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投車站返鄉不是風華再現,而是一場文化浩劫

新北投車站返鄉不是風華再現,而是一場文化浩劫
Photo Credit: 五花鹽 BaconPres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月1日中午,我們會以一個參與喪禮的心情重回新北投,親眼看看一個好好的古蹟怎麼毀在今天的臺北;也看看這場文化浩劫的肇事者們堆滿笑臉、為「喜迎車站爺爺」開心剪綵的樣子。

「新北投車站」重建的落成即將在4月1日敲鑼打鼓地展開,據說是這個百年古蹟的抵家慶功宴。在各家媒體、市府議員立委、文創店家喊的「國王的衣服好華麗啊!」聲中,我們想當那個噗哧出「你就沒穿啊」的屁窒仔。

這不是風華再現,這是一場文化浩劫。

當新北投驛終於可以古蹟返鄉的時候,新帥帥的現代建材與走精的位置,卻已經單薄得無法承擔得起「古」與「蹟」兩個字了。


話說從頭。

日本政府才剛到臺灣的第一年,北投這裡什麼泡湯設施都沒有,各方長官就迫不急待到北投來「考察」了。

北投擁有得天獨厚的青磺泉,加上傳說中的神奇療效,無論是地方行政長官、軍方高層、民政局長,甚至總督樺山資紀,都在前後幾個月間陸陸續續以不同名義造訪。民間或官方、地方或中央,這個瘋狂的殖民集團砸下重本,在二十年間請來最優秀的建築師、動用高額資金,把北投打造成一個他們心目中的溫泉觀光天堂。

其中最任性的一項建設,就是因為懶得走路而蓋的「浴場線」,一條通往溫泉區的鐵路──新北投支線。

這條支線短短小小的,只有「北投-新北投」一站,要用走的其實也走得到。短短的鐵路終端有個可愛車站,剛落成的時候是一個三個眼睛、四面通風的「乘降場」;後來旅客漸漸多、乘降場也進行增建,變成了四個眼睛、擁有完整動線的車站型式「新北投驛」完全體。

從1916年的初開通,到今天正好滿滿101歲。

後來臺北捷運興建,因為原規劃需要使用這條鐵路用地,所以新北投驛經歷過謹慎的拆遷,保存在彰化。最近幾年,北投地方出現要迎車站回家的聲音,文化局也共協助發起了「古蹟信託基金」的募款。

經過好幾年的來回討論,人在彰化的新北投驛爺爺也被兩度暫定古蹟保護,在大家的奔波與努力下終於產權、用地都一步步到位。眼看新北投車站即將原址重建,居民與文資工作者都樂觀其成時,才發現原來臺北市文化局在心態完完全全沒有將「新北投驛」視為古蹟、好好保護。

不僅發包的三個施工單位沒有一家是富有經驗的古蹟承包商、也沒有成功的修復經驗。各種測量、報告荒謬百出,尺寸比例樣式都有明顯錯誤。除了建築專業度的不足,對待古蹟與文物的心態也大有問題,拆解後的古蹟木料被暴露在露天的環境中,沒有嚴格的溼度、溫度控制,甚至下雨天也只蓋一塊塑膠布。

除了百年建材毀壞狀況難以恢復、也難以估計,本來計畫「原址」重建的車站也被搬離了好長一段距離,蓋在一個新的「文創中心」前面。古蹟之所以強調「蹟」,就是因為他就在「那裡」出現,不同於一般可挪移的精品文物,價值不只在建築體本身,還包含整個時空背景與時代記憶,負擔著歷史忠實性。

臺北市文化局也似乎總是忽略廠商的「粗心大意」,抱持得過且過、不得過也只好讓他過的奇特心態,未盡監督責任。即使排除歷史文物的無形價值,昂貴的檜木部件損壞或遺失的狀況也沒有詳細的統計與檢討,就讓珍貴的文化資產輕易的毀在眼前。

為了趕在今天剪綵,甚至並非原樣重建,到處可以看到細緻構建的卡榫與原設計不同,連窗框都少一根。

當一座好好的新北投驛終於可以古蹟返鄉的時候,新帥帥的現代建材與走精的位置,卻已經單薄得無法承擔得起「古」與「蹟」兩個字了。在即將落成剪綵的今天,想問問臺北市文化局是不是還能毫不心虛的面對當初的承諾、與曾經參與「古蹟信託基金」募款的民眾呢?

4月1日中午,我們會以一個參與喪禮的心情重回新北投,親眼看看一個好好的古蹟怎麼毀在今天的臺北;也看看這場文化浩劫的肇事者們堆滿笑臉、為「喜迎車站爺爺」開心剪綵的樣子。

反正,一直以來所謂的「文化」在臺北總是不重要,只要這個車站可以給政府當個粉飾太平的政績、給「文創中心」帶來財源與商機就好,不是嗎?

新北投車站
Photo Credit: 五花鹽 BaconPress

並不是無法容許古蹟使用新的建築工法維護,而是無法忍受對於文化與歷史的輕浮態度、以及端出贗品對市民的各種欺騙與隱瞞。

但總之新北投驛爺爺已經死去、從北投歷史中退場,全新建材、粗糙改造原設計的新北投車站弟弟也「易地重建」,張燈結綵嶄新乾淨。再大聲疾呼什麼好像也已經無力回天,這是一場臺北文資工作者多年來的努力終告失敗的里程碑。

想說,還是再當一次不會看大人眼色的小孩,在各家媒體與官員都裝傻的「古蹟返鄉」的歡欣鼓舞聲中,再喊一次「國王沒穿衣服啊!」這樣。直到大部分的人都開始懷疑:「對啊,國王好像沒有穿衣服耶。」我們就扳回一半的歷史了。

難怪有人說三歲小孩惹人嫌,像五花鹽一樣前兩個禮拜剛滿三歲這種。


更多惹人嫌的內容,在五花鹽專題雜誌No.006《浴場線》裡。

有FB放不下的各種詳盡照片,以及同樣惹人嫌的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老師、建築老師蕭文杰老師訪談。

延伸閱讀 ►新北投車站返鄉:面對文資保存問題,我們只能當「愚人」嗎?

本文經五花鹽 BaconPres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