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社會主義國家中,以色列的水利制度可能是最成功的例子

世界的社會主義國家中,以色列的水利制度可能是最成功的例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小國家,如何發展精密的水利技術,不但解決水荒問題還成為水資源豐沛國家,又能供水給鄰國,成為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這個小國就是被稱為「流奶與蜜之地」的以色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賽司.席格

雨啊!雨啊!滾開,

改天再來吧!

——美國兒歌

雨啊!雨啊!從天而降

下了一整天,好多的雨滴

滴啊,滴啊

大家拍拍手吧!

——以色列兒歌

三十幾歲的阿雅.米若尼(Aya Mironi),她還記得小時候洗澡的情景。每當她洗澡完畢、擦乾身體、穿上束腰寬鬆褲時,她媽媽就會拿著一個塑膠桶回到浴室,用桶子裝滿浴盆的水,然後把水提到屋外的小庭院,用這些還帶著泡沫的水澆花與植物,隨後再回到浴室,重新裝滿桶子,重覆這樣做好幾次。

如果你不知道這件事發生在以色列中上階層居住的城市,可能會以為這是在開發中國家的貧困村落。雖然家裡有大量的水可以用,但阿雅的媽媽把水看得很珍貴,絕不浪費。長時間下來,因媽媽一個又一個保存水資源的動作,阿雅和兩個手足皆在潛移默化中學到一課:每一滴水都很重要。一旦這個觀念根深蒂固,就成為堅定的信念,很難忘記。

阿雅也記得,學校經常提醒要小心用水。每一間教室都有「一滴水都不要浪費」的海報。她和所有的以色列兒童,也都學到本章一開始的以色列兒歌。很難想像美國小孩會被教導在下雨天時要快樂拍手,因為在美國兒歌中,是要把雨趕到「改天再來」。

保存水資源的智慧不限於兒歌,它更是整合課程的一部分。就像阿雅的媽媽,不只在觀念上會教育學童,保存水資源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同時也提供學童實際的工具採取行動。對於節省用水,阿雅的媽媽一直都很勤快,學校的計畫也訓練學童,把最好的作法帶回家教給父母。在衛生課中,以色列的學校教導學童如何淋浴、刷牙。這樣的課程其實世界各地皆有之,但以色列有一個特色:教學生如何把水用到最少。節省用水是每一個人的事,學校的教育過程使得人人皆有此認知。

以色列人並不是那種只為了省水的偏執狂,但大家普遍意識到必須重視水,不能把水視為理所當然。會產生對水有強烈意識的文化,部分是因為以色列境內大部分是沙漠的地理環境,其他也屬半乾旱的土地,但光是「乾旱很常見」的現實環境,還無法充分解釋為何以色列人具有珍惜水資源的強烈意識。

儘管今天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已經不太嚴格遵守宗教儀式,但文化與傳統仍然歷久彌新。從出埃及到建國,以色列人二千多年來信仰的宗教文化中,以雨和露珠的形式,充滿著對水的敬意。

在猶太人的聖書中,「雨」不只被提到將近一百次,甚至還有沿用至今的猶太文專有名詞,以形容每年的第一場雨和最後一場雨。如果愛斯基摩人因為終年下雪,所以有各式各樣形容雪的字眼,那麼,住在聖地的猶太人則是因為稀少,似乎也有不同的字眼形容雨。

錫安建國運動人士(Zionist)絕大多數非常入世,而且他們是從雨水豐富的俄羅斯和波蘭,以及河水孕育的埃及與現代伊拉克來到以色列,也許不會經常沉浸在祈禱書或聖經中,但基本上他們都熟悉聖經與猶太人的傳統。從生活周遭悠久的猶太傳統中,他們對水有天生的敏感度,這也與他們在以色列土地上的新生活密切相關。

普遍的文化經驗

在美國,猶太人只在猶太人的慶祝活動上跳霍拉舞,但在以色列,民族舞蹈至今仍是日常的社交與運動。不管是在城市,還是在農場,跳〈水舞〉和其他與水相關的歌曲,幾乎是一種普遍的文化經驗。

