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宋代歷史說「主權基金」

從宋代歷史說「主權基金」
Photo Credit: Yu Ming Tu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宗永在財經版講宋朝歷史,提到宋朝非如歷史教科書般弱,作者從宋代歷史延伸談論「主權基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張宗永在財經版講宋朝歷史(〈土地和權力的轉移〉),提到宋朝非如歷史教科書般弱。我不是唸歷史出身,很多歷史都是旁通自己讀回來,的確,中學教史只講治亂興衰,講宋必講其強幹弱枝、文人掌兵積弱,內政守舊變法不通之類,彷似成個宋朝都是廢的。

補充一下張宗永所提的史料,美國《TIME》做過一個專題,嘗試估計古今中外最有錢的人是誰,結果比Bill Gates、Rockefeller等更有錢是北宋的宋神宗。宋朝有幾富有,可以從大名鼎鼎的《清明上河圖》可知一二,根本就是個繁榮的國際大都會。宋朝的經濟發展有很大突破,在於其處理了糧食問題,包括在越南一帶引入了占城稻米,一年可以收成達三至四次,所以人口和財富急速發展。世界有官方肯定的Fiat money「交子」,也是宋朝搞出來。至於宋太祖趙匡胤也很有財金sense,他首創立了一個特別用途的國庫,很有現在主權基金的味道,是為「封椿庫」。

《石林燕語》卷三:「太祖初平諸偽國,得其帑藏金帛,以別庫儲之,曰封樁庫」這段字不難解,就是宋太祖攻城掠地之後將財富都放在一個「封椿庫」之中,這個特別成立的國庫在一個目的:就是將石敬瑭割讓給契丹的兵家之地燕雲十六州買回來,買不回來,就打仗。

這有點像主權基金的雛型,人民富強把錢聚了交給國家,國家再用這筆錢,去投資別國的資產、土地等等。香港人最熟悉的主權基金是新加坡淡馬錫基金,到處大投資都見到它的身影,這應該不必多說了。卡塔爾投資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也活躍香港市場,跟細劉的利福(1212)頗有關係。麥當勞中港業務「染紅」,大家只見到中資財團的身形,其實鬼佬凱雷資本(Carlyle)也有參與,凱雷資本背後猛,所有你講得出名的世界級政商名人都跟凱雷有關係。連拉登阿哥都曾是凱雷資本的人,只是因為拉登被指發動恐怖襲擊,美國要脫關係,所以才把拉登阿哥踢走。凱雷在香港也非常活躍,甚至,有玩殼股。

中國的買辦則以中信為主打,強攻第三世界,這應該不必多講了。除了中信之外,過度擴張的民企海航也有意參與買辦的角色。之前寫過〈最快頂唔住的內地企業〉講到海航的併購邏輯,難以理解。嘉里暗串海航高價亂買地,嘲諷地說「祝福他」,我們都是井底蛙,只見到海航在香港買地買殼股,但海航已經進化到去國際併購的水平。一直代表歐洲大阿哥支助窮國、屢次傳出要印Coco Bond和印股集資的國家級投行德銀,不經不覺已經有3%被海航買了,海航已是第三大股東。德銀再發股集資的話,只怕以海航「不怕死」的管治特點,會繼續越買越多。

這讓我聯想起日本當時曾砸448億買下洛克斐勒中心,到處去買鬼佬資產,好威風。然後點?無啦啦搞了個《廣場協議》,日圓狂升然後泡沫經濟,由「失落的十年」變到而家差不多「失落的四十年」。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摸魚手扎〉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