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語言障礙,回絕真的只是因為無法幫忙嗎?

遇到語言障礙,回絕真的只是因為無法幫忙嗎?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是亞洲國家,英文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母語,所以也沒有說一定要多流利不可。但文化的交流有一部分是建立在「語言的傳達」,而不是「語言的能力」。當你不敢表達,可能代表對於自我文化的認知不夠,也因此影響對自我文化的自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瀅瀅

  • 在看這篇文章之前,首先聲明此篇的重點並非在探討英文程度的問題,而是著重於討論台灣社會對於自我文化的認知程度。

星期六晚上,我前往西門町準備與朋友吃飯,就在西寧南路的街上,我看見一位外國人攔著路人似乎像是問路的樣子,但是大部分被她攔住的路人,似乎都沒辦法幫忙。我在旁邊觀察了一下,只見她拖著笨重的行李,神色相當焦急,便鼓起勇氣上前問她是否需要幫忙?

原來,她是一位要在台灣待上3個月的交換學生,現在需要尋找手機門市辦理一張短期的sim卡。於是我們便協助她前往門市,進門市之後,我便上前詢問服務人員是否有人會講英文,但服務人員卻表示:「我們這裡沒有人會講英文。」快速掃了一遍現場,也沒有其他主管想要過來協助的樣子。但我想,沒有關係,就陪著她一起辦完這張卡吧!

旅行前,早做好了功課

她是一位波蘭人,在來台灣前,就已經把所有該準備的功課做好,所以來到門市前,她也已經查好自己所需的資費方案,不過經由門市人員解說及計算後,她認為自己原來選的方案太貴,雖然做好功課,但台灣跟國外的流量計算方式完全不同,所以她也想要尋求更適合的方案。

但現場的服務人員表示,若要尋求其他方案,可能需要撥打客服專線。現場服務人員幫忙我們撥打了服務專線,終於找到一位線上會說英語的人員,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對話,波蘭小姐終於找到她要的方案。幾經波折,總算辦好手續。

接著,她要前往已預定好的旅館休息,位置就在不遠處,距離門市5分鐘的距離。看了一下路線,很巧的是,她要前往的路段剛好也與我們要前往餐廳的路線一樣,波蘭小姐問我們:「你們真的有時間可以幫忙嗎?」雖然那時確實已經超過與朋友吃飯的時間,但是依著剛才的狀況,我真的很擔心如果就這樣走了,若遇到困難,她還得花多久的時間找到下一位能幫忙她的人?

不是不會講,是不敢講

所以我們又順路陪她到旅館,一到櫃檯我便上前詢問:「你們有人會說英文嗎?」櫃台妹妹跟我說:「我們沒有人會說英文。」她的回絕令我有些錯愕,過去的我一直以為只要在飯店或旅館工作的人,都一定要有基礎的英文能力,但當下我真的學到一課。

還好波蘭小姐早將所有資料準備齊全,所以手續也進行得相當順利。在這個過程中,我在旁邊觀察妹妹與波蘭小姐的互動,其實我認為她並不是完全不會講英文,只是不敢講而已,因為當我在跟波蘭小姐解釋一些事情的時候,妹妹的眼神是有所回應的。

她要在這個旅館住上4天,於是我又問櫃台妹妹說:「如果期間她遇到任何問題,你們要如何幫她解決?」妹妹回:「我們有google翻譯。」總之,波蘭小姐順利入住了,我們也終於能安心去與朋友會合。

分別前,我留了我的名片給波蘭小姐,並與她說:「若這三個月有遇到任何問題,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看著她眼眶中滿滿的感動,我的心情真的很愉快。她從行李箱中拿出波蘭才有的薑餅送給我們當作答謝,我也告訴她我很開心多認識一位新朋友。

文化的交流,從認同自我文化開始

我們是亞洲國家,英文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母語,所以也沒有說一定要多流利不可。就以我自己來說,從小補習英文,待過幾間外商公司,但是因為能說的機會很少,所以當要表達之時,還是破破爛爛。

但文化的交流恰恰有一部分是建立在「語言的傳達」,而不是「語言的能力」,能力是拿來考試用的。當你不敢表達,可能代表對於自我文化的認知不夠,也因此影響對自我文化的自信。

Depositphotos_12046374_original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文化交流一部分是建立在「語言的傳達」,當你不敢表達,可能代表對於自我文化的認知不夠,也因此影響對自我文化的自信。

無論是上一代還是這一代,我們經常被灌輸西方文化的各種好處,認為他們比較優秀。也因此當我們真正遇到外國人時,我們的不自信就顯露了出來,這是一個潛意識的表現,而不是你真的不想要幫助別人。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讓自己的語文能力變得多強,而且從認同自己的文化開始。

我一直覺得中文很重要,甚至篤定不管在工作或是其他事物上,中文可能是我們下一代或下下一代的主要趨勢。只要有機會,我也經常提出多支持亞洲獨有的文化,而不要一味模仿國外的模式,當你在模仿的時候,最後贏的還是被模仿的那邊,因為你只不過是複製了別人的成功模式,但會成功的人,他的方式,可不是你從表面上看見的如此簡單。

再者,台北是台灣的首都,當我們正在意哪個國家的觀光客要來,或是哪個國家與我們斷交的議題之際,我們可曾想過,自己是否已為這個國家做好了國際化的準備?

波蘭小姐在辦手機以及check in的時候,都需要簽一些手續合約,可是無論是手機合約或是住房合約,拿到她面前的全是中文合約。當你要人家簽名時,對方卻一個字也看不懂,那又憑什麼要他人簽名呢?這就是台灣人真正的友善嗎?

時常看到人們因為媒體報導某個外國人稱讚台灣很熱情而歡欣不已,但這有什麼用呢?我們都知道,一個人或國家要不斷進步,絕對不能只活在讚美之中。當你發現原來自己有這樣的優點時,就應該想辦法利用優點在其他方面更上一層樓,而不是認為現況就已經足夠了。我們絕對有自己優秀的文化與特色,但要更進步,應該將眼光放得更遠,透過我們所欣賞的「好」,去思考還有哪裡可以「更好」。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