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談能源政策:石油一直都在,只等著我們去開採

特朗普談能源政策:石油一直都在,只等著我們去開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能源問題,我的結論就是:在更好的「替代能源」或「綠色能源」有辦法滿足我們的能源需求以前,我們必須立刻開採並好好利用我們的能源。

文: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相傳馬克.吐溫(Mark Twain)說過一句話:「每個人都愛講天氣,可是沒有一個人對天氣有所作為。」我們顯然是想證明他說錯了。

我們竟然把天氣變化怪在人為因素上頭。一開始,這些號稱是「專家」的傢伙說我們造成了全球暖化,結果氣溫開始下降的時候,科學家又把這些變化叫做「氣候變遷」。

現在這些「專家」根本分不出氣候太冷還是太熱,所以最新的用語是「極端天氣」(extreme weather conditions)一個詞涵蓋了沸騰的熱到結凍的冷之間所有天氣現象。不過說法再怎麼變,他們的意思都一樣:根據這些人的說法,我們燒化石燃料的副產品(by-product)跑到大氣層,然後改變了自然的天氣型態。

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在2015年的國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演說中宣稱,現今對地球最大的威脅就是氣候變遷。最大的威脅?!

我們可以看到,「伊斯蘭國」士兵砍下了無辜基督教傳教士的頭;敘利亞有一群敵人,支持一位用化學武器對付自己國民的獨裁者;有數百萬美國人抵押的貸款高出了房屋本身的價值,而中產階級的收入不見增長、超過四千萬國民只能每天過貧困的生活。

然後總統最關心的議題竟然是氣候變遷?

回顧歷史你就會發現,這個國家最嚴重的龍捲風災害主要發生在1890年代,最嚴重的颶風則是在1860到1870年代。劇烈的氣候「變遷」根本就不是什麼新奇的事。

我們甚至還有過冰河時期呢。

我只是不認為這些是人為因素造成的。

所謂全球氣候變遷給我們帶來一些麻煩,這點我同意——它害我們浪費了數十億美元發展我們其實不需要的科技,解決我們所謂的能源問題。

歐巴馬總統提出了一個叫「設限與貿易」的計畫,也就是給企業設定一個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最高限制,這麼一來,你只好被迫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不然就是為超過限制的排放量多繳一筆稅。因為歐巴馬總統沒能讓國會通過這個法案,他就叫他在國家環境保護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的手下,用法規命令制定(rule-making)的方式,試圖把這個制度強加在我們身上。

這個計畫成功做到了一件事——讓油價高漲不跌。就算油價已經跌到一桶50美元,我們去加油時付的錢還是高得離譜。

事實上,我們國內的能源夠我們用到下個世紀了——我們要做的就只是動手開採而已。上帝賜與美國的無數財富,包含很充足的自然能源;根據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資料,我們地下的天然氣能供我們用好幾百年。

比如說紐約州、賓西法尼亞州、俄亥俄州跟西維吉尼亞州地底下有頁岩氣層,這個馬賽勒斯頁岩層(Marcellus Shale Fields)能產出等同數百億桶石油的天然氣,在我們發展便宜又明智的替代能源時替我們爭取時間。

我們現在很依賴石油,能源價格是推動我們經濟的主要動力之一。工作機會跟石油價格直接相關;石油從地底下開採出來後一路送到消費者那邊,這個過程中成本越高,依賴石油的產業裡工作機會就跟著變少。你現在看這本書,腳下踩的土地不曉得埋著多少原油。

根據德克薩斯州休士頓的萊斯大學研究員的說法,美國估計有兩兆桶可採石油,夠我們用兩百八十五年。過去幾年科技一直更新,高盛(Goldman Sachs)甚至有一份研究預計我們在2017年或2018年會超越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變成全球最大產油國家。

石油一直都在,只等著我們去開採。

我一直都不懂,我們的土地明明蘊藏那麼多石油,為什麼還會讓這個國家被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捏在手心?

