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雨紛紛,行人為了什麼原因「欲斷魂」?

清明時節雨紛紛,行人為了什麼原因「欲斷魂」?
Photo Credit: 大豫言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才是「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的真相。看似違反直覺與常理,但清明本來就不是只有悼念與哀傷的日子。「清明=掃墓」其實經過了許多演變,唐代的清明時節可是踏青出遊、尋親訪友,甚至是踢踢足球、蕩蕩鞦韆的好日子。

文:大豫言家

大家都聽過「清明時節雨紛紛」,但你真的讀懂這首詩了嗎?

單選題:請問當時為什麼行人「欲斷魂」?

  1. 清明難得連假,出遊踏青卻因下雨敗興,崩潰欲斷魂
  2. 清明掃墓祭祖,因天雨加深了思念心情,悲傷欲斷魂
  3. 清明懷古憂今,當時政局頹喪朝廷無能,哀痛欲斷魂

請認真思考作答再往下看。

17545461_1673269579355955_24764664301216
Photo Credit: 大豫言家

一般人都會選(2)掃墓祭祖,想得比較多的人若以為有陷阱,可能會猜(3)政局頹喪——然而最接近歷史真相的答案應該是(1)。

真心不騙,請看以下詳解。先不管什麼一例一休,基本上,我們現代人工作大概是週休二日,那麼古人呢?

漢律》記載:吏員五日一休沐。

漢代官員五日一休,讓你回家洗洗澡、探探親。但到了唐朝,規矩又變了。

古今事物考》載:永徽三年以天下無虞,百司務簡,每至旬假許不視事,以寬百僚休沐。

唐朝因為天下太平、工作量變少了⋯⋯咦不過什麼是旬假?

問奇類林》載:俗以上浣、中浣、下浣,為上旬、中旬及下旬,蓋本唐制,十日一休沐。

說了半天唐朝就是慣老闆治國嘛!講得好聽,結果從五日一休改成十日一休!先別急著上街頭抗議,如果在唐朝當公務人員,雖然沒有18趴,十日一休看似血汗,但早前秦漢沒有什麼節日,僅《漢書》記載夏至、冬至各放五天假,反觀唐朝——

唐六典》:元正、冬至各給假七日,寒食清明四日⋯⋯五月給田假,九月給授衣假,為兩番,各十五日。

寒食與清明是兩個不同的日子,相傳為介之推抱樹被火燒死,於是有了寒食禁火習俗,雖然這故事有點唬爛,但不管故事是不是假的,能夠放連假才是真的。總之上述零零總總的節氣、節日共有47天,田假(農曆五月農忙時放假,如同現代暑假)、授衣假(換冬衣的寒假)各15天,再加上前面說的例假每月3天,一年放超過110天假!

靠如果穿越回唐朝一定要努力讀書考公職啊!

唐宋時期休假多、俸碌高,即使只是領個五斗米的官年薪換算都有千萬以上,和古代文人刻苦的印象大不相同,白居易還常常寫詩曬工資呢(無誤),相較之下元明清才是慣老闆治國。讀詩必須解讀其背景,《清明》一詩成於晚唐,清明連假自四天、五天、最後改成了七天,正式成為當時最大的黃金假期。

看歷史有趣的地方就在於人性古今皆然,唐代的休假總天數接近現代,但分布不均,基本上一個月才休三天,可見特別節日之珍貴,好不容易盼到了朝思暮想的七天連假

結果下雨!還不只一天下雨!天天下!

崩潰 (╯‵□′)╯ ︵ ┴——┴)

這才是「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的真相。看似違反直覺與常理,但清明本來就不是只有悼念與哀傷的日子。「清明=掃墓」其實經過了許多演變,唐代的清明時節可是踏青出遊、尋親訪友,甚至是踢踢足球、蕩蕩鞦韆的好日子,有詩為證:

王維《寒食城東即事》

清溪一道穿桃李,演漾綠蒲涵白芷。
溪上人家凡幾家,落花半落東流水。
蹴鞠屢過飛鳥上,鞦韆競出垂楊里。
少年分日作遨遊,不用清明兼上巳。

你看,又蹴鞠、又蕩鞦韆,清明時節天氣好的時候多麼快活啊!難怪下雨時讓人崩潰啊!當然,我們也不該斷章取義,唐代已有墓祀習俗,清明既然是融合祭祖、出遊、尋親友的節日,那麼「路上行人欲斷魂」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思念與悲傷所致。

Chujutu
Photo Credit: 杜堇 @ public domain
明代《仕女圖》中的蹴鞠

但我考究原詩的結果,這種可能性非常低。此詩最早見於《錦繡萬花谷後集》,僅注明出唐詩,作者不詳,未必是杜牧,原名也不叫清明而叫作《杏花村》。試問,如果想描寫的是緬懷與悲痛之心,詩名真的會題為酒家杏花村嗎?

最後請看古人分析,《千家詩》收錄此詩曰:

此清明遇雨而作也。遊人遇雨,巾履沾濕,行倦而興敗矣。神魂散亂,思入酒家暫息而未能也。故見牧童而問酒家,遙望杏花深處而指示之也。

如果認為我一介說書人口說無憑,《千家詩》是流傳已久的兒童讀物,相當於古代經國立編譯館認證的小學課本,這個拿來當證據大概夠份量了。

有沒有發現這麼多年來你都讀錯了這首詩呢?

結語

我相信自己在文章中提出的推論,但不敢保證絕對正確(感謝有聽眾回復說學校老師教的與我所言相同),只是與其執著「這是真的嗎?」、「考試這樣寫有分數嗎?」,這篇的重點不是答案而是思考與求證的過程,不覺得自己找解答比背書過癮多了嗎?

本文由大豫言家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