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充滿的「反性平教育」 早已背離上帝所願見的美善

惡意充滿的「反性平教育」 早已背離上帝所願見的美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性平教育才是站在「下一代幸福」的一方。反對方所期待的宗教自由已達到凌駕生命權的偏頗位階,無視於嚴謹的科學證據,無視於校園中的霸凌,無視於自己一手促成的死亡,此些作為早已背離上帝所願見的美善。

文:魏樊遠

同性婚姻自去年(2016年)年底引起社會關注,然而浮上檯面的除了相關的理性論述,保守派人士針對性少數的謾罵與偏見亦綿延不絕。

這些公開的謾罵與偏見,在由神棍般的少數宗教領袖授權並合理化後,來得臉不紅氣不喘,甚至氣勢鏗鏘。噬血的宗教蟑螂們四處搜尋多元性別的影子,戰線於是燒過愛滋患者的相關權益,近期又延伸到了國中小的性別平等教育。而「反性平教育」所攻擊的目標,大多圍繞著「多元性別」與「安全性行為」兩大主軸。

「怎麼可以讓我的孩子知道女生可能喜歡女生?」「安全性行為?你說你在教學生性行為?」反對方囈語似的說著,在撥給立委的電話、在三月二十八日的高雄市議會會場、在這奉主之名的集體催眠中。

「我們『尊重』,但是學生不應該學習這些敗壞混淆的觀念。」反對方認為尊重不同的性別氣質與性傾向,並不需要在教材中提及多元性別的概念。但在一個已脫離父權模式的現代教育氛圍裡,我們要如何只強調「不要歧視娘娘腔」,但卻在教學中完全跳過所謂「娘娘腔」即是一種多元性別的展現?

歧視會造成死亡,甚至台灣現行的《性別平等教育法》即是由一個個因性別霸凌而死的年輕生命所促成。在學校教育內容中納入多元性別議題,已經被證實能夠促進性少數族群之健康(Snapp, 2015)。此外,在校園中成立性別友善社團,並制定相關規範,以禁止基於多元性別之歧視,也已被證實能夠避免青少年走上自殺一途(Poteat, 2012; Hatzenbuehler, 2014)。

真正「尊重多元性別」的人,才不會在意自己的孩子因教育而變成同性戀,因為對於他們而言,兩者沒有差別。反對性平教育者所傳遞出如此擔憂的心情本身即是一種偏見。當「身在同性家庭」對於孩童性傾向並沒有影響時(APA, 2004),在課本中只佔短短篇幅的「同性戀教育」,連減少霸凌的目的都難以達成,又該如何能夠對學生的性傾向造成影響?  

含括安全性行為的性教育同樣有其理論基礎。因為反對方所推擁的貞潔教育 (主要內容為反對任何婚前性行為),已被證實無法降低學生族群罹患性病與非預期懷孕的機會(Underhill 2007),甚至早被美國兒科醫學會斥為一「不智且無效」的性教育政策(AAP, 2010)。保守團體時至今日仍執意推行早被淘汰的貞潔教育,其目的令人費解。

支持性平教育才是站在「下一代幸福」的一方。從性別友善的角度看,當學界已經證實我們甚至不夠積極時,竟有地方社團鼓吹高雄市議員反對性平教育,實是視生命如糞土。反對方所期待的宗教自由已達到凌駕生命權的偏頗位階,無視於嚴謹的科學證據,無視於校園中的霸凌,無視於自己一手促成的死亡,此些作為早已背離上帝所願見的美善。

議題的討論並非訴諸聲勢。科學的時代,辯論必須仰賴擲地有聲的數據分析與邏輯論述。性平教育的推行有完整的學術證據支持,並非只是「想當然爾」。呼籲反對方在討論時也應拿出同等品質的理據,不應被自己對於多元性別的陌生及恐懼主宰,否則台灣的政策制訂只會永遠流於民粹。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