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教會我的事:你可以不完美,但絕不能放棄自己

日劇教會我的事:你可以不完美,但絕不能放棄自己
《四重奏》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早就知道人無完人的道理,比起完美的王子公主式設定,現在人們或更偏心這些充滿人味又「貼地」的故事,因為我們在當中照出了自己,照出了現實殘酷。

文︰林嘉曦

筆者上回說到自己在追看幾部電視劇,令人失落的是,它們都在上個星期完結了,日劇就是這樣不著痕跡地,跟隨著季節更替落幕,而身在香港的我們倒還在回南和冷鋒中糾纏,儘管我的心仍在那個有雪披覆的輕井澤。

《四重奏》的開展是一齣懸疑片,萬萬沒想到結局居然是一個人生再開始,真紀、小雀、家森和別府由一次卡拉OK的相遇,從城市走進郊區,各人的人生翻過一座座山巒,然後又登上來時的家庭車,從郊區走出去。有人會認為坂元裕二這個是一個「虎頭蛇尾」的結局,我卻會想,人生再怎麼動魄驚心,還是要有一個活下去的方法。

像《四重奏》裡面每個千瘡百孔的人,因著彼此的不完美而成就了一種契合︰小雀可以理直氣壯去挑家森吃炸雞要不要配檸檬汁的毛病;家森偶然也可以不犯龜毛病偷懶不剪粉絲;真紀可以從身份不明陰聲細氣的自己走過來;別府即使在家族壓力底下也終於能說出他所希望守護的是不完美的大家,因為有洞才是甜甜圈。正因為彼此的過去都很不堪,為了未竟的夢想如履薄冰,他們才最明白各人自個兒的苦況,然後互相在最需要拯救的時候扶對方一把,從邊緣獲得救贖,背對背從過去的深淵爬上來,得以看當下的風景。

網民稱這類台詞毒舌卻一針見血的劇集為「毒雞湯」式劇集,單純鼓勵人積極生活的雞湯劇對人已經不再奏效了,相反,像《四重奏》般撕破假象的劇集或許更加能令人直面社會的黑暗。在《東京女子圖鑑》裡面, 綾作為一步步向上爬的美好形象,透過作出不同抉擇來反思別人的目光施加於自身的壓力造成何種逼迫,所謂成功和幸福,某程度上她在洗盡鉛華後依然是個失敗者。

就如《東京白日夢女》的「女子會」三人,憧憬著某種美滿的人生,而臺本卻安排她們必先要繞過大圈,也沒有給上一個是否必然能找尋到幸福的答案。但小雪、倫子和香所走歪的路並不冤枉,因為知錯亦是失敗者重新站起來的必經階段,要記得哪種痛、哪種帶血的教訓。

我們早就知道人無完人的道理,比起完美的王子公主式設定,現在人們或更偏心這些充滿人味又「貼地」的故事,因為我們在當中照出了自己,照出了現實殘酷,從《寬鬆世代又如何》的青年到《四重奏》的中年四流演奏者,無一不是失敗者,生產著話語逼迫他們的人正正是我們自己。

這個時候,我忽然又想起了《悠長假期》的名對白:「在自己什麼都做不好的時候,就當是上天賜給的一個長假,不要勉強,不要焦躁,更不要無謂的努力,將身心付諸於自然,不久一定會好起來的。」像「逃避並不可恥」,生活的壓力向我們步步進逼時,或許最需要的是接受一個不完美的自己,既然他們的人生都被允許重來,我們又有何藉口萎靡呢?

你可以不完美,但絕不能放棄自己。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