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和窮人的決策不同,有個關鍵因素往往是:你有本錢等候嗎?

富人和窮人的決策不同,有個關鍵因素往往是:你有本錢等候嗎?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為錢發愁的人有嚴重的「隧道效應」問題,那表示他們深陷貧困可能不是他們自己的錯,他們其實是大腦運作方式的受害者。

文:克勞蒂雅.哈蒙(Claudia Hammond)

為什麼為錢所苦可能降低智商

每年收成以前,印度坦米爾納德邦的蔗農手頭幾乎已經沒錢了。在每年的採收季,他們往往別無選擇,只能貸款或典當用品以支付帳款。二○○四年,一群心理學家趁著農忙,請五百位蔗農做一系列的認知測試。幾個月後,收割完成並收到貨款後,心理學家又請那些蔗農再做一次同樣的測試。

在為期四個月的研究期間,農民的膳食和生活方式基本上都一樣,收成前後的唯一差別是他們是否為錢所苦。研究發現,這份壓力對農民的認知能力有驚人的影響。他們收成前的智商比收成後的智商低了九到十分,這樣的落差足以使他們進入不同的智商等級(例如從非常聰明變成普通,或是從普通變成遲鈍)。

研究給我們的啟示也許很顯而易見,但很重要:缺錢時,會導致我們滿腦子都想著金錢。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森迪爾.穆蘭納珊(Sendhil Mullainathan)是研究貧困對認知影響的頂尖學者,他也是蔗農研究的參與者之一。他指出,為錢所苦的人,大腦中比較少「頻寬」去關注其他的事物。他的研究顯示,這種大腦注意力的縮減可能導致可衡量的智力下滑。每個人都知道,只要被迫徹夜未眠,隔天的大腦就像糨糊一樣,難以思考。穆蘭納珊缺錢影響思考的研究,相當於徹夜未眠時百分之八十的效果。

另一個面對不同情境的研究也顯示,為錢所苦可能嚴重影響心理的運作能力。這次實驗是在美國紐澤西的購物中心進行。

研究人員要求參試者想像一個假設的情境:想像他們剛被告知修車的費用是一千五百美元或一百五十美元。

參試者先有這筆帳的概念後,接著做兩個測試。第一個測試是心理實驗中常用的一種智力測驗,名叫瑞文標準推理測驗(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用來衡量你的邏輯思維和解題能力。研究人員讓參試者在連續看好幾個以黑筆在白紙上繪製的形狀,但順序上有空缺,參試者的任務是從選項中挑出適合用來填補空缺的形狀。在第二項測試中,測試說明會迅速閃過電腦螢幕,告訴你盡快按下按鈕。參試者不可能預測到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所以該測試是衡量一個人迅速思考與行動的能力。

研究人員發現什麼?首先,每個人的測試成績各不相同。我們感興趣的是富人與窮人之間的成績差異,別忘了,剛剛我們把兩種修車費用植入參試者的腦中。比較有錢的參試者不管是聽到一千五百元或一百五十元的修車費,考出來的成績都一樣好或一樣爛。比較沒錢的參試者聽到較貴的修車費時,考試成績差了很多。而且這還不是真的帳單,只是假設而已,不涉及實際支出,但光是為錢發愁就足以對參試者的認知能力造成顯著的影響。

我們都遇過滿腦子只想著一件事的狀況,即使不是為錢發愁,也想過其他的事情。例如,寂寞的人一直滑著臉書,注意到其他人似乎都和朋友出去玩樂了;想戒菸的人打開電視時,很難不注意到老電影裡的男主角點菸的片段;剛流產的女性經常聽到朋友懷孕了。在這些例子中,其實別人不是每晚都和朋友出去玩樂,或是老是在抽菸或懷孕。而是具有某些特質的人在當下那個時點變得更加突出,所以你才會注意到他們。

金錢也是如此,你缺錢時,特別容易滿腦子只想著金錢,它一直盤踞在你的心頭,揮之不去。這種情況已經夠糟了,但穆蘭納珊和普林斯頓大學的合作者埃爾達.夏菲爾(Eldar Shafir)所做的研究顯示,你愈擔心金錢,就愈不可能做出幫你脫貧的正確決定。

發薪日貸款和隧道視野

每年有一千兩百萬名美國人申請發薪日貸款,其中有百分之五十四難以償還自己的貸款。事實上,美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US 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發現,發薪日貸款中,有一半比例已經展延了十次,導致利息和痛苦不斷地累積。這類放款公司遭到許多批評,也受到愈來愈多的法律規範。不過,積欠債務的人也遭到責難。

有些人說他們怎麼會那麼傻,竟然不知道馬上可用的無擔保貸款肯定利息很高,還款困難?不然他們以為放款公司是靠什麼獲利,拿什麼來因應倒帳的風險?

