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flyingV看群眾募資:讓膽識開花結果,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由flyingV看群眾募資:讓膽識開花結果,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的社會氛圍非常適合創新,許多人努力為有志者打底鋪路,只要愈來愈多人願意跳出來,現有條件將比以往更能讓人走得久、走得穩。讓膽識開花結果,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文:徐重仁

群眾募資就像一種民間集資行為,差別或許僅止於用網路當工具,提供資金的人也不是認識的親友,而是完全不認識的網友,他們因為認同你的理念或創業計畫,願意集資、參與其中。網路本身就是通路,提案者將自己的計畫公諸群眾,由市場決定,得到足夠金額支持之後,才付諸生產或執行,不只能降低集資成本,也同時做了市調和廣告。

另一個好處是,所有過程都留在網站上。因此不理解群眾募資的人,最快了解的做法,就是藉由別人的提案,看他們如何跟贊助者溝通,如何把自己的理念說清楚,就更容易掌握群眾募資的竅門。

募資是目標,「群眾參與」是重要環節

在群眾募資平台上,募資固然是目標,但群眾的參與也是重要環節。

群眾參與有許多意義,若以產品來說,可以做為事前的市場調查,也就是提案推出後消費者願意埋單,就是最好的前期測試。不是只把點子丟出去而已,還必須透過製作影片、清楚溝通、傳達故事等細膩運作,導引網友了解,出現共鳴。換句話說,群眾募資是對個人想法最直接的驗證,當募資成功,這個點子應該就可推斷能被市場接受。

flyingV各種募資專案中,「鮮乳坊」是一個很好的「去中間化」的例子。鮮乳坊創辦人是一位到全台各地替酪農牛隻看診的獸醫,當食安問題爆發時,他想到一個解決方案,既然因為看診,他知道哪些酪農的農場環境較好,不如直接引進他們的生乳到優良加工廠,再直接配送到消費者的餐桌。

即使有想法,他卻不確定資金夠不夠,因此,二○一五年他把提案送上募資平台。大眾對食安的焦慮,加上他又有獸醫背景,引起網友熱烈回應,後來募了約六百萬元,也簽下了許多長期訂戶。

當鮮乳坊的提案還在進行時,我看到同樣的提案跟著出現,這反映出:因為經營團隊小,而市場很大,不可能全部拿下,於是啟發別人做類似的商業模式。不過,事實上,鮮乳坊的配送概念也不是全新,從小時候到現在,我們都可以看見配送羊乳的服務,只是進入網路時代後出現新的演化。也就是說,若一時想不到創業的好題目,或許可以重新回憶過往覺得不錯的服務,再因應現代的條件修正推出。

不只創業,更延伸到公益

群眾募資平台上的案子,也不全是商業世界中的創業,更有些是社會公益。像「孩子的美感教育不能等」這個提案,發想來自台灣不像歐洲擁有俯拾即是的藝術環境,造成孩子缺乏美感體驗,對美感的鑑賞力不夠。因此,在不更改內容的前提下,他們重新設計國小教科書,讓孩子從學習中體會更多美感。提案團隊設法找到一位國小老師試用教材,從一個學校開始,現在已有愈來愈多學校願意使用更好看的教科書。

群眾募資提供了一個介面,讓有想法的人找到認同族群,透過實踐看到改變。而「孩子的美感教育不能等」僅僅是改變教材設計,已經逐漸看到效果。群眾募資也能協助開發小眾市場。例如,藝文團體藉此找到新的或對的族群,募資和行銷一起進行。比如,拍攝無垢舞蹈劇場的紀錄片《行者》,記錄以「十年磨一劍」著稱的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的創作生涯,紀錄片也同樣花了十年拍攝。紀錄片的募資即分成很多種金額回饋組距,像是單純捐贈、電影票加上海報,以及企業團體包場等等。

另一個例子,是林慶台牧師想募資完成位於新北市烏來的教會修繕工程。修繕完畢後,希望讓它變成社區庇護所,小朋友放學後,有地方可以去、有人陪伴,因為許多部落孩子的爸媽都在市區工作。

若是把所有社會問題一一排序後,再按輕重大小解決,像教會修繕、隔代教養這些需求或許永遠不會被重視,但群眾募資平台可以匯聚許多問題以及想解決問題的人,讓局部的問題用局部的力量解決。每個問題的解決,即使不夠大,卻能讓社會一點一滴變得更美好。至於「膽識」在創業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它是做每個決定的基礎。

我在美國工作的經驗,跟磨練我的膽識很有關係。當時上班,彷彿每天都在聽「空中英語教室」,但久了之後慢慢發現,別人若聽不懂你說的話,會請你再說一次,這時只要說清楚就好。很多台灣人不敢說英文的原因,是怕自己說錯,因而畏縮,可是只要敢講、敢表現,講多了一定會愈來愈好。

讓利多的可能大於利空,就是好選擇

這是一個跟速度競爭的時代,決策尤其要靠膽識。我認為,與其說做決定,不如說是做選擇;選擇又分為是非題、單選題和多選題,最難的決定往往出現在是非題。身為決策者,切忌動輒讓自己掉進是非題的選擇當中,因為結果不是全輸,就是全贏。

