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hind The Beat】饒舌青春狂想曲:榕幫與《氣根》

【Behind The Beat】饒舌青春狂想曲:榕幫與《氣根》
Photo Credit:蔡博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嘻哈自紐約的南布朗克斯區誕生至今已有44年的歷史,儘管在台灣駐足的時間未久,榕幫的出現,讓人期許未來能有越來越多這樣飽滿、充滿創造力的團體,以創作標誌我們的時代,以饒舌訴說與時並進的故事。

當人們談論起成功大學,很容易就會聯想到校園內那著名「榕園」裡的大榕樹,碩大粗壯的枝幹,彷彿象徵知識和學子在此深深地紮穩了根,接著往上,向四周延展、成長。然而,2014年起成功大學除了榕園之外,多了一個名為「榕幫」(Banyan Gang)的團體,他們用饒舌、音樂,表現了年輕人如何面對這個紊亂的世界,如何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島嶼上維持自我。

榕幫是由3位台南大學生組成的饒舌團體,成立於2014年12月21日,團員包含了成功大學的CJ與Leerix,以及台南大學的Warren K。經歷過兩年多的磨練和創作後,終於在2017年交出了他們生涯第一張正式專輯《氣根》。

《氣根》這首張專輯一共有18首歌曲,分為兩個部份釋出;2017年3月1日,榕幫首先釋出了《氣根》的專輯封面與9首歌曲,包括了復古興味濃厚的主打歌〈與眾不同〉(Outstanding)、向經典美國東岸饒舌團體探索一族(A Tribe Called Quest)同名歌曲致敬的〈文字遊戲〉(Wordplay),以及飽含饒舌金屬(Rap Metal)氣味的〈歸來〉(He's back)等等。專輯的第一部分已經非常成熟且完整,談的上是一張精緻慧黠的作品,雖然歌曲少了點,但仍是精采飽滿。然而,到了3月22日,榕幫再度釋出9首新歌曲,這讓《氣根》成為了一張具有A、B面共18首曲子的專輯。其中〈下集待續〉(To be continued)與〈再出發〉(Here We Go)的巧妙銜接,讓《氣根》的格局更為擴大,完整度也躍升了一個檔次。

大學生涯是青春期的尾聲,脫離了國中時期的屁孩氣息與自以為是、高中時期的滿腔熱血和衝撞體制的叛逆,進到了大學也就代表著,預備要與真槍實彈的社會生活接軌。因為如此,在這個時期總是充滿著許多矛盾的情感,一方面難以拋棄的純真自我,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強迫自己盡快學著「體制化」、「社會化」;但這往往也是一個人的創意和靈感最易爆發的時刻,催生了榕幫交出了這張專輯。

主打歌曲之一的〈與眾不同〉(Outstanding),瀰漫一層俏皮又可愛的復古味,不僅影片色調下足了功夫,就連編曲也讓人直接聯想到7、80年代的迪斯可與放克風格,彷彿重返了嘻哈與饒舌音樂的黃金時期。除此之外,歌詞更在一開始便提及Foesum和武當派(Wu-Tang Clan)這兩個在美國西岸與東岸的知名團體,顯現了榕幫的饒舌深深受到了90年代的影響。

有趣的是,Leerix的饒舌部分不僅將嘻哈的五大元素:DJ、MC、B-Boy、Graffiti和Knowledge清楚道盡,更以此表明了嘻哈與眾家音樂的明顯不同之處,同時也訴說著榕幫將不會落於俗套地追求眼前的潮流樂風:

唱片騎師轉動唱盤音樂開始撥放
MC在說唱,所有舞者都上
噴罐,傳到塗鴉客的手上
嗨完回家繼續補充知識能量

-〈與眾不同〉

90年代的美國饒舌音樂必定帶給榕幫極其深遠的啟蒙,因為除了〈與眾不同〉以外,〈文字遊戲〉的歌名則來自於探索一族的同名歌曲,且歌曲的內文安排方式也復刻了探索一族的模式。先是以一個名詞、動詞或是形容詞抓住眾人的心神,接著邊解釋邊宣示,同時彰顯了自己的觀點和一路走來的努力過程。對比當今檯面上、檯面下的台灣饒舌歌曲,榕幫在歌詞和傳遞嘻哈文化上,確實下足了功夫。