以色列眾知名作家的作品裡,不管直接表述或是以隱喻手法,「水」是文學裡常見的主題。約書亞(A. B. Yehoshua)於一九七○年寫的中篇小說《初夏》(Early in the Summer)中,貫穿整部作品的主題就是水,「乾燥」是溝通不良的同義詞,「沙漠」則代表不孕與死亡。另外,奧茲(Amos Oz)描寫一九五○年代的耶路撒冷人們生活樣態的《我的麥可》(My Michael),這本完成於一九六八年的小說,則把雨當成象徵性的衝擊,角色人物之間的親密關係和雨密不可分,對雨的預期也被用來作為文學效果。更新一點的創作,還有以色列小說家加夫朗(Assaf Gavron)的未來小說《水狂熱》(Hydromania),內容是有關二○六七年的以色列,水和雨是小說家主要描述的場景,講述人們在失去對水這個與生命攸關的自然資源的掌控後,將何去何從。

以色列甚至在貨幣與郵票上,也推崇水的重要性。現在已經不再流通的五舍客勒紙鈔(與二○一五年左右的同面額美金相比,它匯率高出一點點),鈔票正面是以色列總理艾斯科爾(Levi Eshkol)的人物像,紙鈔背面則是以色列國家水資源輸送工程(National Water Carrier),艾斯科爾在此計畫中居功厥偉。另外,以色列的很多郵票也會慶祝與水有關的主題,範圍從用水方式的技術創新,到現代基礎建設的里程碑,以及以色列土地上的古代用水系統。

水屬於所有人

在美國,水被當成個人財產,但在以色列,水的擁有權與使用權都掌握在政府手裡,因為不管是以色列的建國先驅或是任何後繼的政治人物,皆將水視為所有人的共同財產,並以全民的整體利益為行動依據,他們會根據最好的用途來分配水資源。以色列對國家的水的統一掌控權,也編成一系列的法律。

這些律法鞏固了以色列水權集中的文化思維。一九五○年代中期,以色列國會通過三個法案,為一九五九年的水利法(Water Law)改革奠定基礎。第一個法案在一九五五年通過,禁止在以色列任何地方鑽地取水,即使地主在自己的土地上,若沒有取得執照,也不能取水。該法案意味個人產權向政府掌控讓步。

第二個水法案同樣在一九五五年通過,所有的水必須透過水表,才能配送。該法案要求:所有的公用事業單位都要安裝獨立的水表,以測量供應給每一戶民宅與公司的水量。這些水表發揮了鉅細靡遺的資訊收集功能,使得以色列遠遠領先資訊科技數十年。這項作法,也讓政府得以介入民眾的用水模式。

一九五七年,國會通過第三個水法案。一九五五年的禁止鑽地取水規定,已經掌控了所有地下水,新法強調的是地表的水,而且是廣義的解釋。不管河水或溪水,甚至還包括雨水,都歸政府管,家家戶戶由排水道排出的水皆歸政府所有。沒有事先得到政府許可,是不能將這些水改道的。該法律還強制規定,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放牧家畜時,如果動物會經過某個水道,農民就必須先取得放牧執照。這個法案讓我們再一次看到,個人利益被納入政府的掌控。

一九五九年的水利法讓政府達到集中水權的巔峰。該法案賦予政府「巨大的控制權力,並限制個人的用水活動,以保護並提昇大眾利益。」所有的水資源都是公共財產,由政府掌控。土地所有權並不包括在土地表面或底下,或鄰近的水資源權利。從此以後,只有合乎這條法律的規定,才會批准個別或私人用途。該法案甚至提出期望:希望所有民眾都能「有效率且節省地」使用得到的水。

