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雞很殘忍?生產「六件雞套餐」所造成的苦難其實更為巨大

鬥雞很殘忍?生產「六件雞套餐」所造成的苦難其實更為巨大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鬥雞之戰的主軸是殘忍,但真正的潛台詞卻是社會階級。賽馬和鬥雞一樣,都牽涉賭博與動物虐待,唯一不同的是,賽馬是有錢人的遊憩活動。

文:哈爾.賀札格(Hal Herzog)

你會想當鬥雞還是肉雞?

現代的肉雞絕對是科技進步的結晶。我在公路上看到的雞頗類似科布500型(Cobb 500)肉雞,這算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肉雞種類。科布500型肉雞由跨國企業柯布凡特斯(Cobb Vantress)培育而成,該組織成立於一九八六年為兩大企業巨頭泰森食品(Tyson Food)與厄普約翰(Upjohn)聯合實驗的基地。

柯布凡特斯企業於歐洲、亞洲、南美洲與非洲都有分部,此外該企業也推出雞胸特別發達的科布700型(Cobb 700)肉雞;科布沙索150型(Cobb Sasso 150)肉雞則為針對喜好有機食品與天然放牧的消費者而生的產品;科布禽鳥48型(Cobb Avian 48)的廣告詞為「特別活潑」的雞,轉攻特別喜好活雞的全球性區域市場。

這些鳥類根本就是機器。柯布500型母雞在十二個月大被「退場」之前平均可產出一百三十二隻雞。通常小雞的壽命比母雞壽命還來的短。一九二五年時,人們需要花費一百二十天的時間以及十磅的飼料才能養成一隻瘦弱並僅有兩磅半重的小雞。現在,小雞約在六、七週大時就會被屠宰,每隻雞重約達五磅。

柯布500型肉雞的成長速度大約比你外婆在穀倉養的雞快上五倍,而且所需飼料也較少。柯布凡特斯讓工廠只需花費一磅半的飼料就可以生產出一磅的雞肉。若從工廠的角度看來更是利多,當柯布500型被拔除羽毛、切除腳部與頭部、清除內臟與放血後,百分之七十三的身軀都可作為「可用屠體」(eviscerated yield)。

但廉價的肉背後必然有其代價。肉雞的骨架根本無法承受極速發育的肉體。巨大的雞胸壓垮了肉雞的腳,造成氣力衰弱、肌腱斷裂以及跛腳。根據劍橋大學動物福利系教授唐諾.卜魯姆(Donald Broome)表示,肉雞所遭遇的腳變形痛楚為全世界最嚴重的動物福利問題。工業養殖肉雞普遍有關節炎、心臟疾病、猝死症與代謝失調等問題。

這些注定會變成六塊雞的肉雞生活在類似但丁地獄般的地方。牠們從未見過太陽或天空。由於牠們上身過重,因此多數時間都平躺在骯髒的屎尿排泄物之中。通常,骯髒的環境讓肉雞們有胸部水泡、腳踝灼傷以及雙腳痠麻等問題。普通的養殖雞舍約有六百呎長、六十呎寬,並可容納約三萬隻肉雞。肉雞雞舍往往非常潮濕,空氣中瀰漫著雞尿中的細菌所產生的阿摩尼亞味道以及數千萬隻雞所排出的糞便臭味。瓦斯會灼傷肺部,灼傷眼睛並造成慢性呼吸疾病。

當肉雞長到五、六磅重時,就會被送往屠宰場。不過首先你得先把雞抓起來。廉價的補雞勞工會趁黑夜時前來。他們戴著口罩穿著免洗制服,以雞腳為抓取點,每手各抓五隻雞,並將牠們塞進鐵箱。如果想將三萬隻雞都放進鐵籠,那恐怕需要出動一整個小隊徹夜不休地工作才能完成,這代表補雞人共捕捉約十五噸重的尖叫撲翅的鳥兒。通常補雞人渾身是傷、滿是啄痕與雞糞噴濺。據估計,約有四分之一的雞兒會在捕捉與裝箱過程中受傷。布魯斯.韓德森(Bruce Henderson)我的昔日同事,如今已成為發展心理學者,他高中時曾經打工跑去當補雞人,只做了六天就離職了。

我們有更好的方式能夠捕捉雞兒嗎?答案就是機械採集裝置。市面上有數種巨型機器可供選擇,其中一種甚至還有超大的橡膠手指;南卡羅萊納州尼茨維爾的路易斯摩拉(Lewis/Mola)公司開發的PH2000為最普遍的機型。此機器有四十二呎長、一萬六千磅重,並且可以在短短三個半小時內將兩萬四千隻雞移出雞舍,機器造型看起來頗像雙頭畚箕,兩側稱作「捕捉頭」的金屬隔板會謹慎地將雞兒趕進傾斜跑道,傾斜跑道的設計與輸送帶類似,並將雞兒集中直接送進運輸用的鐵籠內,再運往處理廠。

