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先行「垃圾徵費」社區實驗 發起人:回收配套不足、徵費漏洞多

民間先行「垃圾徵費」社區實驗    發起人:回收配套不足、徵費漏洞多
photo credit: 陳娉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注環保、從事社區工作的張啟昕在西環發起模擬垃圾徵費,幫市民收集垃圾及鼓勵回收,過程中發現政府的回收配套不足,政策執行時也會出現徵費漏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要市民畀錢不是問題,但政府應帶頭做好回收的配套工作,否則憑什麼去收人扔垃圾的錢?」一向關注環保議題、從事社區工作的張啟昕在西環區帶頭試行垃圾徵費,四個月下來,她得出這樣的結論。

上星期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公布都市固體垃圾收費提案,最快將於2019年生效,屆時市民便要「自己垃圾自己找數」,必須購買政府指定的垃圾袋,以「按戶按袋」的形式付費,垃圾袋容量有9種選擇,由3公升到100公升不等,價錢為3毫至11元;工商界則「按重量」收費,每公噸為365元。

雖然垃圾徵廢仍在立法會討論的階段,但原來早在上年12月底,張啟昕與其所屬社區組織「安榮服務中心」已發起社會實驗,在西營盤試行模擬垃圾徵費,逐家逐戶拍門去派發環境局指定的垃圾袋,測試小店及住戶對政府方案的接受程度,並紀錄他們的膠袋用量,每月初發放模擬收費單;社區組織亦會派員上門收集垃圾、協助住戶或小店回收物資,在過程中培養市民的分類及回收意識,務求有「真垃圾」才送往堆田區。

模擬徵費的「社區減廢計劃」推行已近4個月,發起人張啟昕(KY)表示,市民普遍能夠接受徵費的水平,但政府欠缺回收配套,市民難以透過回收去減少垃圾量,既阻礙減廢,又不能幫市民慳錢。至於環境局派發的膠袋,則有過薄和易破的問題,亦有市民寧願用買菜、購物的膠袋,也不捨得使用簇新的政府袋;她亦憂慮日後會有人為了逃避徵費,棄用政府袋或非法棄置垃圾。

IMG_1749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張啟昕在區內廣貼街招,希望早一步宣傳垃圾徵費政策的資訊,並鼓勵街坊參與模擬徵費,過程中學習如何減廢又慳錢。photo credit: 陳娉婷
主動接觸「無王管」的三無大廈及小店

「你好,我們是來自安榮服務中心的職員,來收垃圾的!」每逢星期一、三、五的晚上,張啟昕和其社區組織的職員,都會穿過西營盤的斜坡小巷、爬上西環唐樓的多層樓梯,逐家逐戶拍門去收集垃圾,四個月下來,組織已成功接觸100多唐樓住戶、80多間小店,爭取市民試用環保局指定的垃圾袋,並協助回收物資及棄置垃圾。

張啟昕表示,過往政府也曾推行垃圾徵費試點計劃,但地點集中在大型私人屋苑、公屋、商廈等,有管理人員監察源頭減廢的成效,卻忽略了一些「三無大廈」及小店「無王管」的情況,將會是日後政策執行的盲點,「三無大廈是指一些沒有管理處、業主立案法團、居民組織的唐樓,與路邊的小店一樣,它們沒有管理公司定期巡樓、接觸住戶或店主,屆時不能確保所有人都用指定膠袋或跌入收費網,也沒有人監察及防止非法棄置。」

IMG_1766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徵費試點為西營盤一帶的唐樓及地舖小店。

她指出,小店或唐樓住戶無力聘請清潔人員、無管理公司監管,非法棄置廢物的情況嚴重:有住戶長期把垃圾囤積於走廊,阻塞通道外,也惹來蚊蟲滋生;亦有小店店主或住戶貪方便,懶得去垃圾收集站,隨街把垃圾棄置於暗角或垃圾筒旁,影響環境衛生。

她預視到垃圾徵費推行後,違規的問題可能惡化,如有市民為了逃避垃圾徵費,可以趁夜深把垃圾扔到街邊,也沒有法團監察住戶或店主購買政府指定的膠袋。她決定主動接觸這群被政府忽視的唐樓及小店社群,讓市民熟習日後的徵費模式,及培養正確處理垃圾的習慣,「我們會幫住戶或小店扔棄垃圾,也會協助分類及回收一些物資,希望慢慢改變他們的行為。」