OPEC是產石油國家的集合團體,其中有的成員國對美國懷有敵意。過去數十年來,OPEC的領導人圍著他們的會議桌,一邊決定油價一邊嘲笑我們。

他們知道我們的領導人根本算不上領導人,也知道他們黑箱訂定的油價不管多貴我們都會買單。我已經勸我們的政客拿出膽子去踢爆OPEC的聯合壟斷,不知道勸了多少年。然後我想起吐溫說過的另一句話:「假設你是個笨蛋,然後假設你是國會的一員……抱歉,我重複說了一樣的話。」

AP_1702761733175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不能被目前下降的油價給騙了,也不能因此鬆懈;油價本來就很難預料,而且你看看石油的量就知道油價跌這麼一點是沒有用的。油價就像天氣一樣:保證會變給你看。我們得做好自己採油的準備,也得好好利用每一個機會——這包括通過鑰石XL輸油管線計畫(Keystone XL Pipeline)。

歐巴馬竟然延後了、可能還阻殺了建造輸油管線的計畫,實在太可惡了。這條預計1179英哩長的管線,會從加拿大的瀝青砂岩區把油一路運到內布拉斯加州,然後連到現有的管線,再一路接到德克薩斯州,這一路上都會創造出幾千個就業機會。現在市場上石油過剩導致油價下跌,我們感覺輸油管線沒那麼重要,可是這世界總有一天會需要那些石油,而且我們也需要它創造出的就業機會。

反對建輸油管線的人主要說石油可能洩漏,可是就連國務院(State Department)也說過這條管線會很安全,比現在所有的輸油系統都好上許多。我們不該因為某些可能發生的事就停止進步;我們應該做好萬全的準備措施,如果這些情況真的發生了,就好好處理。

我們也必須發展更多石油貿易對象,因為我們最主要從中東進口石油,可是那個區域的情況越來越不穩定了。我們還是需要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不過比起前幾年,我們對他們的依賴性已經越來越低了。

可是沙烏地阿拉伯是恐怖攻擊的主要目標之一,也是一些恐怖分子居住的地方。沙烏地阿拉伯太依賴石油產業,除了出口石油以外缺乏能持續發展的經濟結構;他們在未來很可能沒有我們的幫助就沒辦法維持經濟。這對我們是很真確的危險,所以我們必須降低對外國石油的依賴。

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通過鑰石XL輸油管線案,開始在所有存在油礦的地方開採石油。

最近很多人都一股腦想用可再生原料開發替代能源——所謂的「綠色能源」(green energy)。這又是一個天大的錯誤!首先,我們投入再生能源的動機完全錯了,全球氣候變遷根本就不是我們排放的碳造成的。如果你不相信氣候變遷那套說法——像我就不信——那你應該看得出,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只是花大錢讓那些抱樹人(tree-hugger;譯註:指關注森林環保的人士)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最受歡迎的綠色能源是太陽能。太陽能板雖然有用,可是這個能源不經濟;算算架設和使用太陽能板的成本,再看看它幫我們節省了多少能源,其實根本就划不來。這可是美國補助金額最高的綠色能源。

有些人推估,架設太陽能板之後可能要過好幾十年才能回本。我才不認為這是筆好投資。

就算那個估計值只對了一半,哪有人會花錢投資一個二十年才能回本的東西?

我知道太陽能終究會越來越有效率,可能也會越來越划算。可能吧。等到有人證明它價格合理,又可以穩定供應我們一部分的能源需求時,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情。

在那之前,我們的汽車、卡車還是得上路,我們的住家、建築物冬天還是得開暖氣。為了維持正常生活的運作,我們還是要用更有效率、更划算的能源。

我跟風力發電的支持者有過節,這不是什麼秘密。之前我跟蘇格蘭政府吵了好幾年,因為他們想在亞伯丁近海蓋風力發電廠,在全世界最美的高爾夫度假村旁邊蓋11座又大又醜的風力渦輪發電機。

位在亞伯丁的蘇格蘭川普國際高爾夫林克斯球場(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Links Scotland)是很熱門的觀光勝地,不僅對蘇格蘭經濟有利,還創造出很多工作機會;那些風力發電機只會破壞世界上少有的美景。

別的地方就沒有風力可以用嗎?

