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骷髏島》:獨有的配樂勾畫人性與獸性的戰爭

《金剛:骷髏島》:獨有的配樂勾畫人性與獸性的戰爭
Photo Credit: Warner Bros Pictures Taiwa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Jordan Vogt-Roberts對「金剛」這個經典怪獸所投注的心力,就跟他所挑選的歌曲一樣充滿火紅的熱情,還有「瞎米攏嘸驚」的叛逆靈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Mingus

作為一部爆米花電影,《金剛:骷髏島》在「戰爭」這個主軸上,做了不錯的發揮。

電影將金剛兩度現身的時間點架設在人類近代史上的兩次戰爭,一次是二次世界大戰,一次是美國結束越戰,建立起電影與戰爭主題的關係。

劇情在美國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宣佈美軍撤出越南的1973年展開,一家獲得美國政府贊助的探險公司前往骷髏島進行探險,探險隊這一行人的行為,其實跟美國出兵去越南打仗的行為有著諷刺的對照,那就是金剛跟越南人民一樣只是在自己的土地上過日子,探險隊假借探險名義去騷擾金剛,就跟美國出兵越南打擾當地人民生活一樣,都是一種去人家後院丟炸彈鬧事的行為。

以戰爭為背景刻畫多種觀點的樣貌
金剛:骷髏島 Kong:Skull Island
Photo Credit: Warner Bros Pictures Taiwan

有戰爭就免不了牽扯到宣示主權,利益關係,主戰反戰立場。金剛與骷髏島上的動物是島上的主人,而且金剛所屬的猩猩物種其實是人類的祖先,牠們是地球的主人,探險隊在島上丟炸彈就是侵犯牠們的主權。

湯希丹斯頓(Tom Hiddleston)飾演的前英國空降特勤成員就是在探險公司的銀彈利誘下加入行動的,他與奧斯卡影后貝兒娜森(Brie Larson)所飾演的攝影記者都是站在金剛才是島上主人的立場,反對與金剛對戰,而由森姆積遜(Samuel L. Jackson)飾演的那位剛打完越戰的陸軍中校在骷髏島丟了炸彈,激怒了金剛,金剛反擊殺害中校所帶領的小組弟兄後,則是陷入想置金剛於死地替弟兄報仇的仇恨情結的主戰立場。

電影呼應了日本怪獸電影代表哥斯拉的背景,給予金剛同樣是受到二戰影響的背景設定,電影為了深化美日兩大怪獸之間的連結關係,不僅透過宮崎駿的《幽靈公主》裡頭的獸神概念,將金剛賦予為骷髏島上的守護神,還在保留美國金剛電影的粗暴造型之外,賜予金剛一種與哥吉拉同樣等級的巨大毀滅力量。此外,金剛在本片的身高傲視所有之前的金剛系列電影,這讓人類、武器、直升機在金剛面前有著不自量力的渺小感覺。

掌控氣勢的音樂推手:Henry Jackman
金剛:骷髏島 Kong:Skull Island
Photo Credit: Warner Bros Pictures Taiwan

負責為金鋼營造制霸骷髏島氣勢的是英國音樂家Henry Jackman,他擁有古典音樂的作曲、管弦樂的編曲、電子樂的節奏編排、聲音設計、音樂製作與混音等不同音樂環節的工作歷練。他曾經參與革命性的跨類型音樂大師Mike Oldfield,實驗派電子樂組合The Art Of Noise,流行靈魂樂歌手Seal的專輯製作。Jackman在2005年發表的結合古典樂與流行樂元素的專輯《Transfiguration》引起電影音樂作曲家Hans Zimmer的注意,在Zimmer的提拔下,Jackman成了電影音樂界的生力軍。

Henry Jackman欣賞古典音樂的作曲結構,也熱愛電子樂的節奏所帶來的摩登時尚感覺,他是屬於那種電影音樂不完全等於古典樂、管弦樂的流派,他喜歡為電影音樂進行多元化的嘗試,譬如在《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他就放進了breakbeat節奏,還有帶著囂張性格的吉他音色,而在《盜海狙擊》中,他深怕音樂搶了演員演出的戲劇張力,改以極簡主義音樂風格進行陪襯式的演出,到了《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他以大量的古典樂兼顧電影的格局與角色的內心掙扎情節。

金剛:骷髏島 Kong:Skull Island
Photo Credit: Warner Bros Pictures Taiwan

在《金剛:骷髏島》中,Henry Jackman一方面遵循著金剛電影自1930年代、1970年代,乃至於彼得積遜(Peter Jackson)重拍版以來,持續以大型交響樂營造這隻荷里活怪獸霸氣的做法;一方面也以1960年代後期迷幻搖滾樂常見的吉他音色,來呼應劇情的時代背景,同時也透過了電子氛圍音樂的做法,還有運用吹管樂器的音樂特質,為探險隊置身骷髏島叢林之中,或是與島上的原住民相遇時所感受到的空蕩、神秘、詭譎的氣氛。當然,他也懂得適時以交響樂聲加大這些氛圍音樂的感染力,同時經由電子樂的動態感,打擊樂器咄咄逼人的氣勢,古典弦樂的樂聲音量,交互營造動作場面的緊張情勢。

善用時代歌曲滲透劇情

在迷幻搖滾樂的吉他音色之餘,導演Jordan Vogt-Roberts選用了多首越戰後期(1967-1972年)的著名歌曲,反應當時的美國社會對於越戰帶來的不安,尋求自我麻醉的氣氛或是反戰意識,像是加州迷幻靈魂樂團The Chambers Brothers揉合了迷幻搖滾的招牌作〈Time Has Come Today〉,加州迷幻搖滾樂團Jefferson Airplane點出令人產生幻覺的迷幻藥物為美國社會帶來衝擊的名曲〈White Rabbit〉,搖滾巨星David Bowie筆下創造的一個結合神與外星人軀體的華麗搖滾謎作〈Ziggy Stardust〉,曾與David Bowie合作錄製專輯的Iggy Pop所帶領的The Stooges樂團在表現激進與對抗的龐克搖滾專輯《Fun House》裡的名曲〈Down On The Street〉。

此外,導演也選用了沼澤搖滾(swamp rock:匯集了紐奧良節奏藍調與美國西部鄉村音樂的搖滾樂)的歌曲來陪伴片中的探險隊穿越叢林與沼澤,像是開創沼澤搖滾的經典樂團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的暢銷曲〈Bad Moon Rising〉,〈Run Through The Jungle〉,還有以和聲著稱的流行搖滾樂團The Hollies的沼澤搖滾名曲〈Long Cool Woman (In A Black Dress)〉。

無論是金剛與哥吉拉之間美日怪獸的連結關係建立,還是透過Henry Jackman的原創音樂,或是親自挑選的歌曲來襯托故事的時代氣氛,導演Jordan Vogt-Roberts對「金剛」這個經典怪獸所投注的心力,就跟他所挑選的歌曲一樣充滿火紅的熱情,還有「瞎米攏嘸驚」的叛逆靈魂。

本文經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