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東京地下鐵(東京Metro)的華文標示。搭地鐵的日本民眾每天看到簡體字的標示,就會以為這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文字。Photo Credit: 黑波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日本是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日本的小中高的國語科有教漢字,而且老師在指導學生寫漢字時非常吹毛求疵。日本的民間有漢字檢定。如果漢字檢定的成績不錯,在升學就業時還有加分作用。不過這個國家的國民,大多不知道漢字本來的面貌。很多人以為「中國字」(簡體字)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文字。

其實這並不奇怪。很多中國人對這種文字事情也沒什麼概念。記得以前在讀語言學校的時代,班上的中國留學生在講台上發表報告時,理所當然地在黑板上寫「中國字」。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少。他們以為學過日文的其他國家留學生都應該看得懂「中國字」。

我在台灣學的傳統漢字是中國捨棄的文字。我不敢以排他的心態僭稱我用的漢字最「正確」,但是至少傳統漢字是我的故鄉的正式用字,而且這種文字帶有重要文化意義。

不過,這種文字幾乎被世界遺忘了。即使是還在使用漢字的日本,大部分的民眾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中國字和日本漢字以外,還有其他的漢字。特別是我住的東京,大部分的中文標示幾乎都是簡體字。這樣的環境會讓更多日本民眾以為簡體字是華人世界唯一的文字。

2017030102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地下鐵(東京Metro)的列車班次即時資訊。2016年8月,東京地下鐵開始陸續改用彩色液晶的多語言列車班次顯示器。其中,華文部分只有「中國字」而已。完全沒有顧慮台灣和香港遊客的需求。

近幾年,日本為了推動觀光立國政策,在很多公共設施開始提供多語言資訊服務。日本爭取到2020年奧運主辦權後,又加快了多語言資訊服務的腳步。日本的觀光廳還有找專家學者、外國人來開辦相關的講習會,而且還整理了多語言標示的製作指南。不過這些工作還是有很多盲點。例如沒有提到華文文字的差異,也沒有繁體字的範例。結果很多公共設施的華文標示大多只用中國的簡體字。

上個月,我去東京國立博物館看展覽。我看到博物館的華文標示時,非常難過。難過到了入場後幾乎無心看展覽了。

2017030103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國立博物館的售票口標示。
2017030104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國立博物館的正門廣場標示。
2017030105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國立博物館常設展售票機的中文介面。
2017030106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國立博物館特別展售票機的中文介面。

到日本旅遊的中國人的確不少,不過大部分中國遊客的行程全部被旅行社控制住。他們多半沒有時間來看這種文化設施,而且多數中國遊客也不太關心日本的文化。結果會去博物館看展覽的華人大多是自由行的台灣人和香港人。不過東京國立博物館的所有華文資訊全部都只針對中國人,完全無視真正關心日本文化的台灣和香港遊客的需求。

諷刺的是東京國立博物館在2014年曾經和台灣的故宮合作過。當時台灣還為了展覽的標題向東京國立博物館抗議過,不過抗議內容只限於標題而已。由於台灣自己也無視這些不歡迎台灣人的華文標示問題,所以錯失了文化宣傳及改善問題的良機。

2017030107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國立博物館旁的國立科學博物館的華文標示也只有簡體字。

除了地下鐵和博物館以外,外國遊客從成田機場進入東京市區的京成電鐵的華文標示也全部是簡體字。

2017030108
Photo Credit: 黑波克
京成上野站的標示。
2017030109
Photo Credit: 黑波克
京成上野站售票機上方的列車班次顯示幕。這個顯示幕有好幾種語言,不過華文只有簡體字而已。而且用詞完全和台灣、香港的詞彙不同。

由於多數中國遊客從成田機場進入日本後就被遊覽車載走了,所以會搭京成電鐵進東京的華人觀光客多半是台灣和香港的自由行旅客。不過京成電鐵的站內華文標示完全無視台灣和香港遊客的需求。就連Skyliner的車內華語廣播的發音和用詞也不是針對台灣和香港遊客。

2017030110
Photo Credit: 黑波克
上野公園入口附近的寄物櫃。寄物櫃的華文標示也只有簡體字而已。

會用到上野公園入口寄物櫃的外國人觀光客大多是剛從成田機場到東京,或是幾個小時後準備去成田機場的帶著行李的旅客。這些人如果有空,可能就先把行李放在寄物櫃,然後在上野附近逛街、用餐、買紀念品等。這種可以自己管理時間的遊客都是自由行旅客。上野公園當然有很多中國遊客。不過這些中國遊客多半是被遊覽車載來的,或是被遊覽車載到東京的飯店後,自己再搭電車來的。他們沒有寄物的問題。所以會用到這些寄物櫃的華人遊客主要就是自由行的台灣或香港人。不過設置寄物櫃的公司完全沒有顧慮台灣和香港遊客的需求。