事實上,提供這類貸款的公司不是依靠大家的無知賺錢。他們其實很了解債務心理學,尤其是對收入低又不穩定的族群來說,積欠短期貸款似乎比積欠利率較低的長期貸款來得負責任。理性經濟學預測,我們想現在就消費,但想盡量延後付款。然而,實際上有充分的證據顯示,多數人一點都不喜歡負債,一般人大多是趨避負債的。即使債務是無息的,提早還款長期來說並未省下任何錢,但大家還是想盡早還清債務。發薪日貸款常給人「債務是短期的」錯覺,但生活中一旦發生不可預知的事件或是忘了按時還款,很快就會使人債臺高築。那為什麼大家還是繼續申請這種貸款呢?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rch Center)的〈發薪日貸款報告〉發現,美國的窮人因為對債務既害怕又熟悉,才會申請這種迅速的貸款。他們基於某個原因需要用錢,但又不想長期欠債。由於他們對財務充滿不安全感,不見得能長期履行還款合約,他們覺得向金融機構申請需要穩定還款的長期貸款很魯莽。他們只是在發薪日之前需要一筆錢應急而已,等薪水發下來就可以償還貸款了——他們原本是這樣想的。很多貸款人原本從未想要貸款很久,他們以為自己必須支付高利息以前就會還款。

這些發現也呼應了其他的證據:人一窮,在花錢方面就會趨避風險。

這是可以理解的,顯然也很合理。問題是,在某方面合理的事情,在另一方面不見得合理。例如,最壞的情況發生時,你負擔不起後果,卻又不投保。

多年來,我習慣聽一齣廣播劇《弓箭手》(The Archers),該劇是描述格蘭迪(Grundy)一家的故事。他們一家人的行事向來魯莽,但他們決定不為租屋裡的東西投保,是因為他們負擔不起保費。這是合理的決定嗎?劇中虛構的安布里奇村,最近河流決堤,洪水淹沒了許多住家,包括格蘭迪一家的房子,可見不投保並不明智。

我們回頭來看現實世界。我們都知道現在上網即使不是必要的,卻很實用。可是,如果你失業了,你可能連購買電腦和申辦寬頻服務都會考慮再三。同樣的,乍看之下,不買電腦、不裝寬頻可能很精打細算,畢竟,花費可能需要貸款或刷卡才有錢支付。但是省這種錢的缺點是,你會錯過網路上的徵才廣告,也無法填寫線上求職表,所以不買電腦及不上網可能會延長你失業的時間。如果你的現金非常有限,你必須精確計算各種支出決定(或非支出決定)的風險/報酬比率,那並不容易。一旦算錯,可能會導致個人的貧困加劇。

以下是個小測試。你可以多快想出美國各州的名稱?或許我可以先舉兩個州的名稱,幫你起個頭,例如俄亥俄州和阿拉斯加州。

這兩個小小提醒有幫上忙嗎?很可能沒有。研究顯示,你先告訴大家兩個州的名稱時,他們反而更難想出其他州的名稱,這種心理歷程稱為「提取抑制」(retrieval inhibition)。

提取抑制是這樣運作的:在上述情況中,你需要做的是馬上撇開那兩州,開始思考其他州。但實際上,你的大腦會一直惦記著那兩州,於是你很難專心想出康乃狄克州、新罕布夏州、南達科他州等等。

換成現實世界的金錢擔憂時,也會發生類似的情況。我們回頭來看發薪日貸款,申請這類貸款的人似乎展現出心理學家所謂的「隧道效應」(tunneling),亦即大腦的聚焦範圍變窄,你一心只想盡快拿到錢以應急(例如繳電費以防被斷電,修車才能上班)。這裡之所以會有「提取抑制」的效應,是因為你只注意到當下,無法關注更長遠的未來。以發薪日貸款來說,你沒考慮到發薪日那天能否償還貸款。

如果為錢發愁的人有嚴重的「隧道效應」問題,那表示他們深陷貧困可能不是他們自己的錯,他們其實是大腦運作方式的受害者。當然,有人會說,貧窮不是使人做出糟糕決定的原因,應該是反過來才對。講直白一點(就像沒同情心的人常說的),窮人之所以容易做出愚蠢的決定,是因為他們不像富人那麼聰明。

所以究竟哪個理論才對?這是很重要的問題,而且有各種道德和政策上的寓意。例如,政府應該把協助民眾脫貧列為首要之務嗎?還是應該多花點錢在教育上?福利制度是否幫人自立自強,還是反而養成他們的依賴性?市場應該提供低利貸款嗎,還是迫使窮人設法以他們有限的資源勉強度日?

