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作為法老陵墓,金字塔的四角錐狀還有什麼意義?

除了作為法老陵墓,金字塔的四角錐狀還有什麼意義?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金字塔本身外,寢廟區還包括寢廟、走廊等附屬建築,需要二十年來建一座金字塔似乎並不為過。每一個國王在一即位時可以說便開始準備金字塔的建設,但每個人壽命長短不一,因此改變計畫也是常有的事。

文:蒲慕州

金字塔的時代

在文字材料尚不足以呈現一時代的風貌時,考古資料的運用有時可以發揮重大的作用。我們對早期王朝時代的了解很大一部分就是建立在考古資料上。到了第三王朝,一個新局面突然來臨,埃及在歷經前一時期的沉潛和孕育之後,爆發出高度的能量,而度量其強度的證據仍然是考古材料。此時的新發展和以前最大的不同,是石材的大量使用在各式建築之上。

埃及有相當豐富的石材。尼羅河兩岸的沖積平原上固然缺乏石材,但因為埃及地質主要為石灰岩地形,在沙漠邊緣山脈交接處,很容易找到石材。從史前時代的出土物可知,埃及人一直有機會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石材,也累積了相當多處理石材的經驗。不過這時埃及的工匠雖已能製造相當精美的石器,如盤、罐等,但尚未能自由運用石材建造大型建築。第一、二王朝時代國王及貴族墓葬主要使用的仍是泥磚和木材,此時的大墓用大磚砌造,外形長方,後世阿拉伯人因其形似長條形板凳,遂以「板凳」(mastaba)一詞稱之。

到第三王朝開始,國王的墓葬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一位名叫卓瑟(Djoser)的國王開始利用石材來建造自己的墳墓,開創了埃及的金字塔時代。卓瑟的墳墓在今日開羅西方的沙卡拉(Saqqara)地區,是一個長方形六級階梯式的建築物,完全用石材建成。

在此之前,只有少數的墓葬曾經有部分使用石材的例子。這新的嘗試,是基於早期王朝時代「mastaba」的造形,不同的是,卓瑟不以一個長方形的「mastaba」為滿足,建造過程中幾經修改設計,最後增加為六層,每層的大小遞減,如同生日蛋糕,如今被稱為「階梯金字塔」(Step Pyramid)。卓瑟的階梯金字塔雖改用石磚,建築構造的概念仍然是泥磚式的。它的高度約二○六呎,底部為四一一呎長,三五八呎寬。

卓瑟階梯金字塔為國王陵墓,但它和以往的王墓除了形式和建材之外,尚有另一種不同之處,就是它開創了金字塔陵廟區的基本構造,從此以後所有的金字塔陵廟區都有三個構件:一個是墓的本身,一個是向國王獻祭的寢廟,另一個則是給負責祭祀的祭司們住的房子和儲藏室。整個陵廟區由一道圍牆包圍,長五○○公尺,寬三○○公尺。這陵廟區顯然是經過仔細的設計,並且極為用心的施工造成,它的主要意義不在展現國力——雖然國力在其中自然展現——而是加強體現了國王身為國家領導中心的地位,以及他在埃及宗教體系中的神聖地位。

整個陵廟區的建構顯示出埃及此時各方面資源的豐富,各種工匠和建築技術專業化的發展,均遠超過前一時代。在階梯金字塔的地下,是一些極為複雜的地窖,應該是隨葬品的儲藏室,考古學家在其中發現了三萬多個陶器,亦足以顯示這墓葬的重要性以及國王所能動用的財富。

誰是這陵墓的設計建築者?根據曼尼多的說法,一名叫尹和泰普(Imhotep)的大臣是發明石建築的人。在階梯金字塔所在的沙卡拉出土一座卓瑟的雕像,雕像座上刻有「國王掌印大臣,首席大臣,王宮總管事,王子,諸官總管,尹和泰普」的字樣,顯示尹和泰普在卓瑟王時代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在後代,埃及人崇拜一名叫尹和泰普的作家和醫生,是否為同一人?也許有可能,但無論如何,沒有任何頭銜可以指出尹和泰普是階梯金字塔的設計和建築者。這中間的原因,可能是由於此時埃及政府機構中的官職常常無固定的職務,而是隨任務而行事。尹和泰普的官銜中,沒有一項是關於某一特定的工作,但也因而可以隨機行事。當然,政府中仍然有些官員的任務是可由官銜明顯得知的。

與卓瑟階梯式金字塔類似的王墓尚有幾座,大約都是屬於第三王朝國王的,但現在均已毀壞。而由卓瑟的階梯金字塔到第四王朝開始,金字塔的建築技術已經在半個世紀中達到完美的程度。在沙卡拉南方的達舒(Dahshur)和麥敦(Medum)地方有三座金字塔,是銜接階梯式金字塔和四角錐金字塔的重要建築。麥敦的金字塔目前呈兩層階梯式,其最外的覆蓋層已剝落,據推測原本可能是一座七層的階梯式金字塔,經過兩度修改,最後成為四角錐形,也就是一般習見的金字塔,底部為四七四呎見方。

而在達舒則有兩座金字塔,可能同屬於史那夫魯王(Snefru)。其中較早的一座呈四角錐形,唯斜邊在半腰處折角,形成一方尖碑似的頂部。這可能是設計變更的結果,因為原設計的角度可能過大,以致石材無法負荷自身的重量,只好半途將角度改小。此金字塔的底部為六二○呎見方。而在它不遠處又有另一座金字塔,呈四角錐形,底部有七二二呎見方。

這三座金字塔在短短的數十年間建造,一座比一座大,形狀也終於成為真正的三角形,顯示埃及國力在此一段期間突飛猛進。不過有關此一時代的具體歷史事件,我們所知不多。根據巴勒摩石碑,史那夫魯在位時曾經和南方努比亞地區發生戰爭,並且擄回七千戰俘、二十萬牛隻。這數字是否可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訊息間接證實史那夫魯時代的埃及是充滿活力的時代。

Giza_Pyramids_吉薩金字塔_-_panoramio
hoto Credit: lienyuan lee CC BY 3.0
位於開羅西方沙漠邊緣吉薩地區的三座金字塔是第四王朝時代的王陵。

史那夫魯之後,古夫(Khufu或Cheops)建於吉薩(Giza)的金字塔則是空前絕後的鉅構。這個金字塔底部為七五四呎見方,高四七一呎,由大約兩百三十萬塊石塊建成,每塊石塊重約兩噸半,最重可達十五噸。最驚人的是它的四邊分別對正地理上的四極,最大的誤差不超過5'30'',而四角呈現幾乎完全的正方形,在工程上而言,是一相當完美的作品,顯示當時埃及工匠和建築設計者已經由從前的經驗中掌握到十分精確的工程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