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學好批判思考,我們應上這一門歷史課?

要學好批判思考,我們應上這一門歷史課?
Image Credit: Petrovic Igor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偽科學、流言、假新聞、陰謀論盛行,可以怎麼辦?有研究顯示,一門設計得好的歷史課,能夠令學生應用在課堂上學會的批判思考,減少一些無根據的信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科學毫無疑問對現代社會非常重要,不論是科技發展所帶來的進步,以及科學知識擴張了人類對世界的了解,都在科學革命前完全難以想像。然而即使教育普及,人們摒棄了不少迷信觀念,陰謀論、假新聞、偽科學等沒有根據的信念仍然存在,而且在短時間內不會消失。

「無根據信念」後果可大可小

有心理學家把沒有經驗證據支持的信念稱作「無根據信念」,這些信念可以是占星術、無科學根據的另類療法以至陰謀論,相信無根據信念者往往未有考慮所有證據、將合理信念和意見居分。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曾經進行調查,發現有42%美國人相信占星術「有點科學」甚至是「非常科學」,而且相信的人有增加趨勢。

不過,虛假信念可以帶來實際傷害,例如誤信疫苗有害的家長,會令沒接種疫苗的兒童會患病、誤信無效療法的父母會使子女失救而死、相信靈媒的人會花去其積蓄、「薄餅門」(Pizzagate)陰謀論令美國的「彗星乒乓」薄餅店職員屢受滋擾,甚至有人在餐廳開槍。

當然,有些無根據信念看似比較無害,不過有研究顯示,相信超自然、陰謀論以及偽科學的人有重疊,相信其中一種無根據信念者,會較傾向相信其他類別的無根據信念。

批判思考重要,但怎樣才學會?

要對抗這些沒有事實基礎的信念,批判思考的能力非常重要,而且人們需要學會以有證據支持、有理由的信念來取念那些無根據信念——而這並不簡單。

不少人相信提升教育程度——特別是科學教育的程度——有助減少無根據信念,不過研究顯示,科學教育程度高低對於無根據信念強弱影響不大,亦有研究發現老師跟一般大眾的無根據信念程度沒有分別。

雖然不少教授批判思考來減少偽科學信念的課程都以科學為主,但批判思考並非科學的專利,人文學科如哲學、文學、歷史及藝術等等都有其知識傳統,同樣有嚴謹推理及反思。

北卡羅萊納州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Anne McLaughlin跟歷史學家Alicia McGill合作,透過比較一門歷史課以及心理學課,希望了解如何能有效教導學生批判思考,減少接受無根據信念。

教授批判思考的歷史課

McGill表示︰「我們希望探索人文課程的角色,以及評核批判思考課程真正改善學生思考的程度。」他認為這項研究可能來得合時,因為人文學科給於學生思考工具,可以用來評價定質數據(qualitative data)和釐清政治修辭。「人文學科也能給我們歷史和文化視角,讓我們把時事放進脈絡理解。」

研究中兩人分別教授三班學生共117人,當中59位學生註冊了一門心理學研究方法的課程,內容包括統計學、研究設計等,但未有特別強調批判思考。另外58位學生註冊了「歷史的欺詐及玄虛」課,講述一些歷史及考古學的迷思、騙局,並刻意設計來培育學生的批判思考,例如會教導如何辨認邏輯謬誤。

歷史課的學生分成兩組,各29人,一組以主修文科的學生為主,另一組需要成績較佳才可報讀的榮譽課程則以主修理科及工程的學生較多。兩班的課程內容相同,但榮譽課程的學生需要參與一項小組計劃,探索聲稱是超自然活動的證據,並在班上匯報。

心理學課那一班乃今次實驗的對照組,跟上歷史課的組別比較。在學期開始之前,所有學生都先進行兩項測試,一項是評核他們的科學知識,另一項評核他們對無根據信念的接受程度,1分代表「我完全不相信」,而7分代表「我強烈相信」。

這些無根據信念當中,有部份曾在歷史課上提及和反駁,例如「古代瑪雅文明崩潰,導致瑪雅人神秘消失」、「有很好的證據顯示『消失的亞特蘭提斯大陸』存在」及「登月片段是虛構的」,另外一些則根課堂內容無關,如「13是個不祥數字」、「男人基因傾向上比女人暴力」及「行星和恆星會影響人們的性格」。

實驗顯示歷史課學生信念改變

在學期開始前的無根據信念測試中,3班學生的分數都偏低,根過往研究結果類似,而科學知識測試則較高——當中以榮譽課程的學生分數最高。學期完結後,三班學生均再接受一次無根據信念的測試,結果發現對照組(上心理學課的學生)平均分數無顯著分別,但歷史課的兩班學生的平均分數下跌,代表對那些無根據信念的信心減少。

兩位教授分開處理那些歷史課中有提及的無根據信念,發現歷史課學生對這些信念的接受程度下降較多,但即使課堂上沒有提及,他們也變得較不接受一些無根據信念。這個結果似乎顯示,他們能夠應用在課堂中學到的批判思考。

兩班歷史課學生之中,以榮譽課程的學生平均分下跌較多,顯示課堂在他們身上作用較大。兩人估計,雖然科學知識無助免受偽科學信念影響,但或許能令這些成績較好、主修理科及工程的學生更容易學會批判思考。

人文學科在教授批判思考的角色

McLaughlin認為,他們在學生身上看到的信念改變非常重要,因為信念——根據心理學研究——是出了名難以改變的,而研究中可以看到學生能在課堂沒有提及的範圍應用批判思考,這一點別具意義,亦令人鼓舞。

McGill補充道︰「需要注意的是,今次結果僅來自一門課。在多個課程中同時去教導批判思考,可能會有更明顯的效果。今次研究凸顯教授批判思考的重要,以及人門學科在這方面的重要角色。」

兩人承認,今次研究有一定限制,例如課程導師或會影響學生對課堂的參與,從而改變了結果。此外,學期完結後的測試中,歷史課學生對無根據信念得分較低,也不排除是因為學生估計導師期望這些分數較低所致。但作者指出,所有測試均匿名進行,降低了出現這個情況的機會。

兩人認為,今次研究顯示非科學課也能教授批判思考技巧,從而減少偽科學及超自然信念。他們建議科學及人文學科課程的導師在設計課程及教授時,辨認出能令學生練習批判思考的方法,明確定義批判反思,並在內容導向的教學融入批判思考任務。這些任務可以讓學生顯示自己現有的信念,同時提供框架給他們修正信念。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