鼓勵分類回收:減少「真垃圾」、順便慳錢

張啟昕笑言,組織看似是在扮演「街佬、倒垃圾」的角色,但實際上希望透過收集垃圾的互動過程,順道向市民灌輸回收的意識,貫徹社區教育,「我們會望下袋垃圾,若發現九成是可以回收,就會鼓勵他分類出來。」

除了環境局的膠袋外,組織會額外派發一些灰色的垃圾袋,專門作棄置可回收物之用,方便市民把廢紙、銅、膠樽、玻璃、慳電膽等分類出來,「市民見有人肯幫他們拿物品去回收,分類的誘因自然增加了;(組織)也會教育他們正確的回收方法,如有人把post-it(自動黏便條紙)或透底的收費單也當紙張回收,我們便會指正他們。」

在垃圾徵費提案的宣傳上,政府側重於以「污者自付」的經濟誘因,減少市民製造垃圾的數量,以達至源頭減廢,但她更看重垃圾徵費的簡接成效——推動市民回收的風氣,「屆時棄置垃圾要錢,回收物資不用錢,那師奶或小市民將會有動力為了慳錢而分類,『真垃圾』愈少,要付的錢也愈少。」她希望早一步培養西環街坊回收的習慣,提供減低徵費負擔的小貼示外,也能推動環保、循環再造。

IMG_1737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圖為社區組織向住戶收集的可回收物,市民不清楚回收的渠道,職員會代為送至回收站。
IMG_1742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張啟昕表示,市民不清楚正當處理回收物的方法,如圖片中的兩個玻璃樽,市民沒有剝下招紙就拿去回收。

經驗所得發現,住戶若肯回收物資,「真垃圾」的產生量並不多,一戶家庭每天只耗10公升($1.1)膠袋,以月計算約33元左右;記者曾查看一幢唐樓的住戶收費單,發現高達八成住戶每天只耗10公升膠袋,只有兩、三戶使用20公升膠袋,每月徵費約66元。張啟昕表示,基層住戶勉強接受到收費水平,但強調西環始終是港島地段,對一些更貧困的草根社區而言,可能需要一些補貼或資助。

她又指,徵費對店鋪的成效較高,能直接影響營運成本,迫使店員分類可回收的垃圾,「小店不夠人手,平日不會特別找一個人、找一個鐘出來做分類,但若全部膠不分類後,店主要繳多1000元,會成功迫他們做多一步。」

政府的配套不足:回收的渠道、教育欠奉

張啟昕在區內收集意見,發現市民普遍支持環保,肯為減廢出錢出力,但前提是政府應做足回收教育、設置回收配套等,免得市民心有餘而力不足,「不少市民願意回收,但政府回收的渠道欠奉,或不知道拿去哪裡回收,回收物資侷住就當垃圾扔掉。」

訪問當天,西環某一唐樓的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先生上門報告計劃試行的成效,他慨嘆大部分住戶的回收知識不足,「不少人會嘗試回收,但不知道玻璃或膠樽上的招紙是要拆除,又或鋁罐、膠樽沒有洗乾淨就拿去回收。」他憂慮,日後政府沒有專責隊伍協助市民回收,若人們以錯誤方法處置回收物,會令可循環再造之物因不合回收條件,而白白被送到堆田區。

為了防止這類事情再發生,他們建議政府做好環保教育,印製宣傳單張,圖文並茂地說明哪些物品可回收、處理回收物的步驟、回收站的地點等。陳先生又指,香港人很懶惰,即使有意回收,若回收站太遠,他們可能就此作罷,故期望垃圾徵費推行後,可引入如台灣般的流動回收車,政府定時定點在街上回收物資。

IMG_1713-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陳先生是西環某一唐樓的業主立案法團主席,他多次強調:「要畀錢不是問題,但政府配套不足,才是問題。」
IMG_1754-min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張啟昕表示,西營盤有兩個垃圾站,一個位於正街,另一在石塘咀,但居住在不同地段的唐樓居民經常懶得走到垃圾站,胡亂棄置垃圾站在街邊。

張啟昕補充說,台灣、韓國等地的回收資源已廣及玻璃、電池、燈泡、衣物、廚餘等,但香港的回收配套不足,環保署只設三色廢物回收桶,種類僅限於紙張、鋁罐、膠樽,導致香港人想回收也無計可施——2015年全港的垃圾棄置量更創十年新高的371萬公噸,回收率錄得五年新低的35%,遠落後於韓國及台灣同年回收率的60%和56%。

