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營養師、言語治療師專業無王管,「Q嘜」認證有用嗎?

心理學家、營養師、言語治療師專業無王管,「Q嘜」認證有用嗎?
photo credit: REUTERS/Bobby Yi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衞生署推出「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向15個醫療專業推出自願註冊制度,以便公眾識別合格的從業員,但計劃下的監管費用由誰人負責、人手及資源是否足以處理投訴等問題,亦須考慮。

早前有傳媒揭發,有自稱「資深教育心理學家」收取數千元為一名化名為「心心」的學童作學障評估,但評估報告卻被教育局退回,並稱其誤將IQ76(有限智能)的心心,評為IQ100(智力正常),結果令學童延遲求助,學業受到影響。該名專家又被指,其宣傳時提及的學術背景部分失實。[1]

現時發展遲緩或有特殊教學需要(SEN)的學童,雖然可以輪候教育局專家評估,但排期需時,一些家長不得不如心心的家長般,尋求其他評估途徑,讓子女及早得到相關支援及治療。但香港並沒有就心理學家資歷設立法定的註冊制度,家長在揀選合資格專家時,可能不知以何標準作出選擇。

教育心理學家的工作包括為個別學生提供評估和輔導服務,因此部分具醫護性質。衞生署去年底推出「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先導計劃),向包括教育心理學家在內的15個醫療專業[2]推出自願註冊制度。[3]按先導計劃,各個界別的專業團體可向衞生署提出申請,獲認可後可使用「認可標誌」,以便公眾識別合格的從業員。這種醫療界的「Q嘜」認證,是否真的能夠有效監管,保障市民健康?

「專家」評估出錯 影響女童學業

現時,醫生、護士、藥劑師等13類醫療專業[4],須經法定註冊才能在本港執業。近年,醫療專業分工愈來愈細,部分具醫護性質的專業逐漸為人熟識,例如心理學家、營養師、配藥員等。公眾對於這些專業寄予信心,期望亦愈來愈高。當部分從業員出現失當行為,社會亦更為關注。

前文提到心心的遭遇,便是一例。由於輪候教育局評估需時,心心的母親幾年前找到私人執業的「教育心理學家」,為當時就讀小二的心心作學障評估。據該名專家的評估報告,心心智力正常,IQ100分。然而之後該份報告卻被教育局退回,直至女童就讀四年班時,教育局教育心理學家將其評定為「有限智能」。[5]

一般而言[6],IQ90至109分屬智力正常,80至89分為中下智能,70至79分則屬有限智能。[7]換言之,獲76分的心心,與「專家」作出的評估結果(100分),相差兩個等級。發展遲緩的學童未能如其他同學般正常學習,可及早求助,與學校做好溝通,但如報告出錯,家長捉錯用神,便可能影響學童的學業,家長也飽受身心壓力。[8]

事件早前經傳媒報道,該名專家更被揭發背景資歷有不少失實之處,例如在宣傳時自稱為「香港心理學會副院士」,但香港心理學會澄清指其已退會,與學會並無關係。[9]

部分專業「無王管」﹖ 市民易「中招」

不只是教育心理學家,所有具醫療性質的專業若欠缺質素保證,都會對市民的健康構成風險。舉例說,不少聽障人士要佩戴助聽器才能與外界溝通,而在購買助聽器前,市民必須進行準確的聽力測試,這項工作一般交由聽力學家或聽力學技術員負責。但若遇到不合資格從業員,購入不合適的儀器,可能引發頭暈、耳鳴,甚至聽力不增反減。曾有報道指,由於缺乏監管,部分聽力中心由非專業人士為客戶進行聽力測試,導致配錯助聽器。[10]

現時除教育心理學家之外,亦有一些醫療專業人員並非在法定監管的範圍內,較為市民熟悉的,例如臨床心理學家、營養師、言語治療師等。在現行機制下,這些專業大多由業界自行規管,即業界自行組織學會或職工會登記資料,供市民查閱;部分亦會制訂專業守則、設立紀律機制。然而,各個學會的自我規管方式並不一致,例如香港足病診療師協會的網站上並沒有列出會員名單[11],香港牙醫技術員學會亦無設立網頁,公眾在尋求相關醫療服務時,或難以得到充分資訊作參考。[12]

就算學會網頁羅列出會員名單,同一專業中不同學會的入會門檻,亦可能各異,一般市民或較難從會員所修課程、執業經驗及其他資歷,從而判斷從業員是否合乎資格。此外,由於登記制度不具法律效力,不在會員名單上的人士亦可執業,若不幸出現操作失當或惹來投訴,涉事從業員退會便可避開相關學會的審查或懲罰;市民或須另循民事訴訟途徑提出申訴或索償。

醫療界推「Q嘜」 團體自願註冊

去年底,衞生署向15個醫療專業推出自願註冊制度,即醫療界的「Q嘜」認證,希望有助維持相關專業的質素水平,以便公眾在選擇醫療服務時,識別合格的從業員。根據衞生署2014年調查,該15個專業共有9,036人從事本港公私營機構,並以牙科手術助理員和配藥員人數最多,分別有3,272人和2,201人[13];另有不少屬私人執業。

由於計劃以「一個專業、一個專業團體、一份名冊」為原則,意味著每個專業只會由一個符合認證標準的團體,負責管理有關專業的名冊。據衞生署所述,認證標準包括該團體的管治架構、運作成效、註冊標準、教育和培訓要求等,以確保其管治水平和會員的專業水準,保障公眾健康。[14]

然而,部分專業現時存在不同學會,就如何訂立規管標準,業界未必有統一意見。以臨床心理學為例,就有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臨床心理學組)和香港臨床心理學博士協會(博士協會)兩個專業學會,兩者原本打算就行業註冊標準、課程和培訓要求等達成共識後,聯合提出申請,但卻因未能就課程和培訓要求達成共識,最終唯有分別申請註冊。[15]

臨床心理學組指,該會在申請參與先導計劃時得悉,若一個專業有多於一個團體申請,當局將基於專業自主原則而不予仲裁,而該專業有可能被視為「尚未預備充足」,而不獲考慮。[16]如情況屬實,臨床心理學界便不會在自願註冊制度下受監管。

資源不足 恐影響計劃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