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關於工作的意義,也關於父母對子女的心聲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關於工作的意義,也關於父母對子女的心聲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分享看完《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後的感想,關於工作的意義,也關於父母對子女的心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 文中含有些微電影劇透,讀者可斟酌觀賞

前兩天寫了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不只成為賽場上的冠軍,更能成為人生冠軍的三堂課,按讚數和分享次數都不錯,但和我一起去看這部電影的老婆大人看了卻不滿意,她說,「這部片子不是還有很多不同的點可以探討的嗎?你怎麼只寫那麼一點呢?」

其實,那篇豈止「一點」?但以字數來說,那篇已直逼三千字,而我最近對自己的要求卻是不要寫得欲罷不能而失焦。然而不只我相信「老婆永遠是對的」這句真理,而且《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的確就是那麼讓人欲罷不能,所以我決定再提筆寫下這一篇。

飾演父親的阿米爾罕在片中驚人的體型變化

前一篇沒寫到、但我的確念茲在茲的其中一件事,就是飾演父親的阿米爾罕在片中驚人的體型變化。身高不過165公分的他,為了飾演老年時的瑪哈維亞,先增肥到接近100公斤,體脂肪高達37%;接著,他為了飾演片頭時贏得全國摔跤冠軍的年輕版瑪哈維亞,經過五個月的苦練,讓自己化身為一個體脂肪不到10%的肌肉猛男。

看過這部電影的朋友應該不難明白我的感受,看到一開始出場的年輕瑪哈維亞,你會開始懷疑,這真的和「三個傻瓜」中的阿米爾罕是同一個人嗎?印度怎麼會有那麼棒的電影特效?

photos_21366_1488357169_1ea47b2edb03b42d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

結果發現,那不是電影特效或化妝神技,而真的是苦練的結果。不但一身精壯的肌肉線條,當他以俐落的動作把一個挑釁者摔得四腳朝天時,我完全被說服了,覺得銀幕上的那個人就是一位摔跤冠軍,甚至事後還去Google看看、阿米爾罕是不是年輕時真是摔跤選手出身。

不只阿米爾罕,就連飾演大女兒吉塔的法蒂娜薩納謝赫(Fatima Sana Shaikh),在印度也算是個知名女星了。但為了飾演這個女摔跤手的角色,她也苦練了6個月,為的只讓鏡頭前那些拳拳到肉、看了都會感覺到痛的摔跤實戰更有說服力。

在一篇新聞稿中,內文說到阿米爾罕因為本片的片酬加分紅,拿到了超過八億元台幣(約2億港元)的豐厚報酬。我能明白,那篇新聞稿的原意可能是要凸顯《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真是賣座,阿米爾罕的天王地位讓人無法企及。但我不禁想問,他是為了錢才做這種犧牲和苦練嗎?換個方式來問,假如一部片子不那麼賣座,演員就不應該如此投入或付出嗎?

對今年已經超過50歲的阿米爾罕來說,增重30公斤是很可怕的挑戰,因為以他的身高來說,承受如此多的重量,可能讓他連移動都困難了,而他還得繼續用高超的演技演出每一場戲,包括那場被女兒摔倒在沙地上的鏡頭,而這些絕不容易。

有人或許會說,給我八億,要我先胖30公斤、再瘦40公斤也成。姑且不論這些常說酸言酸語的人是否真做得到,我想說的是,體型變化其實只是他為了拍這部片所付出的努力之一,要讓一部片這麼成功,他還必須為這部片子貫徹自己的靈魂和信念,體型的鍛鍊其實只是另一項額外的付出而已。

演戲是阿米爾罕的工作,也是他發揮影響力的方式。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有自己的工作,也都可以從自己的工作中發揮影響力。但是,我們真的有付出那麼多嗎?還是我們只是拿著錢少當藉口,成天感嘆自己的懷才不遇?

曾經有一次,我和公司同仁一起坐在台下,聽另一位公司邀請來的來賓演講。聽了幾句,我突然嚇一跳,這位我本來就認識的來賓,說的不就是我自己的故事嗎?當自己的故事從別人口中用第三人稱說出,還真的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那個故事是這樣的:當我剛出社會拿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時,月薪只有兩萬多元(約5千港幣),而房租就超過我稅前收入的三分之一。我每晚騎著機車跑遍當時台北縣市的大小超商,為的是想知道雜誌在超商的現場銷售狀況和影響因素可能是什麼,而公司的前輩每個人都笑我傻,認為這種事情用之後的數據來分析就好,所以我只好用自己的下班時間來做這件事。之後成為我老婆的女朋友那時勸阻我,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當時修養不夠好的我沒好氣的對她說,「不用五萬元薪水的努力去做兩萬多元的工作,什麼時候才能賺得到五萬?」

對當時年輕的我們來說,五萬元的月薪已經是個很不錯的薪水了;沒想到,我當初的話還真靈驗,隔年的我居然馬上被加薪到接近五萬,幾乎是快一倍的漲幅。

我那時就知道,這樣的堅持是對的。假如自己只看著拿多少錢、才辦多少事,這樣的自己恐怕永遠就只值那麼一點錢。一年內加倍收入這種好運在我身上居然發生了不只一次,我後來的薪水也遠遠不止五萬了,但重點不在於我拿到多少錢,而是我究竟有沒有付出值得那麼多錢的努力。