做決定必須先考慮後果,不同選擇勢必引發不同挑戰,要有通盤考量。決策者也必須能承擔失敗風險,畢竟,不可能事事如意,只要能讓利多的可能大於利空,或許就是相對好的選擇。例如,第二次創業,我預計給自己三年時間承擔虧損。衡量現有資金、家庭狀況、體力等因素,才做出決定。為了理想奮鬥或許是幸福的,但先決條件是:維持基本生活所需,因為餓肚子的人很難快樂。

創業家快樂與否,通常來自成就感,而每個人對成就感的定義不同,收入、知名度等可能都是來源。對我來說,成就感來自於所做的事能帶給別人正面影響;而我影響的人又能再影響其他人,層層不絕地擴散出去。

我總是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也不會一天倒掉。」成功是累積而成,但失敗也是。對我最困難的是,做錯決定時,身邊的人會不會告訴你?因為人不可能完美,需要有人提醒,或許是缺點、或許是沒看到的角度、或許是沒考量到的觀點。

也許有人想問,嘗試創新時,如何確定沒有其他人做過?我建議,至少要先Google一下。就像我裝修辦公室時,曾突發奇想,怎麼沒人推出USB和插頭整合的插座?原本我洋洋得意,覺得這是一個天才的發想,但幸好朋友馬上提醒,不但早已有人生產,還在購物網站上販售。

不過,我還是接著思考,為何這麼實用的產品無法大量普及?或許是成本問題,沒有量產而無法降價。很多時候,創新成功與否的關鍵不一定在想法,而是在執行端、通路、行銷等環節。

此外,和時機也密切相關。許多人一看到別人成功,心裡就忍不住嘀咕:幾年前我也有過一樣的想法。不過,也許五年後做他會成功,但五年前你做卻會失敗。誠實的創業家或許會回答你,創業成功還包含「運氣」的成分在裡頭。創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挫折和困難,當然也會積累很多壓力。最好找到紓壓管道,培養興趣、有獨處空間、或跟家人傾訴,把負面情緒卸掉,讓自己回到較為單純的狀態,便能做出較好的決策。

我很強調「時代變了」,以前推出新產品前,總會著重先充分了解市場;但現在不同,若等到做完長期研究再推出,產品很可能已經過時。因此,現在推新產品,應該先出prototyping〈原型〉,交給市場考驗,再藉由各種回饋回頭檢視、快速修正,累積每個微小的成果和里程。

要承擔這種快速嘗試、快速調整的步調,需要「膽」。至於在選定創業題目時,除了做好該做的功課,更重要的是直覺,也就是敏銳度。敏銳度的培養,必須充分理解這個世界正在做些什麼、流行什麼,這是「識」。

現在正是創新的最佳時機

過去台灣靠製造業以壓低成本賺取代工毛利,但當中國崛起、變成世界工廠,就得設法尋找更適合的產業。在這典範轉移的過渡期中,創業家需要充滿膽識,勇敢踏出下一步。

我的觀察是,因為市場相對小,新創公司目前沒有做大型平台的視野,因此,若有企圖心想闖蕩全球,應該直接從美國或中國市場切入。至於留在台灣的,最好發展高附加價值的新創產業,例如電子商務、行動商務、文創業或將服務業精緻化。透過這些領域提高附加價值,而不是一直談降低成本。

flyingV發展到現在,我的新計畫是提供一個實體空間,銜接flyingV的前端和後端。因為flyingV是一個不斷在成長中蛻變,由創意者、也是參與者重新定義的平台,我希望透過結合實體場域,提供共用、共創、共榮的環境,以新穎的營運模式融合特色,讓更多新創企業進駐,產生台灣創意的新風貌。〈編按:flyingV已於二○一五年底推出全台第一個創意實驗基地「濕地venue」〉

另一個計畫,是推動股權模式的群眾募資。因此,現在我大多數時間都花在推動法案上,努力讓台灣的《公司法》修正和國外法規同步。即便有許多人認為行政部門難以變通,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事是不可能的。目前的社會氛圍非常適合創新,許多人努力為有志者打底鋪路,只要愈來愈多人願意跳出來,現有條件將比以往更能讓人走得久、走得穩。讓膽識開花結果,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書籍介紹

《創新,從有感開始:徐重仁與9位經營者的對話》,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徐重仁

創新,該從何著手?日常的觀察及思考,如何轉化成行動、衍生為商機?顧客想要的產品或服務,究竟是什麼?面對經營困境,怎麼順利突圍?敏銳的洞察、精準的分析、完美的預測,這些事只有「天才」才能做到嗎?

「不,只要有生命,你就能做到!」流通教父、全聯福利中心總裁徐重仁這麼說。投身流通業40年來,徐重仁每一回令人讚嘆的創新變革,都來自一件「有感的小事」,從觀察、聯想到學習、實驗,靠的不是天縱英明,而是專心致志。

透過本書不僅可一窺徐重仁的思考脈絡,還有他首度與9位重量級經營者的無私分享。這些平易近人卻雋永的經驗談,只要跟著練習,人人都能養成「經營者思維」。

未命名
Photo Credit: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