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放棄!一本《商業周刊》,讓我看到收容人被教化的可能

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放棄!一本《商業周刊》,讓我看到收容人被教化的可能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茶桶讓我相信了一件事——只要不放棄他們,他們也不會讓人失望。

文:劉北元

在這次司法改革會議中,對於獄政的改革,我一直主張要強化監獄教化的功能,雖然目前各監獄都面臨著教化人力與專業不足的窘境,實際從事教化工作的教誨師與收容人之比例超過1:300,但只要政府重視此問題,從考試及訓練二方面著手改革,期待監獄的矯正功能回歸正常化並非不可能之事,收容人也會因此有更多機會,可以在經過監獄的矯正教育後,得到生命的破碎與重塑。

其實,我的強化監獄教化功能的想法,並非憑空幻想而來,而是有一段實際的經歷。

過去在臺中監獄重刑區監禁的日子,犯下毒品案的收容人,人數越來越多,刑期也越來越重,年齡層更是越來越低;同時,還有家族化販毒或吸毒的趨勢。我注意到這個現象後,不但直接請教他們,到底毒品對他們有什麼誘惑?更因與他們同住一室,吃喝拉撒睡統統在一起,對於許多毒品吸食者的心態,更能有一番深入的解讀。

在吸毒者所生存的的環境中,他們通常都不是求學與工作的人生成功組,於是,「吸食毒品」成了一種膽識與地位的象徵,吸的越毒,級數越高;他們視毒品為解決人生失敗的方案,可是到了最後,毒品卻成了最大的問題,使他們遭到家人及親友的遺棄,甚至連在黑道中,都會被老大一番毒打後逐出幫派。在獄中,許多長刑期的毒品犯,是完全得不到家人的關心與照顧的,從來沒有家人來探望過他們,一個都沒有。

我所接觸的毒品犯中,其中有一個孩子,綽號叫茶桶。他是一個殺人犯,同時也是個毒品吸食者。平常這孩子沒有家人來探視他,只有母親偶爾會寄些許錢給他,生活算是艱難,因為曾經同住一室,有一段時間,我們互動頻繁,經常天南地北地聊,而在這樣忘年的交往當中,茶桶讓我相信了一件事——只要不放棄他們,他們也不會讓人失望。

我與茶桶在同一個工場工作,同住一間囚室時,他約莫二十五、六歲,已經服刑近六年(當時我還是剛入獄不久的菜鳥),大概再一年左右就可申報假釋。因此,他常與同囚室的另一名年輕人討論、規劃出獄後的前途。他們所謂的「理想」,雖然多是一些經商的想法,但內容十分空泛。

一天夜裡,兩位年輕人的話題依舊是繞著未來打轉時,我忍不住插話:「出去想做生意,為什麼現在不利用時間多閱讀一些商業書刊,充實自己的專業知識呢?《商業周刊》就是很好的雜誌呀。」

茶桶無奈地回答說:「北元哥,不是我們不想看,是我們看不懂。」

「天呀!我真是該死,竟然忘記茶桶只有國中畢業。」我愧疚地在心中咒罵自己輕率的言論。

我決定要彌補,彌補自己傷人的話語,也彌補茶桶與這個世界的距離。

我說:「想學如何看懂《商業周刊》嗎?我教你們,保證三個月內見效。」

這種地下電臺賣藥般的話術,果然吸引兩位年輕人,雖然他們的臉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最終還是點頭答應。從此,工場垃圾桶裡過期的《商業周刊》,有了新的去處。

每天早上,我會從舊的《商業周刊》中挑一篇較為簡單的報導,規定他們要在日落前讀完,晚上用餐後,讓他們各自做十五分鐘的心得報告,告訴我,他們從文章當中看到了什麼;接著,由我做相同時間長度的心得報告,告訴他們,我看到了什麼。

最後,由我向他們提問,帶領他們從問題中,試著找尋自己思考的盲點,明白為什麼他們沒有看到我所看到的,好在隔天的閱讀中可以練習改進,多看到一些不同的訊息。這樣的方式持續了兩個月,第三個月開始,我則為他們解說基本的商業組織和金融市場的觀念。

究竟這三個月的成效如何?茶桶是不是變得很厲害?其實,那不是最重要的事。他有一顆願意改變自己的心,一個想要翻轉自己生命的想法,就值得我為他鼓掌了。

後來,我離開了工場,與茶桶也就因此斷了聯絡。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去會客室辦理親友接見,抵達後隨著眾人蹲下等待,忽然有人擠到我身旁,小聲說道:「北元哥,好久不見,你好嗎?」我轉頭一看,原來是茶桶!從我離開工場再到相逢,大約已有一年以上的時間。

我興高采烈地握住他的手(這是監獄的風俗,表示把對方當成自己人),與他低著頭低語寒暄一番,交換彼此生活近況。由他口中的描述,我知道他仍保持著讀書進修的習慣,他對會計學尤其感興趣,請朋友買了幾本相關的書籍送進來,正在慢慢地研究中。

那一次偶遇,相處時間雖不到五分鐘,但茶桶的氣質明顯變斯文了,話語變穩重了,更重要的是,茶桶展現出個人自信,對未來的人生不再那麼憂慮無助,因為他親身經歷了自己的資質與潛能,明白了自己可以掌握合法社會競爭所需要的知識與工具,幫派不再是唯一的金錢來源,槍枝不再是唯一的溝通工具,毒品不再是唯一的快樂事情。

從他離去時依依不捨的眼神,我明白自己過去的努力沒有白費,也從此深信——

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放棄!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