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沃金的主張:反色情也是同志運動史的一環

德沃金的主張:反色情也是同志運動史的一環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色情(pornography)和情色(erotica)並不相等,反色情女權/同志運動者並不反對「情色」,也不像保守勢力汙名化同志、跨性別的性,更鼓勵顛覆異性戀父權的性實踐。就像反對麥當勞造成的勞工和動物剝削,以及民眾健康與食安問題,並不等於反對飲食、要求遵循傳統飲食習慣一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保守勢力總是將同志運動與鼓吹色情混為一談,歷史上的同志運動卻未必如此,雖然對色情的立場在同志運動內部有許多爭論,反色情仍舊是同志運動歷史重要的一環,更對現今同志運動有很大的影響。

講到反色情與同志運動的淵源,就不得不講到著名的反色情女權/同志運動者安德里亞.德沃金(Andrea Dworkin)與約翰.史托騰伯格(John Stoltenberg),他們雖是法定上的夫妻,不過兩人皆為同性戀者,是摯友與革命夥伴,共同生活了30多年,直到德沃金於2005年去世,史托騰伯格至今仍為性別平權、同志權益與反色情所努力著,有諸多著作與演講紀錄。

反色情女權/同志運動者並不是認為色情是不道德的,也不是以性保守的觀點反對色情,而是認為色情是性別/性向/種族歧視、性暴力、商業剝削與仇恨言論的一環,散布錯誤的性及性別觀念與強暴迷思,鞏固著整個異性戀父權、資本主義與強暴文化,因此以平權為出發點加以反對。他們對「色情」所做的基本定義為:

色情 (pornography)是以暴力或污蔑的姿態來結合性與展現性器,並以讚許、寬恕或鼓勵這類行為的基調來呈現的一切事物。

情色 (erotica)係指隱含或挑逗有關性的事物,但沒有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或對同志有懼怕或厭惡的意涵,而且尊重所描繪的人類與動物。

-黛安娜.羅素(Diana E. H. Russell)

色情(pornography)和情色(erotica)並不相等,反色情女權/同志運動者並不反對「情色」,也不像保守勢力汙名化同志、跨性別的性,更鼓勵顛覆異性戀父權的性實踐。就像反對麥當勞造成的勞工和動物剝削,以及民眾健康與食安問題,並不等於反對飲食、要求遵循傳統飲食習慣一樣。

德沃金與推動性騷擾立法的女權法學家凱瑟琳.麥金農(Catharine Mackinnon),兩人在80年代美國起草了反色情民權法案,以「經由圖像或文字,以性圖像的方式公然使得婦女遭到臣屬」為色情的基本定義,將貶低女性、同志、跨性別與兒童,或是涉及性暴力的色情作品視作違反法律的性別平等規定,受害者可向色情片商求償,此舉也引發色情業者,如花花公子等的大力反彈與花錢抹黑,甚至好色客雜誌以色情漫畫性羞辱德沃金。

1992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巴特勒案(R v Butler)宣告猥褻罪合憲時,雖採用了性別平權的論述,但執法人員經常將猥褻罪作為針對同志書店的依據。這起判決引發後續,加拿大溫哥華的「小姊妹書店」及其它同志書店展開司法反擊時,當時德沃金宣稱她不相信猥褻罪,並認為海關的查扣行動是源於恐同與性別歧視,同時發表聲明批評用刑事處罰根本就是「壯大國家,而不是培力受害者」。

德沃金的伴侶史托騰伯格則是「反色情影刊男性協會」(Men Against Pornography)創辦人,發行性別平權相關刊物,呼籲男性停止使用色情,建立正確的性與性別觀念;同時也成立了「男人可以停止強暴」(Men Can Stop Rape)組織,旨在教育年輕男性正確的性關係知識、合意概念,以及強暴造成的傷害。史托騰伯格曾說:「色情講述了關於女人的謊言,卻講述了關於男人的真相」,他認為色情是促成男性對女性施暴的重要原因。

反色情的聲浪,在70到80年代時,曾為女權/同志運動,尤其是女同志運動中掀起高峰,當然也有「反反色情」的聲浪分庭抗禮,同時也在BDSM及娼妓制度的立場上論辯著,反色情陣營通常也反對BDSM及娼妓制度,認為這些都是針對女性的暴力,不過並不像保守勢力那樣,而是主張將「受害者」(女性、SM中的受虐者、從娼者)除罪化,但是將「加害者」(嫖客及皮條客)入罪。

甚至反色情陣營還有恐跨(跨性別)的問題,相對於反反色情的「性積極」(sex-positive)陣營,對跨性別保持較為排斥的態度,不少基進的反色情女同志運動者認為跨性別是延續性別刻板印象,甚至指控跨性別女/男分別是侵入/背棄女性主義及女同志陣營的間諜、叛徒。

像是跨性別女性主義學者喬勒.萊恩(Joelle Ruby Ryan)曾在「色情作為性暴力」的研討會上,發表一篇〈從人妖蕩婦到跨性別姊妹倖存者〉(From "She-Male Sluts" to Trans-Sister Survivors)講述色情文化對於跨性別女性的傷害,遭到基進女同志運動者羞辱,她難過地表示:「酷兒與跨性別社群,都被驅逐到『性積極』與『性激進』陣營,不得不為色情、BDSM與娼妓制度喝采。」

還算令人欣慰的是,德沃金、史托騰伯格與麥金農都曾發表過力挺跨性別的言論,德沃金在70年代的著作《仇女》中,表示跨性別者應有公費手術的保障;史托騰伯格更在德沃金逝世後,表示支持跨性別的女性主義才是德沃金的理念;麥金農至今仍為不少跨性別當事者打官司,並在大學教授關於跨性別平權的知識。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