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核武戰略看台灣如何執行「重層嚇阻」能力

從核武戰略看台灣如何執行「重層嚇阻」能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將針對「嚇阻」提出淺析,捨棄學術理論探討,從實務角度切入。簡言之,對於不具備核武打擊能力的台灣來說,與友好國家建立實質同盟關係,應是我國最佳戰略嚇阻手段。

去年八月底,蔡英文總統前往屏東仁壽山訓場視導漢光32號軍演聯勇操演,發表演說時表示「國軍現階段需要一套確認方向、改變文化的『軍事戰略』」,並責成國防部於2017年1月完成初稿。根據國防法第31條第4項規定,「國防部應於每任總統就職後十個月內,向立法院公開提出『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因此各界以時間推算,認為總統所指的新軍事戰略就是四年期國防總檢討。

今年3月16日,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邀請國防部馮世寬部長進行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專案報告。其中在國家軍事戰略部份,政府公布「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概念,取代過去「防衛固守、有效嚇阻」。本文將針對「嚇阻」提出淺析,捨棄學術理論探討,從實務角度切入。簡言之,對於不具備核武打擊能力的台灣來說,與友好國家建立實質同盟關係,應是我國最佳戰略嚇阻手段。

1490252676714
圖片來源:截圖自立法院IVOD議事轉播系統
圖1:立法委員蔡適應3月16日就QDR相關議題質詢馮世寬部長

核子武器帶來的戰略嚇阻

談到戰略嚇阻,多數人會想起核武嚇阻。自1945年原子彈問世以來,大規模無差別殺傷能力便讓其成為世界上許多國家追求戰略嚇阻之主要手段,目前全球依照取得時間共有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中國、印度、巴基斯坦與北韓等八個國家擁有核武。以美國、蘇聯為主的冷戰體系更將核武嚇阻推向高峰,兩方勢力在80年代曾擁有約68,000枚彈頭。

核武之所以可以擁有嚇阻效果,以海基平台為例,四艘裝備核子彈頭之彈道飛彈潛艦(SSBN)是基本編制,四艘才可確保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都有一艘SSBN正進行戰備巡航,巡航中潛艦實際位置則是該國國防最高機密。A國若無法掌握B國所有彈道飛彈潛艦位置,勢必「不敢」對B國輕舉妄動,故核子武器平時可嚇阻他國對母國輕啟戰端,戰時將確保政府擁有報復手段,核武嚇阻堪稱當代被各國發揮最淋漓盡致的恐怖平衡。

800px-Trident_II_missile_image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Public Domain
圖2:一艘英國先鋒級(Vanguard Class)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發射一枚載有核彈頭的三叉戟二型(Trident II)洲際彈道飛彈

日本與韓國:無核國家該如何嚇阻敵人

儘管核子武器嚇阻效果十分顯著,不過由於核武的全面性毀滅,因此全球也有防止核擴散的共識。1968年聯合國《核武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簽署,條約建立在三根支柱上,分別為「防止核武擴散」、「核裁軍」與「核能和平使用」,目前共有190國加入。

雖然各國盡量避免研發與使用,但核子武器擁有之嚇阻性目前尚無法找到替代方案。因此以東亞為例,俄羅斯、中國與北韓擁有核武時,身為鄰國的日本、韓國戰略利基勢必十分不利。因此美國向這兩國提供核保護傘(Nuclear Umbrella),承諾若日、韓遭受核武攻擊時,美方會以核彈代替其反擊,讓東京與首爾就算沒有發展核武,但實質上也具備核武嚇阻能力。

傳統面向上,美軍在1957年7月1日於太平洋司令部下同時建立駐日美軍與駐韓美軍,依照兩國戰略環境不同,駐日美軍司令部位於橫田空軍基地(Yokota Air Base),以海軍、空軍、陸戰隊為主,約35,000人,其中橫須賀海軍基地(United States Fleet Activities Yokosuka)是第七艦隊母港所在,常駐一艘航空母艦(目前為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駐韓美軍司令部則在龍山陸軍基地(United States Army Garrison Yongsan),著重於陸軍和空軍,駐軍約28,500人。

華府與首爾、東京分別在1953年、1960年簽訂《美韓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和《美日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從此兩國成為美國在東亞最堅實的盟友。美國國防部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於今年2月1日啟程出訪韓國與日本,因為川普總統競選時的部份言論恐引起兩國恐慌,故馬提斯選擇日、韓作為就任後首度出訪的地點,無不強調美日同盟、美韓同盟之重要性,強化美國在東北亞的穩固關係,以及重申華府之安全承諾。

1280px-Japan_US_Treaty_of_Mutual_Securit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CC BY-SA 3.0
圖3:《美日安保條約》簽署頁,美方由國務卿Christian Herter、駐日大使Douglas MacArthur II、亞太助理國務卿James Graham Parsons代表,日方則由首相岸 信介與外交大臣藤山 愛一郎等人代表。

同盟,才是台灣最有力的嚇阻手段

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Sino-American Mutual Defense Treaty)有效的日子中,除了軍事同盟外,更有解密文件顯示美軍曾在台南空軍基地佈署的屠牛式飛彈(MGM-1)裝備核彈頭,並在後來引進可以讓戰機掛載之核彈頭。

隨著台北和北京爭取聯合國中國代表權議題底定,中華民國與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結束邦交關係。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亦於1980年1月1日失效,迄今雖然我國和美國仍維持相當密切的實質互動,卻不再與任何國家締結正式軍事同盟關係。同時,來自中國人民解放軍之武力威脅從來沒有結束,北京除持續發表恐嚇言論,時常舉行針對性軍演,2017年年初更大動作編組空軍機隊與遼寧號航空母艦艦隊挑釁。

在國力懸殊的兩岸角力中,台灣要如何落實QDR中所提「重層嚇阻」概念,嚇阻敵方不致輕啟戰端,本文認為日、韓藉由同盟關係構成的嚇阻能量幾近是我國唯一能參考之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