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當選特首了,曾鈺成希望她懂「自省」,你呢?專家眼中的自省與抗逆能力

林鄭當選特首了,曾鈺成希望她懂「自省」,你呢?專家眼中的自省與抗逆能力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林鄭不但欠缺領導力,也有致命的性格弱點,未來香港政局不但政治光譜大亂,恐怕令香港走向衰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國兩制瀕臨瓦解,政治光譜勢將大亂 各派均難以自省求共識

這一刻,林鄭月娥鐵定達777票勝選,無論心情如何,香港人也要做好心理準備,面對未來的道路。

世間的問題最可怕是,擁有權力的人有「致命的性格弱點」。當你目睹過一個組織、公司乃至政府,因為領導者有致命的性格弱點,缺乏真切的反省能力,又缺乏制度平衡,就會造成諸多不必要的人事損耗,繼而含糊了有意義的目標,甚至摧毀宏大理想,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事。

近日傳媒報導,曾鈺成認為林鄭月娥不容易與他人合作,曾合作的人也不會喜歡跟她共事,並表示參選人論壇表現改變不了選委投票意向,只寄望假如林鄭當選,她需要「自省能力」,因為香港回歸以來,從未出現過當選人已被叫下台的氣氛,甚至梁振英上任之前也不會如此,十分擔心這樣的特首如何管治香港,此外,甚至連葉劉淑儀也認同曾,說下屆特首不能不談政改問題。

這段時間關於特首選舉的報導與評論相當多,唯獨上述報導令筆者最感心寒。回歸20年來,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原本建制與民主派分明,建制派支持政府施政,民主派督責政府、追求民主,曾鈺成長期以來都是鮮明的建制派,言行也偏向擁護政府和領導者,溫和勸導及修正,即使到了此時此刻也不會有人把他列入民主反對派陣營,依然是鮮明的建制派人士。

此刻連曾鈺成也批評其口中的「大熱人選」,且對未來香港政局憂慮,便明白香港已走到一國兩制也守不住的時候,曾經認為一國兩制運作良好的建制派,現在終於要嚴正「出聲」。意味時局衝擊之下,香港政治光譜出現本質改變,以往部分建制派變成「新中間派」,令這派別愈來愈濶,有部分商界甚至泛民人士也歸入此派。這些變化弔詭之處在於,「新中間派」兩面不討好,他們一方面實際跟民主派一樣督責政府,另一方面保皇建制斥他們走向民主派,而民主派又斥他們依然是建制派,毫無分別。

相信未來一段長時期,三派各自為政、互不信任之餘時有爭拗,反而,最具識見智慧的一方,會嘗試放下情緒,盡可能把「新中間派」視作勢力聯盟,必要時在「某些事上」令他們站在自己一方,按一件事向公眾清楚解釋道理,以造成更大的政治效果。可惜,出現這種聯盟要克服眾人的心魔不易,大家已陷入20年來長期派系分明的政治文化,此事跟盼望林鄭懂得自省的機率好不了多少。

林鄭懂得「自省」?機率或比0.01%更低

筆者對林鄭日後懂得自省,稱得上近乎絕望。我們應還記得,林鄭早前在泛民選委閉門會議時哭訴:「加入政府服務社會36年,犧牲私人及家庭生活,自己曾為香港捍衛核心價值,只是外界不知,最終社會都覺得她是『衰人』,問為何有人『冇做嘢』都有高民望,又抱怨選舉期間很多抹黑,自己已不敢睇報紙。」

如果是心思粗疏的人,就把她的哭訴視之懂得「含情落淚」,即使視作公關「今次」也不壞。而筆者看到的卻完全相反,一位60歲左右打拚官場多年的人,不但無法面對別人批評和不信任她,而且這段時間更「不敢睇報紙」,EQ之低令人詫異;她擔任重要權力位置多年,應同時了解她享受的一切,必須為整個社會負責,而不是換取別人的讚賞,只有頑強地深信自己絕對正義、毫無錯誤的人,才會感到如此冤屈作出哭訴。

領導者真正自省的「自我覺察力」,並不只是一般人認為流露「感性」一面,而是願意分享情緒的同時,也願意把自己的缺點具體說出來,嘗試冷靜提出方法應對,展露對改錯的信心與誠意,這不但比哭訴委屈強大勇敢得多,更充滿智慧。誠如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所說:

「如何知道自己有沒有自我覺察的能力?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它代表一種真誠、坦率與實際評估自我的能力。擁有高度自我覺察的人,能夠確實並開放地談論自己的情緒,以及它對工作的影響(雖然這樣的談論並不一定是熱情洋溢或深度告白般的表態)。⋯⋯自我覺察的典型標記之一,就是自我解嘲的幽默感。⋯⋯

相反的,自我覺察度低的人,在聽到自己有需要改進的空間時,會將之詮釋為威脅或失敗的訊號。⋯⋯很多行政主管將直接表達感受視為『懦弱』,因而無法給予坦白承認自己缺點的員工應有的肯定,以致他們通常會直接被視為『不夠強悍』,無法領導其他人。」

林鄭「離地」無法自我突破抗逆

此外,又如醫學博士及精神病學教授納瑟.根米(Nassir Ghaemi)分析抵抗逆境的順應力時,他綜合不同研究總括了幾大因素:

  1. 社會支持(好友與家人)
  2. 艱苦經歷(運氣不好)
  3. 特定的性格特質(尤其是情感增盛人格)

上述三點林鄭情況相當一般甚至差。第一點,她聲言多年來擔任政府工作影響家庭的關係,即使比梁振英稍好一點,也遠比曾俊華差。第二點,她擔任政務官至政務司司長之路平順,人生絕對稱不上有過艱苦歷練,而且長久以來我們已清楚她的高官氣焰,視自己做的一切都沒問題,無法理解別人的批評和不信任,把功績視為理所當然。第三點,她遠沒有根米所說如美國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那種活力充沛、健談、幽默、開放接納不同經驗,在這次選舉的公關災難可見,她性格刻板、處事僵化、不通人情,欠創意與靈活變通之餘,甚至把低智行徑當作溫情,冷待市民及團體,處處見其性情缺點。相反,羅斯福則曾被一位有威望的老法官稱:「二流的學識,頂尖的性格。」就是這頂尖的性格令他成為其中一位不俗的美國總統。

要相信這位60歲的高官,未來「同時」在這三點上有突破改善,可謂匪夷所思,也想不到有何深沉的痛苦令她剎那間「開竅」。

時局令人唏噓,最後希望分享一些個人感思緩和一下情緒。記得高中時同學為筆者改了個綽號叫「馬騮精」,當時躁動的性格配合「剃光頭」的形象,這綽號可謂維肖維妙。到大學時依然年少氣盛,那時草草讀過卡耐基(Dale Carnegie)著作《人性的弱點》(How To Win Friends & Influence People),還未領悟箇中智慧,即使覺得他寫得很有道理,但是,看事仍會先指向別人,單向認為是別人不懂「人性的弱點」、別人死不認錯,而忘記了更重要是先指向自己,要主動覺察自己的弱點,應自己首先檢討發現錯誤、承認錯誤,直至真誠地認錯的那一刻,才能排除一些無謂的執著,忍受痛苦,言行開始有所改變,終於沒有白讀那些智慧。

延伸閱讀:

  1. 〈評日本「歷史智慧書」《不輸的力量》:成功沒有公式,失敗才有〉
  2. 〈為何林鄭挖不走年輕人才?高薪未必得:Daniel Goleman談領導力與人才〉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