美國人道協會表示,機械採集裝置會比徒手捕捉來得人道。畢竟雞兒不會喜歡被人類抓住酸痛的雙腳、頭下腳上地擺弄。而且當雞兒不明所以地經由PH 2000的輸送帶進入運輸牢籠時,看起來也較不緊張。據路易斯摩拉公司的報告指出,機械採集裝置可降低百分之六十的雞翅折裂以及百分之九十九的腳骨斷裂。儘管機械採集裝置相比之下先進許多,但是美國多數的商業肉雞都還是以徒手法進行運前捕捉。

當所有雞兒進入運輸籠後,卡車會立刻出發,將柯布500型肉雞送往處理廠。抵達後,雞兒會被倒出運輸籠,腳上繫上咬得死緊的金屬銬,頭下腳上地送上運輸帶。此時,頭下腳上翅膀混亂拍振的雞兒的頭會被浸泡到通電的水裡。電流會穿透牠們的身軀長達七到十秒,如果幸運的話,雞兒會在此時被電暈。接著,牠們會通往割喉機器,滾動的尖刀會瞬間切斷牠們的頸動脈。當雞兒正大失血的同時,身體會被丟進燙毛水槽裡。

通常極富效率的雙線雞屠宰系統可以每分鐘處理一百四十隻肉雞,然而,機器並非永遠都可靠。有些雞會在沒有被電昏的情況下被割喉,也有些沒有被尖刀切斷頸動脈的雞兒則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被丟進熱水槽。

你懂了吧。兩歲大的田納西鬥雞至少還有兩年的幸福時光。在最初的六個月裡,牠可以自在地奔跑。而且,還可以在草地上遊蕩,並且有單獨的休息空間。鬥雞們可以擁有極大的運動量,吃的比一般人類好,還有閒情逸致可以追逐母雞。唯一的缺點是,在某個週日晚上,牠會被墨西哥短刀深深刺進身軀,此痛難忍;也有可能長刀會直直切入牠的喉嚨,牠會在短短的數秒鐘或數分鐘內戰死鬥雞沙場,此時,旁邊戴著棒球帽的男人們還會興高采烈地大聲喊注。鬥雞能活著看見明天早晨太陽的機率是五比五。

相較之下,我們的柯布500型肉雞則終生活在髒亂之中,雙腳疼痛、肺部灼傷,牠們從未見過藍天也沒有行過草地,牠們沒有性愛歡愉也沒有捉食過蟲子,肉雞們一息尚存的四十二天裡頭,每天都吃著索然無味的雞飼料,直到牠們被丟進鐵籠、送上平板大拖車,直直送入處理廠被倒吊、電擊、撕裂喉嚨為止。牠們看見隔日太陽的機率是〇。

凱倫.戴維斯說,不會有雞願意當鬥雞。我用二十五比二十的賠率打賭她錯了。

A pair of fighting cockerels spar with each other in a fight to death in this illegal sport in Bali, Indonesia.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經濟與社會階級如何影響我們對殘酷的認知?

以客觀的角度來看,我們對雞肉的貪婪慾望所造成的傷害遠遠大於鬥雞之害。每當約一萬至兩萬隻雞被屠宰場機器斷喉時,僅僅有一隻鬥雞於戰場死去。而且事實的真相是鬥雞的壽命比商業肉雞長了十五倍,而且其一生也遠比肉雞快活。那麼為什麼法律允許我們每年屠殺九十億隻肉雞,而玩鬥雞卻會讓你身陷囹圄呢?

事實上,這一切與金錢與權力有關。全美養雞業委員會(National Chicken Council)為家禽工業的貿易商會,旗下成員負責生產近百分之九十五的國內食用肉雞,而該會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確保美國政府維護其利益。因此,養殖工廠內的肉雞完全不在任何美國動物保護法律的規範之內,包括一九五八年國會通過的「人道屠宰法」(Humane Slaughter Act),該法案確保人們晚餐食用的肉類在屠宰時不會遭受不必要的痛楚。

當全美養雞業委員會追求自身利益極大化時,家禽福利聯盟、善待動物組織、動物庇護所(Farm Sanctuary)與美國人道協會則誓死捍衛美國雞隻的權力。在此之中,美國人類協會擁有最大的政治影嚮力,該會擁有一億資金和價值一點九億的資產,可說是動保運動界的超級天王。

一九九八年美國人道協會決定對付鬥雞者。由於動保團體施加的極大的政治壓力,幾乎各州都屈服了,僅剩路易西安那州堅持不從。卡崔納颶風後,路易西安那州亟欲挽回自身形象,也因此鬥雞者的遊說活動暫告失敗,二〇〇七年路易西安納州州長凱薩琳.布蘭科(Kathleen Blanco)正式簽署法案,並讓雞兒重新回歸該州動物保護法規範之內。二〇〇八年八月十五日,全美正式禁止鬥雞活動。然而各州的鬥雞法並不一致。佛羅里達州的鬥雞者有可能會遭到五年以內的刑期並需付五千元罰金,但是鄰近的阿拉巴馬州鬥雞罰金僅有五十元美金。目前,美國各州皆明令禁止鬥雞,而美國人類協會的目標就是讓每一州法律都將鬥雞視為重罪。

