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薯粉及黃絲:這才是林鄭的「大和解」,與我們理解完全不一樣

給薯粉及黃絲:這才是林鄭的「大和解」,與我們理解完全不一樣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首選舉後翌日,部分參與佔中人士即遭警方起訴,然而跟林鄭月娥口中的「大和解」不是矛盾嗎?她說的到底是意思?作者對此提出不同分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雙曾太厚道,林鄭任特首後管治反而順利, 不出4年權力再腐化

有時候感受過截然不同的體驗,人格會有所改變。昨日曾俊華敗選宣言中,提及經歷這次選舉之後,除了他之外「相信」林鄭月娥也可能有所改變,筆者認為他說得實在太樂觀,甚至有點天真,只是以他的身份有必要如此說而已。

不過,感受、感覺重新塑造人格,有兩個大前提,其一是時間要夠長,像釀酒一樣潛移默化;其二是那個人要偶有刻意反思的習慣,才比較有可能發生。

整場特首選舉,林鄭背負「欽點」當選,期間公關陷於被動,沒有任何一次取得市民稍有諒解,公眾罵她罵到當選的那一分鐘。這種挫敗感只有幾個月時間,她長遠如何消化十分難說,而且我們相信,極端「離地」的人,對反對自己的說法總帶幾分怨憤;而且,林鄭半年後便回到大權在握的政府氛圍。英國政治家兼神經精神科醫生大衛.歐文(David Owen)曾提出「傲慢症候群」(Hubris Syndrome)一詞,其實只是透過術語重新包裝我們慣常的:權力使人腐化——「長期掌握權力,以致性格改變的一種人格障礙」。

筆者相信,林鄭接下來5年的管治並非曾鈺成說的不順利,相反,林鄭極可能開創梁營管治以來最順利的一屆,她再有自制能耐,一旦連任權力必迅速腐化。

認清「大和解」之前,必須先探討起訴佔中人士的玄機

在選舉過後翌日,警方便以「公眾妨擾罪」起訴佔中三子等核心社運人士,此舉使公眾嘩然,一方面反映梁營對起訴早有打算,只是延至林鄭當選之後「即做」,以免之前防礙林鄭選情,令商界猶豫;另一方面,人們即議論林鄭勝選說的「大和解」、修補撕裂「肯肯定」是假的,如果有丁點誠意,至少警方起訴後,林鄭表面也應裝出跟梁振英保持距離,含混其辭,可是竟然和應梁指「修補社會撕裂不等於法治作妥協」。

可是我們再次重蹈覆轍,既然是林鄭提出「大和解」,又怎可能是民主派 / 中間派人士所理解的意思?如果我們心中認定「大和解」類似曾俊華順應民意民心,那別說起訴佔中人士,林鄭往後事無大小相信也很難符合此意。所以,倒不如嘗試貼近林鄭聲稱的「大和解」是賣甚麼藥。

中央官員在兩會期間,依然重提「港獨」,這時香港所謂港獨思潮與輿論,幾乎消聲匿跡,一時令人十分奇怪。其實,他們重提「港獨」一詞有幾重意義,除了借用測試特首參選人的政治取態之外,此詞也代表香港「最激進的反對派勢力」,換言之,今後不管你的牌頭叫港獨好,或叫「港治、自決」都沒所謂,想想DQ議員名單不止青年新政便足以明白。總之,是徹底打擊與瓦解「最激進的反對派勢力」,就是張德江早前叫香港人放棄「街頭政治」。自然,起訴佔中這種中央認為激烈的大型抗爭,必須趕在「七一」之前殺雞儆猴,也鋪好林鄭管治的前奏。

這才是林鄭口中的「大和解」以及實踐藍圖

在林鄭口中的「大和解」,她的定義裡與上述做法無衝突,為甚麼?因為林鄭並非仿效曾俊華廣泛跟香港各類光譜的市民和解,尤其不是跟廣大的「黃絲」和解(部分精英除外,或被吸納),而是在立法會層次跟「泛民 / 民主派」代議士和解,甚至把退下來的老泛民納入政府班底,這些和解亦無不可。她昨日說要跟泛民建立恆常的溝通機制,用意是促成政策,更有效把泛民核心人士的意見,融入制訂政策之中,長久形成與建制共融的氛圍,消解行政與立法長期積累之怨憤,正是之前中央所指「泛民也是建制派」的深意。

建制派長期融入權力板塊之中,沾染濃厚的「權貴氣息」,政府在資源及其他層面都有助滋養建制派,馴服他們;現在,這種「權力大餅」將會向泛民招手,兼容泛民的意見化成政策實踐,大家齊齊「成功爭取、和和氣氣」,令他們再無想法和意志動員群眾,有意動員的組織在邊緣化之下,即使未至於消亡,在缺乏泛民的號召和支持下,也不可能輕易誘發「大型佔中」這種層次的抗爭運動,而且佔中核心人士一旦判罪,往後群眾抗爭的成本急升,心理壓力愈大,若非極度有違道理,慘絕人寰的行政錯誤,市民也不易響應政治領袖的號召「違法達義」。

是故,林鄭確實會做她定義的「大和解」,是一貫離地權貴式的做法,以社會某5%有代議權、有聲望、有威脅性的一小圈人,來一次「寡頭和解」,安撫有代表性的精英。以一句話概括就是:大力瓦解街頭抗爭,和稀泥緩解泛民怨憤。

香港回歸後的歷史,會從英殖民時期主導社會的英國權貴精英,換上親中權貴精英,其壟斷權勢與嘴臉相似,而質素則差強人意。一旦林鄭上述「大和解」的藍圖如意算盤打響了,日後就會有愈來愈多的「前黃絲」站在她的背後拍照,共享「中港團結真繁榮」。儘管仍不必絕望,一切希望必須建立於確切掌握形勢之上,要汲取教訓。要準確理解,必須更多人參與討論,認清現實局勢,再行對應新做法,至於其他層面的探討,有待下回分解吧。

延伸閱讀:

  1. 林鄭當選特首了,曾鈺成希望她懂「自省」,你呢?專家眼中的自省與抗逆能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