在這個歷史真相逐漸明朗、反抗過去威權遺毒、積極尋求公平與正義的當下,大學生們激昂、勇敢地走上街頭,舉起反抗的旗幟參與社會運動中的每場戰役,透過快速又有效的社群網站,將諸多以往難以揭露的醜陋一一端上檯面。榕幫延續著舊作〈英雄〉概念所譜出的這一曲〈歸來〉,就像是年輕人的狂暴怒吼,對著慣老闆、對著惡質的政客、對著長輩食古不化的觀念、對著許許多多早該被顛覆的腐朽思維,Warren K唱出了最鏗鏘有力的反叛。

榕幫 氣根 專輯封面
Photo Credit:榕幫提供
榕幫的新專輯《氣根》18首曲目,談及環境、種族、文化等等多元議題,也表現出這三位20出頭歲的年輕人對世界的想像和苦悶。

伴隨著各種在地化的發展,台灣各個鄉鎮的特色也日漸一個又一個地浮出水面,〈環島巴士〉(Formosa Tour ft. D-Young)這首歌曲,將北部的三峽、中部的大甲,與南部的台南串連,最後再以原住民的驕傲開出最有力的一槍,以一句:「你來自哪個城鎮/有著哪個身份/尊重包容/放下偏見與憎恨吧/peace。」,將台灣這小小的島與凝結在一起。其中副歌以台語、客家語、布農族語和國語的順序出場,著實令人耳目一新,也切身感受到了這小小3萬6千平方公里的島嶼裡,存在著如此豐富的文化涵養。

《氣根》專輯也收錄了去年聖誕節時期釋出的作品〈少年21〉(Youngster 21)。這首取樣伍佰為1992年同名電影所做的〈少年吔,安啦!〉,由CJ挑起大樑,邀請同為人人有功練團隊的「阿雞Gloj」參與獻饒。歌詞裡一句句「少年吔,安啦!」顯現了少年們對世道的徬徨、對未來的手足無措的心情,經過20餘年仍未改變。歌詞裡唱道:

若是你有錢,當然免佇遮做散工
嘛毋免對理想來,日思閣夜夢
政府總是在講做夥來拚經濟
亦母勾那會薪水同款但是水電攏起價
......
成家立業,我嘛有想過
現實是若要教囡仔,我應該沒資格
這也要毋知欲如何,未來是欲安怎
只好來騙自己講,安啦
......
點一支菸,到彼時陣
你一個人,面對命運
拍開家門你欲提啥交代
面向父母只有拭袂凋的目屎

MV裡頭,本該對未來抱持著無比希望的21歲大學生,舉目望去卻都是一片晦暗光景,父母的耳提命面、師長的各種教誨,不僅沒有成為持續下去的原動力,反而像是阻礙發展的一道道厚實磚牆。〈少年21〉,寫得不僅僅是CJ的個人困境,相信也是眾多年輕人潛藏在心頭的夢魘,迴盪在畫面後的蕭瑟聲響,也是迷離人生的淒苦配樂。

榕樹的氣根,將緩緩地隨著歲月推移而觸地,並且逐漸形成另一纖細的枝幹。榕幫的這張《氣根》,對台灣嘻哈音樂圈這棵大榕樹來說,確實是一枝不可取代的氣根;它從原本的樹枝上生成,逐漸吸取養分並以無比的耐心先向下生長,待碰觸到硬實的土地之後,發展成為讓人刮目相看的存在。榕幫持續產出的作品,回饋給原本孕育出它的巨大榕樹,使得嘻哈音樂能夠就此生生不息。

嘻哈自紐約的南布朗克斯區誕生至今已有44年的歷史,儘管在台灣駐足的時間未久,榕幫的出現,讓人期許未來能有越來越多這樣飽滿、充滿創造力的團體,以創作標誌我們的時代,以饒舌訴說與時並進的故事。如此一來,名為嘻哈的榕樹,必定能夠紮下得以挺立任何風雨的穩固根基。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