在國家成立初期的幾年,若政府有堅定的社會主義傾向,而人民普遍默許國家控制,也許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以色列已放棄建國初期的社會主義思想時,有人預期水利法會跟著修正或廢除。然而,至今水的擁有權仍然專屬於「人民」,也就是「政府」,甚至經過好幾波國營事業或資產私有化,也沒有人呼籲水資源應該變成自由市場的商品。今天的以色列是一個很有活力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但對於水資源的管理,仍採取國家掌控、集中規劃的原則。

從二○○○年到二○○六年擔任以色列水利專員的塔爾(Shimon Tal),生動說明以色列的水權如何完全掌控在政府手中:「政府當然掌控所有加利利海的水(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也當然掌控所有的地下蓄水層。」他說:「但如果你在雨季開始,在房子屋簷下放一個桶子,房子是你的,桶子是你的,但桶子裡的水,至少在理論上,是政府的財產。如果沒有收集雨水的執照,就是違反水利法。雨水只要掉到地面,或掉進桶子裡,就屬於大眾所有。」

和其他公眾擁有水權的國家相比,以色列的方式更為絕對。以法國在一九六四年通過的水利法為例,只要沒有剝奪社區的人合理的用水管道,民眾可以自由使用自己土地上的水。法國民法也清楚把雨水的所有權,給了降雨所在地的土地所有人。

造訪以色列的遊客可能會認為,這樣一個極度控制、嚴格規定的法律和政策,一定很不受歡迎,尤其是這個國家的社會主義政黨將近崩潰,而且普遍拒絕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但事實正好相反。以色列人普遍認為,這個集體策略正是以色列保存水資源成功的祕訣。

索弗(Arnon Soffer)教授是地緣政治(Geopolitics)學者,也是海法大學地緣政治學系創始人。他研究世界各地的水利制度,在思想上也支持自由市場,不喜歡政府干預。但他說:「以色列是一個西方國家,這裡也擁抱個人主義。但有些事,採取集體策略最合理。關於集中水資源所有權的治理方式,正是周遭國家淪為叢林,我們卻能擁有別墅的主因。」

以色列人接受凡事都有取捨。為了讓所有人能普遍取得高品質的水,他們願意放棄水的私人所有權和自由市場的利益。大眾賦予用政府擁有管理、規範、訂價與分配水的權力,是相信這能獲取最大的共同利益,人民是最大的受益者。

今日,在全世界的社會主義國家中,以色列的水利制度可能是最成功的一個例子。

書籍介紹

《拯救水資源危機》,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賽司.席格
譯者:林麗雪

台灣雨量充沛卻年年缺水,我們該如何善用每滴水,以保水技術解決迫在眉睫的水資源危機,為全球加劇暖化做好準備。

本書描述一個小國家,如何發展精密的水利技術,不但解決水荒問題還成為水資源豐沛國家,又能供水給鄰國,成為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這個小國就是被稱為「流奶與蜜之地」的以色列。

以色列國土近六成是沙漠,一年降雨不到七百毫米、不及台灣三分之一雨量,但他們發揮每滴水最大效率。以色列人都有共識,即使天然資源不足、人口快速成長,又有區域政治的不安定,也要把水資源安全當成國家與人民的第一要務。他們立法規定,水是全民的共同財產;政府不補貼水費,讓人民知道便宜的水才貴;凝聚國民意識,為此願景犧牲個人自由;持續創新水資源處理技術,為自己打造有保障、充滿活力、生機盎然的未來。

本書告訴你,為什麼以色列能辦到?他們如何處理水資源問題?使用什麼新技術?建立怎樣的安全措施?每位讀者了解以色列如何克服艱鉅的挑戰,從破碎的土地轉型成水資源強權,都能從本書獲益。 

克服水資源危機需要計畫與實踐,還需要吸收新思維,結合人民意志。對水資源的使用限制,也不一定會阻礙經濟發展、影響政治穩定,如果處理得當,這些限制將會推動國家發展並創造新機會。名列全球十八位缺水國家的台灣,現在開始改革還不晚,但先看看以色列怎麼做!

未命名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