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美術館辦桌:《si,吃吃,kaen》一場喝通海實境秀

去美術館辦桌:《si,吃吃,kaen》一場喝通海實境秀
Photo credit:廣藝基金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住民表演不該侷限在制式的樂舞跟展演,相較於樂舞中常看到的模仿除草、背負等動作,更應該從熟悉的生活開始,透過人之間真實的情感交流、對空間的認同,表演將油然而生。

文:曾琬婷

陳彥斌,族名Fangas Nayaw,自稱外表是大叔的臉龐,但訪談進行間把玩錄音筆的小動作、和聲音一樣仍是十足大男孩:「像我們原住民喝酒,保力達套牛奶,米酒套紅茶,這樣很好喝」,透過大腦自動翻譯,可以馬上明白,這是一個道地的台東阿美族人,夾雜著台語,聊著關於原住民的「吃」。

有餐有酒的原住民晚餐

2016年獲選「Pulima藝術節」表演藝術新秀,陳彥斌端出創作《si,吃吃,kaen》,「kaen」在阿美族語言的意思是「吃」,在高美館的大廳,5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吃吃喝喝,成功吸引大批人潮駐足圍觀。一場「喝通海」的實境秀,讓人好奇究竟是什麼樣子?

陳彥斌打造了一場阿美族餐酒盛宴,菜色從「hakhak 」(糯米飯)開始,緊接著端出「siraw」(醃的生豬肉)、野菜等傳統食物。酒款設計從酒體輕盈的啤酒開始、其後是保力達加牛奶,再以酒體厚重的米酒作結,整場表演的節奏,順著酒精的濃度跟演員喝嗨的程度,各有不同的驚喜。

原住民在把酒言歡之中,自然而然想唱歌、跳舞的時候,才是他們最真實的樣貌。

他認為原住民表演不該侷限在制式的樂舞跟展演,相較於樂舞中常看到的模仿除草、背負等動作,更應該從熟悉的生活開始,透過人之間真實的情感交流、對空間的認同,表演將油然而生。當觀眾看到表演者開始喝保力達加牛奶的時候,開始竊竊私語:「這個能喝嗎?好噁心喔!」看到演員一杯接一杯驚呼,陳彥斌邊模仿觀眾的神情,邊說:「這才是我覺得真正的部落印象,不僅是透過歌舞。」

如此原味的餐桌,卻出現西式餐具和禮服。他表示,這是刻意安排的突兀感,原住民雖然離開原鄉,改變外在的服儀,但一碰上留著相同血脈的人,就能立刻調整頻道,熱絡招呼。表演裡,戶外流動的空間是一個重要的背景,讓往來的觀眾能參與作品,那也是陳彥斌一直追求的「家」。「創作一個家是主要的脈絡,希望場域是表演者認同的家,因為感覺自在,他們開始說真正想說的,做真正想做的,根本不用教他們怎麼演,」他說。

2016Pulima9
Photo credit:廣藝基金會提供

原住民著上西服享受美食,凸顯了相同族群、血脈間,即使融入現代文化仍不削減的熱絡關係。

2016Pulima8
Photo credit:廣藝基金會提供
阿美族傳統食物siraw(醃的生豬肉) 也是演出的佳餚之一。
創作怪獸

對陳彥斌來說,人生最重要關鍵是高三那年。父親是體育老師,從小栽培他成為網球國手,當他考上了師大體育系,爸爸樂得以為有子傳承衣缽,怎料到他最後選擇了台大戲劇系,他回憶道:「小時候一直練體育,練到人生不想再被父母決定」,不惜鬧起家庭革命,但他想走自己的路,鎖定目標便頭也不回地大步邁去。

「完全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就是很憧憬。」在台東從沒進過劇場的他,毫無畏懼到台大面試推甄時,只抱著這個想法。媽媽形容他那時候的眼神在發光,看見喜歡的東西才會出現的那個模樣。

表演藝術替他奔放的靈魂開了一扇窗,下定決心非要成精不可,自此之後他成了朋友眼中的「創作怪獸」,源源不絕的創作力爆發,也邀請家人參與演出,媽媽還在獲得台新藝術年度作品獎的《牆上。痕 Mailulay》中擔任女主角。家人跟著陳彥斌一起認識劇場圈的朋友及師長,漸漸地,冷戰的父子關係破冰,爸爸由反對轉而支持,「我這輩子最確定的事情就是做表演藝術。」陳彥斌堅定地說。

「記得回家」談何容易?

也是此時,他面臨了自我身分的認同,李小平老師給了他一個「記得回家」的創作功課,這顯然不是戲劇系課堂裡存在的東西,什麼叫做「記得回家」?父母為了更好的教育資源帶著孩子離開部落,自小對部落原鄉的記憶就少得可憐,被「回家」創作逼急的時候甚至跟母親抱怨說:「媽,妳幹嘛不把我們生在部落,這樣就不會有人一直逼我回家,不會說我不夠原住民。」

彥斌
Photo credit:廣藝基金會提供

懷著一連串的問號,他開始摸索有關原住民族群文化的表演作品,查找資料、親身學習、田野調查,「我開始發現傳統樂舞成為一種服務,觀眾期待每位舞者抬腳、轉身角度都要一致才是好看的表演,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他希望傳遞原民生活的樣貌,裡頭精彩的,是族人聚在一起的互動,那才是真正的部落精隨。

一路走來,陳彥斌是吸睛的演員和舞者,曾到法國亞維儂OFF藝術節(Festival Off d'Avignon)演出;他是精進的編導,領域橫跨當代與族群題材;他是熱血的老師,在大葉大學和金山高中擔任原住民藝能專班指導,看顧著和他一樣聽到表演就眼睛發亮的學生。

創作怪獸繼續在城市裡,累積創作能量,他的作品,即使穿梭在當代與過去,都還是深刻地流露出傳統靈魂的底蘊,一步一步找尋回家的路。

本文獲Qbo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