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消費者選擇「迅速與便利」,就是決定物流士要犧牲自己或別人的性命

當消費者選擇「迅速與便利」,就是決定物流士要犧牲自己或別人的性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一天到晚打電話在催問「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好」的客人,就不會有寧願犧牲員工生命也要叫員工極速狂飆去路上送死或害別人死的公司及老闆。同樣是網路購物,同樣商品、同樣價錢,你會下意識地在哪個購物平台網站上購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以前曾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過。物流業,運送的東西有百百款,而我所進去的那一間公司,是專門在配送眼鏡鏡片和隱形眼鏡的。

那是我朋友透過關係介紹我進去的,我朋友的朋友是裡面的第三把交椅,因為那間公司還算在草創初期,高雄分公司(以下簡稱「高雄站」)很缺人,所以我很順利地進去了。在面試的時候,站長看著我的履歷上面寫的不是助教就是家教或講師,還問我:「你願意屈就自己來做這種工作嗎?」我當然回答沒問題,不然我去面試幹嘛?

大家應該都有去過眼鏡行配眼鏡,啊那個鏡片怎麼來的,我就跟大家說一下。

當你在眼鏡行配眼鏡之後,眼鏡行會下訂單給鏡片的製造公司。每天早上十一點,我們會騎車去各家鏡片製造工廠拿貨,把各家工廠的貨拿回站裡面,然後按照每一包(兩片)包裝上面所貼的,要送過去的眼鏡行,分別放到寫有「前鎮」、「小港」、「左營」等等的塑膠盒裡。

對,就像郵局或所有物流業一樣,要先按照地區分類。一個人負責一條「線」,一條線可能是一個區,或者數個區,看該區有簽約的眼鏡行的密集程度下去分配⋯⋯理論上。我們高雄站最遠的是路竹線,這條線包含楠梓、橋頭、岡山、梓官、路竹。大概由於市區要送的店家多,而這條線上面的簽約店家少,所以站長覺得這樣「很合理」。但這是一條單趟30公里,來回要60公里的路程,而且我們是「騎車」配送,對,眼鏡的鏡片是用騎車配送的。

按照路線分類完之後,大家就把貨裝到各自的包包裡面,騎車上路送貨去。最好兩點前要回到站,因為兩點半又要再去拿一次貨,三點又要再出發,再跑一趟同樣的路線。然後下午五點前回來,因為六點又要再一趟。每天就這樣子跑,一天總共要三班。

所以,如果跑到路竹這條線,每天都要騎至少120公里以上。

其它家公司是騎公司的車子,但我們公司老闆想要省成本,所以叫我們騎自己的車子。雖然公司會給統編,補貼加油的錢,但是公司並沒有補貼「維修機車」的錢。所以,雖然帳面上,一個月超過三萬的薪水,比當時最有名的22K還要好上很多,但是實際上,我們這些「外務」,所要付出的代價,比我們賺的還要更多。

第一天的第一班,是一位前輩載我跑路竹線,我們要在表定的時間前,一定要到達路竹火車站,跟台南站的人會合,交換貨物。對,有些是高雄下單、台南製造;或台南下單、高雄製造。所以高雄站跑路竹線的,和台南站跑南線的,一定要在時間上會合,交換貨物,好在下午的第二班送出,不然下午會挫塞。

第一天的第二班,是由另外一位前輩載我跑市區。站長一開始跟我說的意思是,要我用「一星期」的時間,記下並熟悉所有路線上的所有店家位址。前輩們怎麼做呢?用腦袋記下來,忘記了就用手機查地圖。對,毫無章法,公司完全沒有提供任何「標準配送路線」或「參考配送順序」之類的,完、全、沒、有。

所以,當發現袋子裡面有漏掉在途中沒有送到的,就要再繞回去,很浪費時間、很浪費油錢、傷身又傷心。因此,所有人都是用衝的,從頭到尾完全違反交通規則:闖紅燈、逆向、超速⋯⋯樣樣來。因為站長交代要「自己控制好時間」,只要一個人沒有在時間內回來,下一班就出不去,所有人都會因此被拖到。

然後,第一天跟第二天帶我的前輩,自己其實也剛來沒多久,並不太熟店家位址,而且高雄站剛剛開沒幾個月,新簽約的店家一直在增加中,所以一直在忘記跟重跑。第一天跟第二天,載我的前輩,我們這台車,總是最晚回來的。

