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 Foto Day】你的鄉愁我的異國:專訪攝影師陳翔

【Wonder Foto Day】你的鄉愁我的異國:專訪攝影師陳翔
Photo Credit:陳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翔的照片被日本人說有股「昭和的」氣息,類似渡邊兼人、須田一政等攝影師的作品,她回應道:「那是你的鄉愁懷舊,與我無關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第二屆Wonder Foto Day已完滿落幕,今年關鍵評論網藝文版與主辦單位合作,選出一名關鍵評論網藝文版嚴選獎,以及4位藝文版推薦攝影師,我們選出一位目前仍在日本修習攝影的年輕攝影師——陳翔,她的作品平靜、動人,遊走在復古和現代世界之中,在本次展覽中大量的異國情調作品轟炸下,陳翔的作品保有不造作的穩重感,以下是關鍵評論網藝文版的專訪。


文:李佳霖

目前就讀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的陳翔,在今年的Wonder Foto Day結束後就匆匆回日本迎接新學期,我們僅能透過網路,跨海進行訪談。「最後一天跟朋友合照太開心,結果不小心從台上摔下來,屁股瘀青一大塊,」她一邊說著自己的糗事,一邊被搬家整理東西的灰塵惹得直打噴嚏。

相較於其他搭配裝置陳設的攤位,陳翔在展場裡屬於相對「安靜」的類型,在90公分見方的桌上簡潔地擺著作品集、zine和明信片。「你的照片看起來如何與呈現的方式有很大的關係,有些人的作品確實透過展示形式變得更有趣,這很考驗創作者,但也讓我有點困惑,」陳翔直說自己的照片還是適合比較簡潔的陳列。

2016年進入寫真學校,《Hometown Someday》是陳翔在日本拍攝的第一個系列作,鏡頭朝向她在橫濱的住所周邊,「那是個很封閉的地方,幾乎都是獨棟的住宅,屬於地價高、治安好的住宅區(family area),一個人獨自住在那邊的情況很少,更沒有什麼外國人。」就連商店街的照片中也不見人影,空蕩蕩的街道讓人聯想到阿特傑(Eugène Atget)拍攝的19世紀末巴黎,雖然有時是刻意等待無人經過才按下快門,但大多情況是「對方聽到你要拍照就退避三舍。」

hometown-01
Photo Credit:陳翔
陳翔,《Hometown someday》,數位微噴,8 x 10 吋,2016

「是哈蘇相機讓你的照片好看、上相(photogenic),因為人的視野不是方形的。」正方形的街道影像在評圖時得到這樣的評價,整個系列彷彿一本街道的型錄,她則說:「但我想拍的是我居住的地方,而不是類型學式的蒐集。」於是在第二個系列《A River Runs Through It》陳翔改用135相機,拍攝橫濱市各個比較老舊的商店街,那些在時間之河淘選之下「將被淘汰但尚未消逝」的不起眼街區。

「最近日本很流行『昭和的』這個詞,一些小物、咖啡店都走復古風,尤其是重現戰後50、60年代。」陳翔的照片被日本人說有股「昭和的」氣息,類似渡邊兼人、須田一政等攝影師的作品,她回應道:「那是你的鄉愁懷舊,與我無關啊!」甚至到了第三個系列「道草」(Michikusa),影像中的物件已經精簡到只剩下倚靠在牆邊的傘、木頭的窗框與碎花窗簾布,「雖然觀看者可能無法指認出來,對我來說的刺點(punctum)仍然是一些很異國的東西,只有尾道的街道看起來會是那樣。」

日文「道草」(みちくさ)意思是「繞路」,延續前兩階段的拍攝,陳翔利用寒假在尾道打工換宿的空檔完成這組作品,「尾道有名的當然都不是我拍的那些地方,而是瀨戶內海、橋、山坡、古廟;橫濱也是,漂亮的洋館、海、摩天輪,很時尚(fashion)的。但我就是不想要那些明顯的符號,所以才會拍日本到處都有的商店街。」從這個角度思考「道草」這個名稱就顯得相當有趣,攝影者避開了媚俗的名勝景點,繞出一條屬於她的街道風景。

道草-01
Photo Credit:陳翔
陳翔,《道草》系列兩禎,銀鹽紙基,11 x 14 吋,2017

解讀影像,拍攝者與觀看者各自一廂情願,尤其未以特定議題為拍攝核心的影像,更容易帶給人發散的意義,好比2015年出版的《森山大道的台灣街拍》,攝影家著迷於台灣巷弄所散發的日本「昭和20年代前半」氣息,但是對每天生活於此的人而言,那不過是不會激起任何想望的日常。撇除鄉愁/異國來看陳翔的作品,從橫濱到尾道,這兩個階段、三組作品不僅顯示街道寧靜的樣態,愈趨抽象的畫面更是創作發展的清晰軌跡。

「大學時期拍了一系列男同志肖像,也展出過,」問起在進入寫真學校前的攝影養成,原本率性聊著作品的陳翔喃喃說出她的顧慮,大學攝影社讓她認識基礎的暗房技巧,但是拍著拍著「卻覺得自己好像在消費被攝者,攝影的結果不應該是這樣子吧?」

帶著這些困惑,中文系畢業後她原本打算到日本讀社會學研究所,希望在不同的學科領域尋找答案,沒想到連續落榜兩次,「乾脆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好了。」陳翔說她至今還未找到適合拍人的方式,就連拍攝風景用快門也相當節制,他說:「街拍常見的快照(snapshot)對我來說是種掠奪,我一直用不慣數位相機,速度太快了,哈蘇的對焦方式讓我能慢慢觀察拍攝的對象。」

acros_rollei35_ng_005
Photo Credit:陳翔
陳翔,《A river runs through it》,銀鹽膠基,10 x 12 吋,2016

寫真專門學校三年制的課程包括講座、傳統暗房、數位暗房實習等,定期評圖對陳翔來說收穫最多,有老師持續幫你看照片、給建議,這是在大學攝影社難以獲得的資源,「有完整的時間都可以去想要拍什麼,很爽、很幸福!」她如此形容每天拍照的日子。這次回台參展讓朋友們看看自己一年來在日本拍了些什麼,「大家都熱情地來探班,對我們這些在拍照的人是還蠻大的鼓勵。」活動落幕,年輕的創作者們繼續上路,陳翔仍漫步悠遊日本人的鄉愁景致,自己眼裡的異國世界。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