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戀病」的蔓延——回顧日本殺人案、跟蹤狂、搗亂事件

「自戀病」的蔓延——回顧日本殺人案、跟蹤狂、搗亂事件
Photo Credit: Kim Ky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片田珠美在著作表示:踏入21世紀,先進國家與城市(當然包括日本)基於經濟放緩 、貧富懸殊、失業問題、社交網路,誘發一些潛有強烈自戀傾向的人,最終抵受不了挫敗痛苦,加上欲求不滿(無法滿足 / 抒解欲望),造成令人傷痛的悲劇。盡可能認清問題,也有助疏導未來不必要的傷害。

妒忌與挫敗衝擊自戀:從剪掉律師陰莖的拳手,到日本古代傳說的人性寓意

前年(2015年),原是日本職業拳擊手的小番一騎,在就讀慶應義塾大學法律研究所期間,手執園藝大剪刀剪掉一位律師的陰莖,因為小番的妻子擔任律師事務所祕書時,跟那位律師發生了性關係。雖然妻子表示不欲離婚(或怯於暴力),小番依然在嫉妒心與憤怒之下犯案。

面對挫敗,人性最深沉的情緒、欲望與反彈,古今皆然,有些被寫進虛構故事之中,有些則發生在真實世界,在接續談論世代「自戀病」帶來的問題之前,且看一個日本古代傳說。

這個傳說故事叫「安珍與清姬」,以8世紀平安時代在和歌山縣道成寺作為歷史背景:一位來自奧州白河的僧人名叫安珍, 一次投宿在歌山縣某村長家中,怎料村長的女兒清姬碰上安珍便一見鍾情,當晚偷偷潛入安珍的房間,希望獻身跟他上床。安珍身為僧人不欲破戒,知道清姬的心意,唯有蒙騙她要先去參拜,回來才跟她相會,藉口一走了之。及後清姬發現受騙立即赤足追趕安珍,安珍情急祈求熊野大神阻止他,清姬更加憤怒與怨念加深,化身為蛇日夜追趕,找出藏身道成寺的安珍,將他燒死,自己再投河自盡。

回到現實世界,人們不同層面的身心與利益受損,均可視為挫敗,當中生起的憤怒,以各種方式宣洩不滿或報復,其中重大的根源莫過於「自我評價」(self-evaluation)過高,而自戀傾向愈強烈的人,深深認定自己與別不同,自己遠遠凌駕他人,更難忍受諸般挫敗,難以調整心理。

跟蹤狂的自戀特質:不能忍受被拒絕的沮喪感

2013年10月,日本與菲律賓混血兒——池永.查爾斯.托瑪斯(Charles Thomas Ikenaga)在東京都三鷹市潛入一女子家埋伏,等待她放學返家後,用刀將她斬殺,女方全身中十一刀而死。事源在2011年,原本住在大阪市的池永,畢業後過著做散工的生活,可是他不願意面對現實,在社交網路上謊稱自己是關西著名私立大學生,結識了女方,二人維持了約一年的網上戀情,後來因為女方要到外國留學提出分手。2012年末,女方回到日本,池永要求復合不果,再次不願面對現實,萌生殺人念頭。2013年9月,池永開始到東京跟蹤女方,女方發現後報警,可惜警方一直找不到池永;直至10月,池永在犯罪前在網上貼了女方的私密照,泛起議論後下手,終成慘劇。

日本精神科醫生兼京都大學講師片田珠美,在著作《自戀病:從奧客、隨機殺人犯、怪獸病人到暴走老人(自己愛モンスター:「認められたい」という病)》剖析一系列案例,其中,她認為池永由跟蹤狂最終成為殺人犯,是源自無法承受被拒絕的「沮喪」感,變相認為自己不應該被拒絕,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優點被漠視,而遷怒問題的根源在對方身上。例如,在跟蹤狂身上,一些有自戀傾向的男女,往往會把愛慕中的沮喪感演繹成「對方害羞,所以我必須自己接近他(她)」,像:

男方:「那個女生只不過是害羞,但其實很喜歡我。」

女方:「他不和我交往,是因為覺得我高不可攀。」

你或許認為,不論跟蹤狂乃至殺人案,數量未必算多,可是對犯案者來說,犯罪自殺或判刑失去自由,一失足成千古恨;對被害的人命來說,慘劇中死一人也嫌多。而且,當社會愈來愈多有自戀傾向的人,潛藏的傷害便不得不重視。所以,片田珠美留意到,踏入21世紀,先進國家與城市(當然包括日本)基於經濟放緩 、貧富懸殊、失業問題、社交網路,誘發一些潛有強烈自戀傾向的人,最終抵受不了挫敗痛苦,加上欲求不滿(無法滿足 / 抒解欲望),造成令人傷痛的悲劇。盡可能認清問題,也有助疏導未來不必要的傷害。

新世代自戀問題愈趨嚴重,巧合地,一些嚴重案件犯罪者均是「80後」?

無獨有偶,2000年兩宗殺母案、一宗歌舞伎町影像爆炸案、西鐵巴士劫持案,犯案者都是17歲;而90年代,神戶連續兒童殺事件、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駭客恐嚇事件,四名犯人均出生於1982年,碰巧,他們都是80後。

即使是一般人,也不容易承認錯誤,而有嚴重自戀傾向的人更甚,儘管正在做傷害他人或復仇的事,他們亦會給予許多正義的理由,好像上述的駭客恐嚇事件。2012年,當時任職資訊科技公司的片山祐輔,透過入侵他人電腦,四處散播「預告殺人」言論,許多留言板、網站甚至幼稚園電郵也收到這類訊息。警方一次行動以為掌握了犯罪者電腦所在地,逮捕四男子,後來發生他們電腦感染病毒,屬無辜被捕,弄得警察廳長正式道歉,直至2013年片上被捕,並在2014年才掌握證據使他認罪。

片山希望挑戰國家權力宣洩怨恨,同時顯露「自我炫耀」(self-display)。形成犯案動機前,有次他在的士上聽到司機埋怨警察的不公與無理,此後令片山認為許多警察在做壞事,就算引起社會恐慌,只要能愚弄他們也是正義的行為。(待續)

【續篇】加藤智大:「你們這些人生勝利組都去死吧!」 如何抒解自戀回歸真實?

參考資料:

片田珠美著:《自戀病:從奧客、隨機殺人犯、怪獸病人到暴走老人》(自己愛モンスター:「認められたい」という病),新北市,遠足文化,2017年1月。

自戀型人格障礙(MBA)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