Thoughtful businesswoman with money on her mind on chalkboard background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心理貧乏的陷阱

心理學家安努.夏(Anuj Shah)著手破解「心理貧乏」這個問題。其研究計畫的參與者既不貧窮,也不愚笨,而是來自全球學費最貴、最享負盛名的大學之一:普林斯頓大學。夏為了實驗,創造了一個人為的情況,情境中的匱乏狀態會衝擊參試者的思維。

他要求參試者玩美國益智節目《家庭問答》(Family Feud)的遊戲。在益智問答中,參賽者會先得知一個主題,假設是披頭四的熱門金曲,接著他們必須猜測一百位民眾最常回應的答案。

英國的讀者會覺得那個遊戲很像英國以前的熱門電視節目《家財萬貫》(Family Fortunes)。主持人是喜劇演員鮑勃.芒克豪斯(Bob Monkhouse),他聽到參賽者的答案後會說:「你說(黃色潛水艇),但我們的調查顯示……」觀眾會等著看那個答案是否上榜。如果沒上榜,製作單位會播放電子噓聲,表示答錯了。

在夏所設計的遊戲版本中,一群學生是「時間充足組」(time-rich),可以盡量地思考答案,沒有時間限制。另一群學生是「時間有限組」(time-poor),受到嚴格的時間限制。一開始,兩組的表現差不多,他們都考慮到自己被分配到的時間了。時間有限組在時間的壓力下,似乎比較注意時間。

不過,後來研究人員告訴「時間有限組」,萬一真的需要多一點時間,他們可以「借用」幾秒,只不過「借時間」是有成本的,利息很高:每個回合內,每借一秒,就必須從他們的整體時間扣兩秒。

所以時間有限組怎麼反應呢?別忘了,他們在一開始的幾回合還不需要額外的秒數,而且他們的表現跟時間充足組一樣好。即便如此,自從得知可以借用額外的時間以後,他們就開始借用時間了。彷彿「時間匱乏」這件事凌駕了其他的考量,短期的重要性凌駕了長期,現在多拿幾秒似乎比未來短少兩倍的秒數還要重要。最後他們的短期績效並未因此提升,在各方面都做錯決定。

所以,研究到底要告訴我們什麼?即在匱乏的情境下,壓力會導致決策不佳。具體來說,會導致不理性、短視近利的思考。別忘了,夏找來研究的這群學生都是聰明人,智商一點都不低,但實驗的情境使他們做出不利自己的決定。

我不想過度解讀這個實驗,但實驗似乎顯示缺錢會使窮人做出糟糕的決定,而不是決策不當才導致他們變窮。所以,怪窮人自己造成貧困是錯的。在金錢觀方面,研究已顯示,低收入者並不是比其他人無能或不負責任,但有時他們的決定會導致他們的債務愈積愈多。實際上,這就是所謂的「思維貧乏」。想要擺脫這種狀況,窮人需要的是金錢協助。讓他們從信用合作社迅速、便宜地借到小額貸款就是一例。微型金融服務提供窮人一些錢應急,給他們更多的思考空間,讓大腦掙脫科學家約翰內斯.豪斯霍弗(Johannes Haushofer)所謂的「神經生物貧乏陷阱」(neurobiological poverty trap)。

豪斯霍弗假設,缺錢使生活困難重重,導致壓力荷爾蒙「皮質醇」的濃度升高,影響了窮人的思維。豪斯霍弗的想法也獲得研究的佐證,有些研究發現低收入家庭的皮質醇濃度的確較高。

皮質醇濃度較高可能有其他的原因,例如,生病可能導致失業,而使家庭陷入貧困。為了得出確切的結論,我們需要知道「皮質醇濃度高」和「貧窮」究竟何者是因,何者是果。不過,驚人的是,低收入家庭裡,連一兩歲幼兒的皮質醇濃度也比較高,而且即使幼兒生病了,生病的幼兒(假設為因)比較不可能導致貧困(假設為果)。這類研究仍在初期階段,有些研究確實反駁了豪斯霍弗的假設,但多數研究結果呼應了他的假設。

貧窮與大腦

神經科學的證據似乎可以為上面的結論增添可信度。大腦的前額葉皮質位於額頭的後方,這個部位的一大作用是抑制莽撞衝動,鼓勵我們耐心等候未來更大的報酬,而不是老是選擇即時滿足。

假設有人提議今天給你十英鎊,或是一週後給你十一英鎊,你的大腦會進行以下的思考:由於兩個金額差距很小,所以現在就拿十英鎊可能很合理,畢竟未來一週可能發生任何事情,一週後可能連十一英鎊都拿不到。但是如果兩個金額改成:十英鎊和二十英鎊呢?這個情況下,等一週感覺變得比較合理。如果你的前額葉皮質運作正常,大腦會告訴你應該耐心等候。

你可能覺得這聽起來很像第三章才討論過。那時我們看到租單車省十五英鎊很開心,但買車省十五英鎊卻顯得微不足道。在那個例子中,那個心理歷程稱為「相對思考」,那是問:從消費總額來判斷,省下的金額是否值得?