鬥雞之戰的主軸是殘忍,但真正的潛台詞卻是社會階級。十八世紀動保運動反對的主要為無產階級喜愛的鬥牛與鬥雞活動,而紳士名流喜愛的狩獵狐狸活動則未予反對。今日的情況仍舊相當類似。鬥雞活動的主要參與者本就是當局感到礙眼的對象:南美洲人或住在鄉下的勞動階級白人。相反的,動保份子則是住在都市的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在後者的眼中,鬥雞人都是混混或非法移民。

杜克大學大學凱希.魯迪(Kathy Rudy)為狂熱的動保運動者與犬救援工作人員,她對於動保份子與勞動階級之間的壁壘分明感到憂慮。她在亞特蘭大獵鷹隊四分衛麥可.維克(Michael Vick)因參與鬥犬而遭到判刑時,在《亞特蘭大立憲報》(Atlanta Journal Constitution)撰文表示,美國社會較容易將少數族群或貧窮階級所犯下的動物虐行視為犯罪行為,而對富有階級的制裁則遠不及此。

喜劇演員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也在全國性電視節目為此打抱不平,洛克拿出阿拉斯加政府官員莎拉・裴林(Sarah Palin)的照片,裴林同時也是大狩獵的愛好者。他問萊特曼(Letterman):「她手上提著的是血淋淋的麋鹿。麥可.維克應該會想,『噢,那為什麼我在坐牢?這位白人女性可以射殺麋鹿,但黑人男人就不能殺狗?這根本就是犯罪吧?』」

純種賽馬也有同樣的問題。根據美聯社傑佛瑞.麥克穆勒(Jeffery McMurry)報導,二〇〇七年全美每天約有三匹馬因賽馬活動而死,二〇〇三年至二〇〇八年之間至少有五千隻馬死於賽事。二〇〇八年當名賽馬愛特貝爾(Eight Belles)於肯達基賽馬會中摔傷並立刻接受安樂死後,蓋洛普進行民意調查,其結果顯示多數美國人反對禁止純種賽馬活動。賽馬和賽雞一樣,都牽涉賭博與動物虐待,唯一不同的是,賽馬是有錢人的遊憩活動。

鬥雞與人類道德

人類與動物的道德關係時常讓我感到矛盾。不過,我對鬥雞的看法從沒變過。在田野調查過程中,我遇見許多很棒的鬥雞人,但是這就和蓄奴議題一樣,鬥雞仍舊是非常殘忍、無可理喻的過時活動。鬥雞人們確實該關閉鬥雞場,並把長刀、刺刀換成高爾夫球竿或是釣魚艇。

不過,我對美國社會看待鬥雞活動背後所隱含的偽善態度,以及人類與動物關係如此悖反常理的狀態感到憂心。當嗜好吃雞肉的美國人(我也算一份子)知道鬥雞活動終於被禁止而安然入夢時,暗夜中工作人員正成隊地進入養殖工廠並將三千萬隻倉惶無助的肉雞塞進鐵籠,準備明早立刻送往屠宰場。

從前因為論文而研究鬥雞活動時,我曾經帶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組織者湯尼.鄧伯爾(Tony Dunbar)到艾伯斯教會附近的鬥雞場。白天時,湯尼的工作是搶救已被判死的謀殺犯。凌晨兩點當我們帶著滿身的起士漢堡油味與雪茄味開車回家時,我問他一整晚和西卡羅萊納州最頂尖的鬥雞手廝混的感覺如何。他停頓了一下說,「對我來說,鬥雞所牽涉的道德問題不大。」

我想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不過我發現我實在很難不這麼下結論,相比之下,生產麥當勞六塊雞套餐所造成的苦難其實更為巨大,湯尼說得一點也沒錯。

相關書摘 ►蟲是寵物,狗是害蟲?為什麼不同文化的人對動物有不同看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2016全新譯本)》,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哈爾.賀札格(Hal Herzog)
譯者:李奧森

哈爾.賀札格為我們與動物關係所做的貢獻,就像《雜食者的兩難》(The Omnivore’s Dilemma: A Natural History of Four Meals)的作者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為我們與食物的關係所做的貢獻一樣。在以風趣、老練、引人入勝的手法呈現尖端科技研究和真實世界面貌的同時,賀札格讓讀者明白看見我們所擁有與動物之間的關係,可能在前一分鐘還很理性,但瞬間轉變為充滿矛盾且錯綜複雜。這本書讀來很有趣,無論你現在相信什麼,它將改變你的想法。——德州大學心理學家山姆.賈斯林(Sam Gosling)

「所有對人類與動物的道德關係有所疑問的人,都應該閱讀此書。」賀佐格融合了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的才智、瑪麗・羅區(Mary Roach)的冷派幽默以及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足以翻天覆地的分析法;社會科學界權威學者賀佐格對人類與動物之間的微妙與矛盾關係提出了豐富的見解。——《動物賜予我們人性》作者天寶.葛蘭汀(Temple Grandin)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