2017030111
Photo Credit: 黑波克
京成上野車站的遊客服務台的標示牌。這是東京都設置的標示牌。標示牌上的華文歡迎字樣只有簡體字,這形同東京歡迎的是中國遊客,而不是台灣和香港的遊客。

今年我沒有參加東京馬拉松,不過我有和朋友一起去參觀EXPO會場。今年東京馬拉松EXPO會場華文標示依然只有簡體字而已。

2017030112
Photo Credit: 黑波克
東京馬拉松2017跑者報到區的入口標示。
2017030113
Photo Credit: 黑波克
跑者報到區入口旁的服務台。
2017030114
Photo Credit: 黑波克
跑者報到區入口的說明告示。
2017030115
Photo Credit: 黑波克
走道旁的標示。
2017030116
Photo Credit: 黑波克
EXPO展示會場的入口標示。

今年東京馬拉松最多的外籍參賽者依然是來自台灣的跑者。這五年間,台灣跑者一直是東京馬拉松最大的外籍參賽族群。從文字圈的角度來看,今年繁體字圈(台灣+香港)跑者一共2076人。中國的跑者也不少,1108人。不過東京馬拉松的EXPO主辦單位在這五年間,一直冷落最大的外籍參賽族群的台灣和香港跑者。今年也不例外。而且簡體字標示的翻譯還非常草率。

東京馬拉松EXPO會場的外語標示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地方就是有韓文。東京馬拉松的韓國籍跑者每年大約一兩百人,不算少,但是無法和台灣和香港的跑者數相比。EXPO會場願意為這一兩百人標示韓文,卻不願意為兩千多人的台灣和香港標示傳統漢字。這個原因就是EXPO的主辦單位沒有語言知識,布置會場的包商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他們不知道台灣和香港使用的文字和中國不同。他們就只是形式化地規劃會場,形式化地加上日本常見的日英韓中四國語言標示,如此而已。傳統漢字完全被這個社會遺忘了。

日本的觀光局整理的外語標示製作指南雖然有提到繁體字,但是沒有提到繁簡之間的敏感的文化問題,而且繁體字還被草草省略。結果參考這個指南的單位無法得到正確的語言知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日本的觀光局的人員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觀光局找來的專家學者和外國人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

為什麼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呢?

因為這是最近幾年才漸漸形成、非常纖細的隱性文化現象。

本來台灣人不會對簡體字有特別的反應。因為大部分的人生活中不會遇到這種文字。旅外的台灣人雖然會在外國看到簡體字標示,不過以前大家會覺得這是台灣無邦交的必然結果,所以文字文化的感覺就麻痺了。海外的台灣人組織在政治理念上或許會為台灣發聲,但是他們不太關心文字文化方面的問題。

最近幾年間,台灣的護照越來越方便,大家出國的機會變多了。台灣觀光客在國外看到的華文標示都是簡體字,心裡頭當然不好受。這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感覺。日本的觀光局找來的專家學者或外國人當然不知道這種近幾年才發生的隱性文化現象。

台灣的護照越來越方便,證明了沒有邦交也可以交流。不過台灣政府只看達成免簽證的成績,卻沒有做好實質的文化交流,所以開放讓台灣人免簽證觀光的國家根本不知道台灣用的文字是什麼,也不知道華文文字的敏感問題。結果很多台灣人出國花錢觀光,卻被外國人當成「簡體字圈的人」。這就是外交工作的怠惰。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由於這是組織性的錯誤,所以個人的聲音很難傳到這些組織上層,也很難說服龐大的組織。恐怕台灣的外交單位到現在還不知道有這種問題。

如果政府沒有任何對策的話,2020年東京奧運時,日本人還是會用簡體字資訊來服務台灣的遊客。因為沒有強力的權威性組織把台灣人的感受傳達給日本人,也沒有人告訴他們「台灣不使用簡體字」。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下)

2017030117
Photo Credit: 黑波克
在東京馬拉松EXPO宣傳的台東縣。東京馬拉松EXPO會場的華文標示讓我非常失望。不過看到台東縣的攤位時,覺得非常感動。因為這個攤位是台灣對外文化交流的最佳實踐。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