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全球電商貿易大夢的第一步,為何落腳馬來西亞?

馬雲全球電商貿易大夢的第一步,為何落腳馬來西亞?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成為全球電子商務巨頭積極進駐的兵家必爭之地,有意打造全球跨境電子貿易交易準則、制定話語權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則是挑選了馬來西亞作為第一個灘頭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葉蓬玲

我堅信當貿易停止,戰爭就將開始。貿易讓不同人群互相了解各自的文化,貿易不是貨品的交換,而是創意的交流、創新的交流。 ——馬雲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心中的未來全球電商貿易架構大夢,跨出中國後的首個落腳處,出現在馬來西亞。就在3月22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參與馬來西亞政府「數位自由貿易區」計劃,預計投資實體物流中心與建置虛擬貿易綜合服務系統,目標在2025年物流規模達650億美元,並創造6萬個工作機會。而馬來西亞政府則是期待借力使力達成2020年電商成長率倍增的目標。

大馬首相納吉和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雙方於吉隆坡簽署數項備忘錄,包括將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航空城的45公頃土地打造成電子流通樞紐。納吉在會上承諾該計畫將在4個月內完成。

看好中小企業成長潛力,馬雲指出,這個電子平台是專為年輕人和中小企業而設,鼓勵擁有好點子的年輕人透過此平台創業,並利用阿里雲和大數據技術,支持馬國培育本土創業公司和電商人才。他觀察到,大馬九成商家為中小企業,但卻只佔了國內GDP的40%。他認為,在數碼經濟世界裡,中小企業的貢獻應佔GDP的八成。當一個國家擁有更多中小企業,就會有更多的中產階級,這意味著國家的經濟能更穩定和持續地成長。

該「數位自貿區」將由阿里巴巴旗下的電子商務物流平台「菜鳥網絡」和Lazada攜手,在吉隆坡國際機場航空城打造一個國際超級物流樞紐,為馬國中小企業的跨境貿易提供物流、倉儲、通關、貿易、金融等一系列供應鏈設施和商業服務。

這並不是阿里巴巴南向的第一步。

2016年4月,阿里巴巴斥資10億美元收購被稱為「東南亞的亞馬遜」的Lazada——一個網羅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6國的大型網購平台企業,作為其南向的一個據點。同時,他們致力在東協各國普及自家第一項法寶——「支付寶」,同年11月又與泰國支付企業Ascend Money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欲藉電子支付服務廣泛運用於便利店購物、計程車叫車等日常生活的特性,抓住消費者的「電子錢包」,開拓網購以外的市場。

RTX_Jack_MA
Photo Credit: Reuter Pictures/達志影像
電商大亨南向之路 印尼、馬來西亞劍拔弩張爭商機

眼見電商大亨阿里巴巴前進東協,不少國家自然伸出合作之手。其實,吉隆坡「數位自貿區」的成立並非偶然,它是馬雲實踐全球化夢想的第一個「試驗區」,也是馬雲佈局東南亞的籌碼。在2016年G20峰會以後、計劃確立及締約以前,印尼和馬來西亞都積極向阿里巴巴爭取合作機會,形成劍拔弩張的競爭局面。

2016年9月份,馬雲在杭州G20峰會上提出「電子世界貿易平台(eWTP)」的概念,欲打破全球化貿易有利大型企業的現況,為中小企業開出跨境自由貿易的窗口,實踐「用一隻手機全球買、全球賣」的夢想。此理念提出後,獲成員國積極回應,進而被納入G20公報,成為杭州峰會備受關注的成果之一。峰會期間,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及代表團造訪阿里巴巴總部,並與馬雲會面,邀請他成為印尼國家電商顧問。

然而,據Tech in Asia2016年的報導,馬雲的就任隨即引起當地保守主義和開放政策兩派支持者的拉鋸。有印尼分析師表示,阿里巴巴對印尼Lazada的控股具有「潛在的利益衝突」,擔心本土創企會落入馬雲掌控。

事實上,印尼一直無法在保護與開放市場間找到平衡點。2015年4月,印尼電子商務協會(IDEA)啟動「電子商務路線規劃」,希望藉由官商之間的討論,制定出具體的電商規則,包括對外投資、稅收、網絡安全等。然而雙方的溝通曠日費時,原訂於當年8月完成的「電商路線規劃」,一直到2016年第3季仍懸而未決。

相對於印尼的猶豫不決,2016年10月,大馬首相納吉在訪華期間,與馬雲單獨會談,短時間內即敲定「數位自貿區」的合作。馬雲形容,「我們交談了10分鐘,首相立即接納了eWTP,而這個理念,我卻想了十年」。1個月後,馬來西亞亦宣佈邀請馬雲出任電商顧問。

事後,印尼通訊與信息部長魯迪(Rudiantara )對此表達扼腕。他在接受印尼Tribunews採訪時說,「雖然我們為爭取合作做了許多努力,但最終仍失去機會,馬來西亞已經搶佔先機」。惟他接著指出,印尼並未就此絕望,相關部門將持續與馬雲及其他國內外的專家聯繫,請教他們關於推動印尼電子商務的建議。據《ChannelNewsAsia》今年的報導,馬雲在「數位自貿區」簽約記者會上表示,至今尚未有機會造訪印尼,但在G20上與印尼總統會面前,阿里巴巴團隊已經造訪印尼多次。

馬來西亞決策與行動的快速,讓馬雲在「數位自貿區」吉隆坡推介典禮上大為稱讚,更表示馬來西亞對於電商的積極和其親商的環境,正是他選擇落腳的主因。此「試驗區」從提案到落底,竟只花了半年的時間。

RTX_logistics
Photo Credit: Reuter Pictures/達志影像
中國市場飽和,阿里巴巴另拓戰場

實際上,無論是收購Lazada、擔任印尼電商顧問或是吉隆坡的「電子自貿區」,都是阿里巴巴預見危機後為自己打的預防針。

阿里巴巴身為跨境電商平台,多年來雖努力開發海外市場,卻擺脫不了「內強外弱」,素來依賴中國境內交易的現況。中國市場佔阿里巴巴銷售額近9成,分擔了超過7成的支付寶移動端支付市場。近年來,城市年輕人和中上階層市場已走向飽和,而中國網購市場的競爭卻愈演愈烈。

去年,中國大型互聯網企業「騰訊」入股網購市場排名第二的「京東集團」,加強其在線上購物領域的影響力。此外,騰訊旗下擁有4億用戶的「微信」也推出「微信支付」,抗衡「支付寶」。

熟知網路行業激烈變化的阿里巴巴發現,拓展新市場已是燃煤之急。然而,為了「世界電子貿易平台eWTP」飛行800小時的馬雲,為何選擇落腳東南亞?

根據Frost & Sullivan市場研究機構在2016年所發佈、針對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與越南的報告指出,全球電子商務市場中,東南亞各國成長性是最高的區塊之一,目前線上交易僅佔整體零售交易額的2.5%,成長空間還很大,並估計到2020年將達到250億美元的規模。

正如馬雲自己所說,「過去中國的商業基礎設施太差了,而美國的太好了,電商在美國變得很難生存。在美國,電商是一道甜品,但在中國,它是主菜」。而馬雲所看見的,或許正是今天的東南亞,與過往中國的相似之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