站長因此懷疑「我在拖時間」,但實際上騎車的人都是前輩,我都是坐在後座的人,簡單四個字:關我屁事。到了第三天,跑路竹縣的前輩在早上騎車前往公司途中出車禍了,大腿骨折很嚴重,最起碼要躺半年。所以在我到公司的第三天,就折損了一位員工。

我問前輩,啊送貨途中出車禍怎麼辦?前輩回:「我們就要自己賠。」馬的,那一塊鏡片市價就要多少?我們一趟出去包包裡面幾十甚至上百片,只要出一次車禍,一整個月的薪水都不夠賠。

很玄妙的,站長叫我接下路竹線。對,原本說好的一個星期培訓,被當放屁直接不算數了。站長竟然叫我這個剛來第三天,什麼都還不會的菜鳥,跑最艱難的路竹線。而且不像其他人會輪流跑不同線,我「就是跑路竹線」。

「⋯⋯」這是我唯一的想法。為什麼說路竹線最艱難?因為要趕在表定期間內從高雄市區衝到路竹火車站,因為要走台一線,而台一線「路很爛」、「大卡車多」、所以「非常危險」。

而且,剛好,就那麼剛好,那一天,新簽約的廠商開始供貨,所以路竹線的貨物數量跟需要配送的店家都暴增「兩倍以上」。對,就在我剛到公司的第三天,就在我「單獨上路」的第一天。結果是什麼?當然是嚴重拖延到時間啊!第二班三點就要出發了,我三點多才回來。女同事們因此很討厭我,男同事們則說我帶賽。

這天一下班,我就去買了一本高雄市區城市街道圖的地圖,然後外加把股溝地圖列印下來。我每一個店家都有用手機的股溝地圖儲存下來,所以我在實體地圖上表記下來每一間店的位置,然後自己設計出了幾條(每天要配送的店家不一定)路線。

並且,我自己製作了表單,從近到遠,列出了各家眼鏡行地址,要配送的鏡片種類、數量⋯⋯等,以供之後的每天在送貨時檢查確認用。簡單來說,我自己在沒人教我的狀況下,自己設計出了一套「標準作業程序」。

另外,由於有同事曾經發生過隱形眼鏡送到了,但因為天氣太熱,隱形眼鏡壞掉,眼鏡行打電話來公司譙的前例,所以我還特別自己準備了一個釣魚還什麼在用的保溫大包包,每天自己買冰塊,把隱形眼鏡全部放這個保溫袋裡面,好確保貨送到的時候是完全沒問題的。

從到公司開始的第四天,我單獨上路的第二天,我就開始嚴格執行並每天調整程序和路線,但每天最快還是只能在下午兩點半回到站,接著馬上下午三點又跑第二班。站長一直反覆對我說同一句話:

奕辰你這樣不行,你要自己「控制好時間」啊!你看人家跑市區的,都十二點不到就回來吃午餐休息了,大家都在等你一個。

老實說,我心中非常不滿,因為「簽約的店家越來越多」前面已經說過,我單獨上路的第一天就增加了兩倍店家,而貨物也越來越多。尤其是簽下某間隱形眼鏡的合約後,隱形眼鏡的貨物量暴增到「三倍以上」。

我的負荷量至少是前輩的四五倍以上,還能在表定的時間剛好回來,沒受到稱讚就算了,竟然還責怪我?我從頭到尾「平均時速都要飆到90以上,從來沒低過於80」,不然趕不回來。我途中完全沒有休息,頂著超熱的炎炎夏日在台一線上狂奔。一回來馬上下午三點的第二班就又要出發了,所以我也沒有吃午餐,直接上路。

叫我「要控制好時間」?林北就是全公司最會「控制好時間」的人啦,不然同樣的貨運量跟店家數量,你叫其他人跑跑看,看能不能在下午兩點半前回高雄站,不可能啦!要不是我有自己的一套標準處理程序跟各種配送路線,我看天都黑了還回不來咧。而且站長自己說好跑路竹線就不用跑第三班,結果竟然還是叫我跑傍晚的第三班!

我一天從高雄市區來回路竹,途中穿越大街小巷,還要在台一線上面跟聯結車、砂石車等超危險大型車輛尬車。回來都累死了,竟然「食言毀約」叫我跑第三班!加上前面那個說好的一星期培訓,第二個星期才會讓我自己一個人正式上路的承諾,這是第二次、身為高雄分公司最高負責人的站長、再一次打臉自己、再一次廢掉「他自己說的」話。

有在跑台一線或者自己本身就是送貨的就知道,台一線上坑坑洞洞一大堆,砂石車又容易掉落砂石在上面,挖來挖去的施工又多,路上除了滿地砂石之外還有各種施工機械的漏油。有好幾次,我都差一點因為車輪騎過砂石或漏油而滑倒自摔;有好幾次,我差一點就被後面的砂石車直接撞上輾過。你說要慢慢騎、安全最重要?