正確的管教方式

有些影評抨擊《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認為父親硬要女兒實現自己未盡的夢想是一種扭曲的觀念,更覺得違背小孩自由意志而進行如此嚴酷的訓練根本不人道。我必須要說,故事的背景是在一個和我們截然不同的印度社會,而拿著我們自己的標準去評論另一群不同文化的人,其實是很值得商榷的。

photos_21366_1491379046_fbf9616b603e2f74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

我看到的,反而是小女孩在片中連續取勝後的自信笑容,那才是身為父母的我們所期待的。

我知道我的觀念可能會被愛讀《親子天下》等親子教育類書刊雜誌的朋友攻擊,但我個人也對「父母現在的不當管教,會造成小孩子一輩子陰影」之類的說法嗤之以鼻。包括我自己在內,我父親對我的教育當然在某些程度上會留下不良影響,但當我長大之後,那就是我的責任去撥亂反正,老是怪罪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家庭並沒有意義,因為重點是如何讓自己持續變得更好。

在寫下今天這篇之前,我才又花了半個小時和妻女提到這個論點。我舉了兩件我小時候父親會因而責罵處罰我的事情為例,那件事情的本身並不是非得那樣做不行,但我小時候不被允許照自己的方式來做,一件是一次只能讀一本書,另一件事則是書架一定要按高矮厚薄的順序來排,過程之充滿衝突,我的妻女聽到都覺得不可思議。

即便如此,當我成人之後,我現在就可以依我自己的喜好來決定書架該怎麼擺放,而且我也不會用同樣的方式來教導自己的小孩。

我並不是否認父母的錯誤示範會對小孩造成不良影響,因為這樣的陰影其實在我自己身上也看得到。但小孩是個獨立的個體,在他成年之後就必須自己決定該怎麼做。身為父母的我們無法保證他們的成功,但也無須過度憂心,認為自己的無能或不慎會讓他們有所欠缺。他們人生的挑戰,應該由他們自己去面對,我們只能祝福他們一帆風順。

之前曾經提過,我最感到驕傲的事情之一,就是我自己的父親沒有教會我騎腳踏車,但我的女兒卻是在我陪伴指導下,在一個下午之內就學會騎腳踏車了。

我們沒有電視電影中那種爸爸扶著腳踏車後面跟著跑、在小孩不知情下放開手那種情節,我的女兒也沒有在草地上摔倒很多次後、終於領略技巧的那種經驗。我們就在我家前面的小公園繞著圈圈,萬一摔倒的話,膝蓋肯定會因為地面就是紅磚而磨傷了,所以她不能摔倒;我的指導也很簡單,多數時刻就只有「再騎!」這兩個字而已。到後來,我女兒身上滿是汗水和淚水,不斷哭喊著想放棄;但我顯然不比電影中的瑪哈維亞來得溫柔多少,因為我還是不斷的只會說,繼續再騎,騎到你騎得完一整圈為止。不開玩笑,中途真的分別有兩個路人過來威脅我說,他們要打家暴專線或報警,但並未對女兒打罵的我,只是淡淡地跟那些路人說:「歡迎」。

後來,女兒就在那天學會騎腳踏車了,而且每當有人提到她可以在一天在內就學會騎腳踏車時,她總是露出自信而驕傲的微笑,就像《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中贏得對手的女兒一樣。

photos_21366_1488357170_ad32971bcb84be60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
孩子,我要你比我更好

不只腳踏車,她去學游泳時也是如此。我們遇到一個夠好的教練當然也是主因,但當時我每天送她去上課時,我不是把人送到後、就自己在旁邊看報紙或滑手機;教練其實不見得喜歡我,因為我看到教練轉身去指導其他人時,我會不斷站在池邊對分心而停下來休息的女兒說,「再游一趟,注意姿勢!」不但如此,即使游泳課程結束後,我每次帶女兒去游泳時,也會不斷的重複要求她照教練之前教的訓練菜單來做,就連休息時的閉氣沉底動作,我也和她一起照做不誤。

早在小學開始上游泳課的第一年,我的女兒就完成國小分級標準中最高的第五級,現在,她不但早就游的比我快,而且動不動就能和我一起不著地的連續游上一千兩百公尺。她也許不會成為一位游泳選手,但我卻很高興,她能培養出一項讓她開心而有自信的休閒嗜好。

我不知道自己的教養方式好或不好,但我知道,我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去守護她,但她不會在我的保護下長大,而是要能自己學會付出的重要,以及珍惜每一個得來不易的收穫。

片中另一個衝突點,是加入國家隊學到新技巧的女兒吉塔,跟從小訓練她的父親產生路線之爭,相信每位看到那段父女相搏畫面的朋友,應該都和我一樣感到揪心。我倒不擔心我的女兒會不會和我有這樣的衝突,因為現在的她就已經會這樣說,「假如每個人都不能比自己的父母更好,人類就無法進步了。」是的,親愛的女兒,我希望妳比我和妳的媽媽更好,妳不需要讓自己踩著我們的腳步前行,而要自信而堅強的踏出屬於自己的每一步,超越我們能做的,比我們所能夢想的做得更好,妳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璀璨。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