更嚴重的是,垃圾徵費若推行後,某些物料無法回收,將會加重一些行業的經濟負擔,特別是食肆、花店等,「飲食業會產生大量廚餘,花店或園藝舖會棄置泥土及枝葉,本港尚未有配套(如廚餘處理廠)去處理這些資源,全部淪為垃圾,店主的繳費額便會不斷滾大,這些行業很suffer(受傷害)。」

記者曾走訪西環一間賣豆腐及小吃的小店,老闆娘抱怨廚餘的垃圾開支龐大,「我支持環保,但強迫性收費令我們百上加斤,一日收十幾元,一年計可達幾千元。特別是我們濕貨舖頭,豆腐賣不完都要扔掉,生意差時廚餘當垃圾扔棄,徵費額便很高。」若政府有妥善的廚餘處理配套,佔全港總垃圾量四成、每日達3000多公噸的工商業及家居廚餘便會有出路,可轉化成生物氣或堆肥等有用資源,惟小蠔灣的廚餘處理廠仍未正式開放,社區也沒有廚餘處理機,日後飲食業、家庭只能捱貴垃圾費。

IMG_1788
photo credit: 陳娉婷
西環一間豆腐店的老闆娘指,賣不出的濕貨都要扔掉,徵費額將會對小店構成負擔。
政策存執行漏洞:逃避徵費、非法棄置的隱憂

除了回收配套不足,模擬徵費計劃推行不久,已發現不少執行上的漏洞。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先生表示,派發指定膠袋後,真正肯用袋的住戶不夠五成,12戶中只有5戶肯參與;即使住戶願意用指定膠袋,間中也會使用購物或買菜的膠袋,「其實市民日常也會儲膠袋,不想浪費政府指定的新膠袋,寧願重覆使用污染了的袋,用意也是為了環保。」

陳先生理解住戶用自家袋的做法,指市民日後不斷購入政府指家的膠袋,卻無法循環再用家中的購物或買菜袋,那將會造成浪費。「若垃圾徵費真的推行,我會以法團的名義及經費買一個大容量的政府膠袋,一次過收集住戶的垃圾。住戶可用自家的循環再用袋,但最終綑綁式以政府的袋計算收費,減少購買膠袋的數量,既方便又環保。」

張啟昕則引述街坊反應指,環境局的膠袋太薄、易破,例如花店裝泥土或花枝,垃圾量多及沉重,政府的膠袋不勝負荷,不夠黑色大袋般闊及深;食肆或住戶裝廚餘時用政府袋更會易「漏汁」,因此不少市民會「袋中袋」,用自家袋先袋垃圾,再用政府指定的袋,變相政策開倒車,走向不環保,浪費更多的膠袋。

她指出,膠袋的品質不夠好,是現時市民棄用指定膠袋的主因,但預視政府強制性要求市民用指定袋後,市民用自家袋的情況會大減,惟不排除有人會為逃避徵費,棄用政府膠袋、棄置垃圾在路邊或街上的垃圾筒。「政策推行初期會很混亂,政府應多裝天眼(CCTV),檢控非法棄置的人,但以後香港人會無晒私隱,要平衡管理和私隱是一大難題。」陳先生續說。

張啟昕就表示,台灣及韓國在立法初期也有不少違規行為,但可透過政府嚴厲執法解決,包括有環保義工巡查、即時罰款等。至於舉報獎金制度、鎅開垃圾袋翻查來源等行動,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則表示不適用於香港,原因是香港社會已夠分化,以及保障私隱行先。

然而,黃錦星已表明會加強執法力度,除了食環署清潔員將拒收指定垃圾袋外,更會爭取修改法例,賦予環保署職員權力上樓執法,以及在街邊垃圾站作突擊檢查;如有違規,職員會先作口頭警告,重覆違規則定額罰款1500元。

後記:

自1995年開始,政府已提出廢物徵費政策,諮詢及討論了十多年終於有提案,立法會及民間的反應算是正面,普遍可接受收費水平,也願意為環保出錢出力,但是次民間的模擬徵費計劃顯示,垃圾徵費會在執行細節、執法上會遇到挑戰,包括如何監管市民利用指定膠袋、打擊非法棄置,以及社區回收配套不足的問題。

張啟昕就總結經驗所得,建議政府的減廢行動必須配合完善回收的政策,寧願多花錢去興建不同資源種類的回收站、發展回收車或廚餘處理廠,而非一味耗費大量金錢去聘請職員打擊非法棄置,才是治本之道。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採訪』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陳娉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