不不不,忘了嗎?要控制好時間,一個人沒回來,第二班跟第三班就無法出去。而且最重要的:配眼鏡的客人會一直打電話去催問眼鏡行,到底什麼時候眼鏡才會好?

所以眼鏡行那邊也會一直打電話來催公司,叫我們務必一定要在今天的「第一班」就必須一定要送到;所以我們這些外務就會一直接到站長或副站長打來的電話,催問我們:「到底送到了沒有?」因為客人下午就要去眼鏡行拿他「期待已久、等候多時」的眼鏡了。

期待多久?等候多久?「一天、甚至半天」。很多眼鏡行標榜:「今天配明天好」,就是這樣來的,甚至還有「早上配下午好」更誇張。啊誰在讓它好?是眼鏡行嗎?當然不是啊!是鏡片工廠的員工們拚命加班趕工弄出來的鏡片,是我們這些物流公司的外務送貨員「天天玩命」在外極速狂飆,你他媽的才有辦法在上早上挑選好鏡框,傍晚甚至下午就拿得到眼鏡。

喔對了,前面忘記說,在我進公司的第四天,有同事在下班後,因為「工作太累」而在回家途中發生車禍。所以,我們又折損了一位員工。外務變少了,那個人原本負責的區域路線還是要好好送啊,所以就會分攤到剩下來「還活著」的外務員身上。所以,我又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左楠(左營區、楠梓區)區域路線要送。

第五天的時候,站長把我叫過去,叫我好好想想自己「適不適合」這份工作。他還是覺得我「回來太晚」,而且有風聲在傳,說站長懷疑我都在外面打混,所以才回來這麼晚。

第六天的時候,公司增加了新的營業項目:店到店。對,事先完全沒有任何通知,事先完全沒有任何相關的培訓,就直接要外務「硬上」。所以這間眼鏡行的東西可以直接透過外務送到另外一間眼鏡行,如果是在自己路線上的,「那一班」就要送達。如果是在別人的路線上,那就把東西和收據跟錢拿回公司,等第二班或第三班再送出去。

偏偏,自己路線上的最多。因為,同一家連鎖眼鏡行的不同分店的員工不想要再自己騎車跑來跑去了,所以就讓我們去跑。好棒棒,我這條線上的眼鏡行員工終於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擺脫了踏出眼鏡行的機會了,連一步都不用!

對了,第六天的時候,有同事在「送貨途中」出車禍了。雖然人沒有事,但車子修理費用非常昂貴,因為那是剛牽兩天的新車。而且,有貨物受到了損傷,所以那位同事要「自行吸收」,也就是賠錢。

第六天晚上,要下班前,站長的太太兼總務跟我要了我的地圖和路線圖,還有我自己設計的「程序及路線」表單。因為隨著業務量越來越多,公司發現原本的「啊你就好好記下來就好了呀」完全沒用了,所以就想「借助」我自己設計的東西,讓公司能開發出真正的標準作業程序和配送路線。

當時我的感覺是:我的能力受到了公司賞識。所以我並沒有想太多,就「很開心地」把我的東西給站長太太拿去影印了。

第七天,那位我朋友的朋友在下班後找我聊天,問我在公司跑了七天感覺如何。我以為這是朋友之間的閒聊,所以我就講了很多,並且帶有情緒及抱怨。我抱怨著「站長自己說」的一星期培訓,結果第三天就叫我單獨上路;我抱怨著「站長自己說的」不會讓我跑第三班,結果還是讓我跑第三班。

聊天完之後不到半小時,我就接到站長的電話,跟我說明天不用再過去上班了。事後,同事告知我,那位我朋友的朋友想要讓他自己的朋友進來公司上班,所以把我給陰掉了。

我每天早上第一個到公司,晚上最後一個走。短短七天,我暴瘦了將近十公斤。

我上了七天班,扣掉勞保健保,實際拿到的只有四千多元。每天頂著大太陽在台一線上跟砂石車演玩命關頭的報酬,就這樣而已。然後,因為這份工作,我的前後輪胎、前後避震器、後剎車線、前後碟煞來令片⋯⋯通通都壞了,是的,在短短的七天內。我可是把我的車子送去「通通整理好」才上工的,所以沒錯,我非常確定:就是在這短短的七天,我的車就是因為這份工作而壞掉了這麼多零件。

