聯絡,至今將近一個月,台灣的家屬著急表示,希望相關單位協助盡快和他們取得聯繫。

梁聖岳、劉宸君原訂22日與當地旅行社聯繫,並與其他台灣友人在3,500公尺的藍塘村(Langtang Village)會合,繼續攀登4,000公尺以上高峰等行程,但截至22日晚間6時為止,仍無音訊,官員和當地旅行社都擔心兩人可能發生意外。

梁聖岳的父親表示,梁聖岳和劉宸君兩人於1月17日出發前往印度和尼泊爾,最後一次是2月27號用臉書聯繫,梁聖岳回報未來幾天的行程,原定3月10日進入有網路的通訊範圍,會再次聯繫,但至今都沒有消息,才通報外交部請求協助。

梁父表示,這是兒子和女友第一次前往喜馬拉雅山區健行,走的步道都是海拔低於5,000公尺,是村與村之間的聯絡道,難度不算高,所以沒有請嚮導;但失聯後,家人透過當地嚮導友人幫忙尋找,懷疑因當地近日下雪,加上通訊條件不佳,不排除兩人停留在某處村落中,才無法對外聯繫。

現年21歲的梁聖岳從高三下學期就休學,曾參與「苗栗大埔事件」、「苑裡反瘋車」以及「華隆罷工」等多項社運活動,並熱愛戶外運動,甚麼都想嘗試,基本上只要不危險,家人都給予尊重,不過梁父也說,「其實他每次出門,我都提心吊膽」。

梁父表示,這一次喜馬拉雅山之行,曾試圖勸阻,但兒子說「台灣的山已經無法滿足他」,只好給予支持,不過,因為失聯時間已長達23天,隨著時間拖的越久,家人也越擔心。

劉宸君在臉書上留下最近一篇文章,是2月7日在印度的阿薩姆邦西爾恰爾,內容提到「聖岳連結在單車後輪的行李拖車花鼓嚴重損壞」、「情願自己從未抵達這裡」、以及和男友因為「非常小的事情吵了一架」,顯示這一趟旅程中充滿艱辛。

對於女兒失去聯繫,劉宸君的父親簡短表示,目前全家人的情緒都很「煎熬」,不願再多說。

透過外交部協助,梁父指出,近日將和女方家人前往尼泊爾,希望透過當地政府的管道,聯繫各個村落,拼湊出他們的路徑,盡快找到兩人。

聯合報導,劉宸君是東華大學華文系學生,目前休學中。有學生透露,劉宸君是個天性樂觀、喜歡親近自然,對於公共事務非常有想法的人,跟男友登山、騎單車經驗豐富。

這次要到喜馬拉雅山健行是從上學期就開始安排、規劃,她打算休學一學期在印度待四個月,並從吉隆坡開始騎單車,騎到印度接著就在尼泊爾失聯。

東森報導,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說,已請駐處盡一切可能方式協助,也協辦家屬辦文件赴尼國,家屬今天啟程的話也會請駐處幫忙。

根據駐處回報,梁、劉兩人2月18日從印度搭火車進入尼泊爾,計劃進入山區健行,但沒用嚮導。王珮玲說,當地天氣較複雜,一般都會聘嚮導比較安全,她指出,兩人所在的Tipling應該不算偏僻的地方,但最近一直在下雪,據了解,也沒有其他外國旅客停留。

蘋果報導,對於兩人突然失聯,許多好友在臉書上紛紛寫下:「他們沒事啦,我相信,不要搞得好像已經出事了嘛」、「我總希望能變成和你一樣自由的人,即使我們都明白,自由必然伴隨危險。我的摯友,我等你回來,回來一起看著這篇貼文,如往常,你會笑我又多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