對我來說,這個政策從一開始就莫名其妙。就算發電廠輸出的電力到了最高點,蘇格蘭政府每年還是得補助幾百萬英鎊給它。這個案子在法庭卡了快五年,在這期間油價大跌,這個風力發電廠計畫又更不符合經濟效益了。它永遠都不會建成。我這是幫了蘇格蘭一個大忙。

蘇格蘭跟很多其他國家一樣,想要在未來十年內完全用可再生能源滿足全國的能源需求,可是有很多人都懷疑這個計畫的可能性。比爾.蓋茲(Bill Gates)2015年曾斷然說:「可再生能源沒有用。政府應該把綠能補助(green subsidies)挪給研究開發使用。」據他所說,用太陽能和風力產出那麼多能量,就需要「遠超天文數字」的成本。他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採訪中說,未來能源需求的問題得用目前還沒突破的科技來解決。蓋茲說他打算投資多達二十億美元進行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可是不會發展風力發電或太陽能。

太陽能和風力發電對環境的傷害也很有爭議。一個英國研究中心最近的研究顯示,風能「極其昂貴且無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效果」。不僅這樣,他們還說「以傳統燃氣發電為基礎的風力發電之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比效率最高的燃氣渦輪獨自運行時所排放的量更高」,而且建造這些鋼鐵怪物的過程造成了不少污染,尤其是在中國。

諷刺的是,蘇格蘭的風力發電廠計畫在進行的同時,在愛爾蘭的敦貝格-我正在蓋另一座美麗度假村的地方-有個類似的計畫卻沒有通過。敦貝格那邊的計畫是用九座風力渦輪發電機破壞奢華美景,每一座發電機都有413英呎高——簡直像9個美式足球場(加上球門區)直立起來排排站。

幸好這個案子沒有通過,因為風力渦輪發電機可能會傷害棲息在敦貝格河裡的約七千隻淡水珍珠蚌——這是歐盟瀕臨絕種的生物之一——而且也有害於觀光業。

我們壯麗的高爾夫度假村絕對是世界上最棒的度假村之一,對當地經濟也絕對有巨大的幫助。

結果是河蚌救了我們。

結論就是,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還是會依賴石油和天然氣提供我們需要的能量。所以我們想在能源上獨立的話,就必須繼續開採油礦。好消息是,我們有非常豐沛的化石燃料,只要下定決心就隨時可以開採。

我們必須用手邊所有合乎成本效益的方法把這些資源弄到手,其中包含液體壓裂法(fracking)。你可能沒聽過液體壓裂法,這種方法是把液體用高壓注入頁岩床,釋出封在裡面的資源;傳統方式沒辦法採出的大量石油和天然氣,就可以用液體壓裂法開採。

紐約州長安德魯.古莫(Andrew Cuomo)禁止用液體壓裂法開採天然氣,不過這種技術在北達科他州、賓西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都大大促進了當地經濟,這幾個區域創造出來的就業機會幾乎比全國其他區域都來得多,失業率也比其他地方還要低。紐約上州也想複製這幾個地方的成效、減輕賦稅還有還掉紐約州的鉅額負債。

說到能源問題,我的結論就是:在更好的「替代能源」或「綠色能源」有辦法滿足我們的能源需求以前,我們必須立刻開採並好好利用我們的能源。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譯者:朱崇旻

川普將帶領美國與世界走向何方?
這次,由川普本人說清楚!

移民問題|外交政策|軍事|教育|能源|醫療|經濟|基礎建設|媒體|稅制

川普唯一親筆撰寫
最完整的治國藍圖

我在這本書裡寫了很多自己的想法⋯⋯這本書的設計就是要讓讀者更了解我,然後更了解我對國家未來的主張⋯⋯美國不需要那種光說不做的政客,我們需要的是有經商頭腦、會管理事業的聰明人。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政客的漂亮話————我們需要的是基本常識。————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 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