修好車,花了我超過一萬元。不過我想,比起要躺半年的前輩,比起新車撞爛又要賠貨物的同事,我這個損失金額算是「全公司最少」的了。我可以確定,因為半年後,我在路上巧遇同事,就停下車來抽根菸聊聊天,他跟我說,他也在送貨途中出車禍骨折住院,所以就辭職不爽幹了。而且,現在除了站長、站長太太、副站長、和那位陰我的朋友的朋友這四個人以外,所有外務都換過了,通通都不是以前的人了。

所有外務通通都因為出車禍而離職了。

這是個車禍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的工作,因為我沒出車禍就被陰掉、被炒魷魚了,使得高雄分公司無法達成傳說中的百分之百陣亡率。所以,我這個被陷害搞掉的,竟然成為了「下場最好、損失最少、最幸運」的人。

然後,雖然公司想要幹我的東西去用,但聽說最終還是完全沒有任何路線或程序被制定出來給外務,外務依然只能「自己想辦法好好記下來」。

所以,已經講了快五千字了,這篇文章到底要講什麼呢?我想要講的是:任何事情都有代價,你習以為常甚至要求越來越高的「迅速與便利」,就是建立在血汗及性命之上的。或許有人會說「性命」太誇張,會嗎?大型貨車,像是聯結車、砂石車輾死人的新聞或網路上行車紀錄器影片不是幾乎天天都有嗎?我自己的表哥就是騎著野狼被砂石車撞到直接輾過去而死的,當年那位表哥才不到二十歲。

不只要快,還要再更快!從以前的兩星期內到貨已經根本是烏龜在爬了,一星期也太慢了,現在幾乎所有網路購物都是標榜「24小時內到貨」,今日下單、明天送達。甚至在台北都會區及其周圍縣市還有「半日就到」!

或許你不是司機、不是送貨員、不是外務、不是物流士,但你天天在路上都會遇到各種大小貨車滿街跑。或許你不會去撞到別人,但別人會撞到你。而通常的狀況是:你家人被撞到,然後你因此被迫必須中斷學業去工作或者扛就學貸款。

你或許會大罵老闆、大罵政府,但這些通通都是顧客想要的。沒有買家,就不會有賣家。沒有一天到晚打電話在催問「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好」的客人,就不會有寧願犧牲員工生命也要叫員工極速狂飆去路上送死或害別人死的公司及老闆。同樣是網路購物,同樣商品、同樣價錢,你會下意識地在哪個購物平台網站上購買?是寫著「三日內送達」的,還是在首頁就秀出「24小時內到」甚至「半日到」的?

久了以後,沒有在兩日、一日、甚至半日內左右就送到的那些公司就會因為沒有生意而倒閉,那你說,真正想要、真正渴望「越來越快,快上加快、沒有最快、只有更快」的,到底是誰呢?不就是消費者嗎?

我們都知道政府和教官很愛講的廣告標語叫做「十次車禍九次快」。那麼,到底是誰想要快的?你知道每年的車禍數跟死亡人數是多少嗎?你知道多少家庭因此破碎嗎?你知道多少孩子因為這樣從天之驕子瞬間跌落到地獄變成倒楣鬼嗎?你知道多少醫療資源花在那上面嗎?你知道多少司法資源被花在那上面嗎?

我說過了,警察每天光處理各種大小交通事故就飽了,不管是地檢署還是法院的民刑事庭也都被這些「根本不應該發生」的案件給淹沒。上面那一段,我用白話版再講一遍:「你是否知道,為了求快,賠了多少錢,死了多少人嗎?」

傳說中的「兩廳院」又出來了。幸運的:送醫院;比較不幸運的:進法院。直接升天的:景行廳。音容宛在,北七長存。

所以,打從我自那家公司離開後,現在我騎車很少超過時速60。只要在外面消費,我都會慢慢地等。尤其是在便利商店的時候,我都是等到其他客人都結帳完、或者店員正在忙的內務工作處理完,我才會緩緩晃過去櫃台結帳。

而在網路購物時,我都會在最下方的註記欄裡面寫著:「拜託,請你們慢慢來就好,身體健康和性命最重要。我說真的:沒關係,慢慢來就好。」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