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貝兒跟野獸的世界不可以有同性戀?

怎麼貝兒跟野獸的世界不可以有同性戀?
Photo Credit: Chris Jung / NurPhoto / Sipa via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實的世界本就存在著不同種類的情感,不管你接不接受、明白與否,也都無法/無權否定,大驚小怪。

文︰大明

迪士尼經典動畫《美女與野獸》真人版近來上映。開初全球影迷也把焦點全放在出演主人翁貝兒(Belle)的女星愛瑪.屈臣(Emma Watson)身上,然而劇目公映後,注目的卻是因製作團隊於劇中加插了反派加斯頓與其隨從一段同性親密的關係,惹起了各界爭議和迴響。

亞洲地區如馬來西亞便要求迪士尼刪減片中的相關情節,而電影日前於本港上演,評定屬I級影片之列。但一基督教辦學團體向家長發出通告,指電影加入了有關同性戀的情節,以「神不喜悅同性戀」為由,籲家長別讓孩子觀看該電影,守望孩子的心靈。

該算是一個習慣,縱然已觀看過無數次這些動畫經典,卻從未有記住任何反派的名字,因慣常說故事的人(如我的母親)會簡單以一句「壞人」了之,長大後自行閱讀時更把他們當成是過場的嘍囉。然而,自他身邊多了一位傾慕他的同性戀者後,他的名字才清清楚楚被提及。就似畫了一條界線,要該角色作出選擇,到底是要躲進大多數的陰影處,或是要走到烈日下暴曬;社會的小眾連生存在幻想世界的自由也受到打壓,大概也沒什麼比這件事更糟糕的了。

童年時期很喜歡《百變小櫻》這套日本動畫。入戲太深,常常幻想自己是主角,然後手握一塑膠製的玩具高爾夫球棒模仿戲中的封印杖,在家中到處亂敲。而故事中的「月」,即小櫻的哥哥桃矢的好友月城雪兔一角,更是兒時心中所愛。他那溫文儒雅的氣質很是吸引,但好些他與桃矢之間的互動與對白卻總有種奇妙的感覺,不懂言喻,當時沒有刻意深究,它就一直平靜的待在心底多年。年前跟朋友不知怎的把話題聊到這童年回憶上,始知雪兔這角色隱含著同志的設定,只是故事裡頭採取輕描淡寫的方式,淡化了這段密友的關係。

聽罷確是有童年崩壞了之感,但崩塌的也不過是一個曾經無知的世界。其實沒什麼不好,真實的世界本就存在著不同種類的情感,不管你接不接受、明白與否,也都無法/無權否定,大驚小怪。

不見得讓孩子收看像《喜羊羊與灰太狼》那種非黑即白的動畫,他們便會得到正面又能符合道德標準的觀念。擁有不死身的灰太狼於每集前半也都在構思如何至那些羊於死地,燒烤炆焗煮,樣樣皆有。然後節目後半則是那些同樣擁有不死身的羊如何還擊,整治對方。簡單點來說,根本就是累鬥累。這種相互撕磨的概念,該也不會是神所喜悅。

很多人也曾在沒有「PG家長指引」的情況下「目擊」過野比大雄三不五時借故窺視靜香正沐浴更衣的情況,後來也如是長大。偷窺狂有因此而增加嗎?呃,這不得而知。但大雄偷窺的情節也不過是反映了正常少年面對心儀對象時也曾該有過的幻想與衝動,人類情慾本性如此,何懼之有?

除非美女愛上野獸而不是你這件事讓你很困擾,甚或乎已是個人極限,不然撇去所有奢華、古堡、森林和詛咒,《美女與野獸》的情節也不過是一名叫貝兒的女生與一名因脾氣暴躁而得Beast稱號的男生相戀;同一時間,社區中一位嘍囉正喜歡著他同性的上司。就僅此而已,沒什麼難以令人接受。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周雪君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