這裡的例子不太一樣,這是所謂的「時間折價」(temporal discounting),這是問:多少錢才值得等待?經濟學家也為時間折價做了數百個實驗,結果如何呢?他們發現情況因人而異。不過,富人和窮人的決策不同,有個關鍵因素往往是:你有本錢等候嗎?富人的回答通常是「有」,因為他們現在用不到那十英鎊,他們多的是錢,所以何不等一週後再拿十一英鎊呢,等一週後再拿二十英鎊當然更好。相反的,窮人可能現在就很需要那十英鎊,他們決定放棄未來較大的金額。

但是,如果你又回頭思考第三章的例子,這次思考那些為了買家電省五十美元而多走四十五分鐘路程的印度鄉民,你會發現窮人在不同的情境下反應不同。所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心理學顯示,窮人從總價來權衡實際省下的金額時比較理性,但是面臨時間差異選項時又變得不太理性?

破解這種奇怪矛盾的線索,是所謂的「穿顱刺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技術。這是把一大條線圈放在頭顱的旁邊,線圈會發出足以影響大腦某區電流的磁脈衝。這聽起來好像科學怪人的情節,但實驗已經證實很安全,對大腦的影響很顯著。

更重要的是,以這種刺激來抑制前額葉皮質的活動時,參試者比較不會耐心地等候未來較大的獎勵,比較容易只想到當下。實驗室外有什麼作用很像這種刺激呢?長期的壓力。

當然,不止窮人承受這種壓力,但窮人確實比較容易遇到。每天捉襟見肘、入不敷出可能產生很大的壓力。所以,這可以解釋窮人為什麼有時會訴諸有害的補救方案嗎(例如申請利息極高的短期貸款)?或是解釋窮人那樣做不是因為愚笨或不負責任,而是因為壓力大影響了他們的前額葉皮質,導致他們難以把未來納入考量嗎?

前面提過,這方面還需要更多的研究,要分清楚因果關係向來不容易。不過,目前我們已經看到一些證據很有說服力,也令人不安。例如,研究顯示,家境貧困可能有害兒童大腦的發展。在美國的聖路易斯,研究人員每年掃描三到六歲的孩童大腦一次,發現貧童的大腦灰質和白質都比較小,海馬迴和杏仁核也比較小。幸好,如果貧童有稱職的家長,可以減輕劣勢影響。但是那些在教養技巧不好的家庭裡成長的孩童怎麼辦?

如果有更多的研究發現家境貧困會導致思維貧乏的惡化,那確實是支持社會計畫提高家庭收入的有利論點。那可以改變目前政治思維的風潮——法國經濟學家托瑪.皮凱提(Thomas Piketty)證明,目前的政治思維會讓貧富不均繼續擴大。

相關書摘 ►搭計程車比買車代步省錢?你的「心理帳戶」可不這麼想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為什麼撲滿比存摺容易存到錢?透過263個日常實驗,從心理學和行為科學解開消費、理財和借貸行為的真相,學會聰明用錢!》,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克勞蒂雅.哈蒙(Claudia Hammond)
譯者:洪慧芳

幽默的心理學家克勞蒂雅.哈蒙(Claudia Hammond)知道談錢很難為情,但透過心理學、生物學和神經科學最新研究,她向我們揭示了大腦和經濟生活之間迷人又發人深省的關係。

從金錢的形式、大眾消費行為到金融信用制度,她一步步剖析金錢如何改變我們的思維、感覺和行為,又如何具體影響商品定價、行銷策略、慈善活動、樂透、投資、詐騙、偷竊等各層面經濟活動,甚至形塑政策、整體社會制度和道德觀感,包括導致我們面對窮人與富人、正直與不道德等對立情境時有不同評價及誤解。

除了讓我們認清「錢」是什麼、消除金錢迷思之外,本書更提供了32條人人受用的理財祕訣,透過多面向的財務觀察與思考,告訴我們該如何正確用錢、真正達到「用心駕馭金錢」的境界。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